第58章 一晚_妾宝
寻北仪 > 妾宝 > 第58章 一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8章 一晚

  第五十八章

  至于今日办月皊户籍之事遇到的那些具体烦躁事情,江厌辞并不打算告诉月皊。反正也已经解决了。

  “那我们今天还去白家吗?”月皊轻轻摇了摇江厌辞的袖。

  他今日若回来早就去白家一趟,可眼下已是傍晚时分,这个时候门兴许太迟了?

  “明日再去。”江厌辞。

  着,江厌辞便抬步往里走。

  月皊默默跟在他身后进了屋,几次偷偷望江厌辞一眼,又收回目光。江厌辞刚坐下,接过孙福递来的茶水润了润喉,见月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问出来:“有事?”

  月皊低着头,手指头捏了捏袖角,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孙福漆亮的眼珠转了一圈,机灵地悄声退下。当然了,他走之将屋内另一个侍女也一同带下去了。

  “就是阿娘等你回来了,过去一趟!”月皊开口。

  江厌辞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倒也没什么,立刻身打算往华阳公主那边去。

  “那个……”

  明明是月皊叫住了江厌辞,可当江厌辞望过来的时候,月皊又别扭地转过脸去。

  江厌辞想了一下,朝月皊走过去。他立在她身,问:“母亲叫我过去什么事情你知道?”

  月皊蔫蔫地点头,又飞快地摇了下头,意识到不对,再次点了头。

  江厌辞皱眉。

  月皊也觉自己这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再点头的,像脑不好使似的。她低着头嗡声:“阿娘可能怀疑你病了……”

  江厌辞实在不能理解月皊在什么。

  可是他看见月皊又开始脸红。

  她是挺爱脸红的。

  江厌辞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摸』一『摸』她娇红的面颊。然而手抬到一半,他忽然反应过来这举动不太合适,又沉默地将手放下。

  月皊蔫头耷脑的,很是心烦。一想到今天午被阿娘盘问时的尴尬不自在,她就不想三郎也经历这么一遭。

  她有点责怪自己嘴笨,没有在阿娘面解释清楚。事到如今,她泄了气般地嘟囔:“阿娘怀疑你身体有问题……”

  她蚊似的嗡嗡声,江厌辞没太听清。

  “什么?”他再往迈出一步,更靠近月皊,再俯身低头,与矮了一头的月皊平视。

  月皊轻轻咬了下唇,颇有几分豁出去的心态开口:“就、就是阿娘先找了大夫给我把脉,看我是否有孕!”

  江厌辞皱眉,问:“你有孕了?”

  月皊惊愕地抬眼睛,不可议地望着江厌辞近在咫尺的眼睛。

  她摇头,先轻轻地摇了一下头,再又使劲儿地摇头。眉心也拧巴来,低软的声音里带了几分闷:“以阿娘才怀疑你身体有病了!”

  江厌辞仍旧保持着弯腰俯身的动作,没动作,也没开口。

  月皊望着江厌辞,她蜷的眼睫颤了颤,心里生出点不自然的情绪,小声给自己解释着:“我、我……怪我没能跟阿娘解释清楚。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嗯,我知道了。”江厌辞终于开口。

  月皊娇唇微启:“那……”

  江厌辞忽然凑过来,贴了一下她柔软的唇,浅尝辄止,很快退开。他直身,『摸』『摸』月皊的头。

  月皊『迷』茫地望着他,又后知后觉地抬手来,用交叠的手指压住自己的唇。

  她看见江厌辞转身之笑了一下。

  她立在原地目送着江厌辞离去的背影,看着他走出方厅,穿过庭院。傍晚时分的晚霞带着滚烫的温度,热烈地燃着。

  直到江厌辞的身影看不见了,月皊被指端压着的唇才缓慢地抿了抿。唇珠残留的那点温度辗转着晕开,晕红了她整个娇红的唇。

  ·

  华阳公主正在犯愁如何跟儿开口。儿和女儿不同,女儿可以无不,儿不行。

  下人禀告江厌辞过来了,华阳公主『揉』了『揉』眉角强打精神来,实则仍是没想通怎么开口用委婉的提这事。

  江厌辞并没有给华阳公主太多犯难的时间,他主动先开口。

  “我不能不明不白地要了她。”他坦『荡』。

  也不能让她不情不愿。

  华阳公主怔住,望着面大的儿,心中五味杂陈。有的担忧,对儿的担忧和对廿廿的担忧,在这一刻忽然就都消散了。那压在她心口的巨石就这么轻易地被挪开。

  “好,好,好。”华阳公主点头,连了三遍。

  她望着面大的儿,心中生出骄傲的心情来,由衷地感慨:“不愧是我的儿,简直是天下第二好的男。”

  江厌辞沉默了片刻,问:“母亲还有个?”

  华阳公主一怔,继而缓缓笑了。她倒也没有出她心中天下第一好的男究竟是谁。

  江厌辞望着母亲眉眼间带着几分怀念的柔笑,忽然就明白了在母亲心里排第一的男是何人。

  他转开头,道:“我有分寸,以母亲不必让她住在荣春堂。”

  “好。”华阳公主先是满脸带笑地应了,才反应过来儿这是跟她要人。

  ·

  月皊蹲在院里,裙角曳地。趁着晚霞还没有消退最后的彩『色』余光,她发现了砖缝间的一点绿『色』。

  她用手指头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小草,不敢太用力,怕碰坏了它。

  冬日还没有过去,不好还会陆续降雪。希望它坚强一些,茁壮地大,也不负寒冬发芽探头的勇气。

  听见脚步声,月皊惊讶江厌辞这么快从阿娘那边回来。她转过身,不仅看见了江厌辞,还看见了余愉。

  “鱼鱼姑娘!”月皊立刻站来,弯一双眼睛。

  “廿廿!”余愉勉强扯出笑脸来,对月皊招了招手。她紧接着又撇撇嘴,指向走在她面的江厌辞。

  月皊的视线顺着她指望过去,瞧出江厌辞的脸『色』不太好。

  “等我和师兄完事情就来找你玩!”余愉冲着月皊小声。她不敢大声,怕惹了本就不兴的“爹”。

  江厌辞脚步不停,径直往书房去。余愉蔫头耷脑地跟在他身后,进了书房。

  花彤从屋里出来,:“娘,天黑啦,进屋来吧。”

  月皊这才将望向书房方向的目光收回来,进了屋。她问花彤:“离娘怎么?”

  她让花彤今天往离娘那边跑了一趟,看看她有没有搬走。

  “离娘还在原来那个画舫,她还在找合适的宅。等找到了地方,第一时间会让红儿过来告诉娘。”

  月皊点点头。

  她在灯下坐下,双手托腮,想着以后和离娘一开香粉铺的事情。灯光温柔地落在她静好柔软的雪『色』面颊,将出尘的仙姿容貌衬更加多了几分缥缈的灵蕴。

  不多时,余愉一路小跑着进来。

  “鱼鱼姑娘,你今天怎么过来了呀。”月皊立刻身,含笑迎去。

  “廿廿!”余愉的脸『色』可不大好,她唤了一声廿廿,就要回头往身后的门口望去,生怕江厌辞追过来。

  她握住月皊的手,月皊惊觉余愉的手那么凉。她急:“鱼鱼,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呀?快过来坐,烤烤火。”

  余愉哪里还顾手凉不凉,她紧紧攥着月皊的手,焦急地:“廿廿,救命啊!救命啊!”

  着,余愉又回头看门口。

  “怎么啦?”月皊睁大了眼睛。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瞧着鱼鱼姑娘这般神情,她竟也跟着生出几分惧怕和惊慌。

  “我弄丢了一件东西,爹,哦不不……师兄要拿门规来惩治我。要砍我手指头!”

  “啊?”月皊下意识地攥紧了余愉的手。自己的手指头莫名其妙地疼了一下。

  “给我一晚我就一定能把东西找回来,但是师兄现在就要罚我!”余愉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次看见了庭院中江厌辞正往这边走的身影,她眼中惊慌更浓,“以廿廿帮我拦一拦师兄啊!”

  月皊下意识地点头,脑里并没有主意。她问:“怎、怎么拦呀?”

  她可打不过三郎呀!

  “我跑了!廿廿一定要想办法帮我拦住师兄一晚,天亮之我把东西找回来手指头保住的可能『性』就大了!”

  在月皊的印象里鱼鱼姑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爱笑姑娘,这还是月皊第一次看见鱼鱼姑娘这般慌张和惧怕。

  她下意识地点头“好”,又复:“可是怎么拦……”

  江厌辞马就要迈过门槛,余愉了句“拜托了我的好廿廿”,然后忽然推了月皊一把,朝着江厌辞的方向。然后自己朝浴室跑去,这是打算翻窗而逃了。

  余愉使的力气并不大,可月皊毫无准备地被她推了这么一下,脚步踉跄着朝一侧跌去。

  江厌辞将人扶住,皱眉望向余愉跑走的方向。他收回视线,望向月皊,问:“摔到了吗?”

  月皊摇头,她被江厌辞稳稳扶住,哪里也没有磕碰到。

  江厌辞握住月皊纤细的小臂,将人扶到椅坐下,便继续往里走,打算去追余愉。

  “三郎!”月皊忽然带着惊慌地开口唤她。月皊的脑海中浮现余愉的手,被剁了手指头后血淋淋的手。

  江厌辞转过头来。

  “哎呦!”月皊双手捂住自己的肚,弯下腰去,“肚疼,好疼好疼啊呜呜呜……”

  “吃坏东西了?”江厌辞走过来,“我去给你叫大夫。”

  月皊急急拉住江厌辞的袖,待他回头,她笨拙地:“那个……我冷!”

  江厌辞沉默了片刻,问:“给你拿衣服、加炭火,还是要我抱你?”

  月皊目光躲闪了一下,嗡声:“抱、抱我吧……”

  她稍顿停顿了片息,又抬手来指向里面的寝屋:“抱我进去……行吗?”

  她小心翼翼地瞧着江厌辞的神『色』,心里藏着点怕被拒绝的彷徨。

  江厌辞俯身,手臂探过月皊的膝弯,将她抱来,朝寝屋走去。他将月皊放在床榻,扯过一侧的被盖在她的身。

  他问:“那还需要请大夫吗?”

  被角掖好,他抬眼睛去看她撒谎的慌张模样。

  月皊摇头。她犹豫了一会儿,将手从被里伸出来去捏江厌辞的袖角。片刻的迟疑之后,她又松开江厌辞的袖角,缓缓向下,拉住了江厌辞的手。

  她鼓勇气来,:“不用请大夫,三郎抱一会儿就不疼了。”

  心跳如擂。她慌张地将脸偏到一侧,轻轻去咬自己的舌尖。显然,她不是个会撒谎的人,这样蹩脚的言辞她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

  江厌辞沉默地凝望着月皊片刻,了榻。

  锦被扬,再落下时便盖在两个人的身。江厌辞将月皊僵着的身捞过来,让她贴在他的胸膛。

  月皊心里好紧张,一边记挂着余愉不知道跑走了没有能不能及时将东西拿回来,一边又因为骗了江厌辞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时间缓慢地流走,变无比漫。

  一室寂静中,月皊觉应该些什么打破这样的沉闷。什么呢?

  在江厌辞去见华阳公主之,她本来有句想问江厌辞的,可是当时没能问出口。

  月皊在心里打了个好几遍腹稿,才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开口:“三郎为什么会问我是不是有孕了……”

  “嗯?”江厌辞望过来,带着几分不解。他问过吗?江厌辞开始回忆。

  月皊在被里的手紧张地互相捏了捏,努力语气寻常地问:“三郎是不是觉我在坊的时候会被……”

  “不会。”江厌辞打断月皊的。

  他想来月皊的是什么事情了。虽然他觉那都是些不要的事情,不过姑娘家们似乎都很在意。

  他坦然:“你不会经历过那些,毕竟连自己纾解都不会。”

  还需要他帮忙。

  月皊懵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江厌辞的纾解是什么意。她心里的紧张散去不少,反倒是双颊迅速地泛红,在回春楼里发生的事情被她努力忘记,竟被他这样轻易提及……

  江厌辞望过来,撞见一双红红的眼睛。他沉『吟』了片刻,再开口:“是我失言。”

  月皊不想理他了,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可是在听见江厌辞掀被的声音时,她又立刻转身坐,去拉他的手。她音量微微提:“你不要走!”

  江厌辞瞥一眼月皊拉他的手,视线缓缓移,又望向她。

  “哎呦……”月皊眉头拧来,“我刚刚摔那一下虽然没磕着碰着但是好像扭到脚了……”

  她调整了坐姿,支一条腿来,将松垮的绫袜往下褪了一截,『露』出脚踝。她用手心『揉』着脚踝,哼哼唧唧:“好疼呀。”

  余愉对月皊的那些,江厌辞就算没听见,也能猜到个大概。他立在床榻旁,瞧着月皊坐在床蹩脚地演戏。他开口,问:“你身下有件都要疼一遍,用这样的方式拦住我一晚不去抓人?”

  月皊立刻不再哼唧了。她垂着眼,灯光将她的眼睫投下温柔影,亦遮了她的眼眸。

  一副犯了难的模样。

  江厌辞忽觉她这绞尽脑汁的模样,怪有趣的。

  好半晌,月皊再小声地开口:“我想洗澡。”

  稍顿,她立刻补一句:“我脚疼,站不稳。”

  “用浴桶。不是过右边那间浴室里的浴桶留给你用了?”江厌辞道,“不过你不担心等你洗完,我已经将小师妹抓回来了?”

  “不用浴桶……”月皊闷声。

  江厌辞皱了下眉。

  月皊在烛光下缓缓抬眼睫,她望着江厌辞,软声问:“三郎不想看我洗澡了吗?”

  江厌辞怔了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