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除夕_妾宝
寻北仪 > 妾宝 > 第43章 除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除夕

  第十三章

  月皊抬起眼睛,飞快望了江厌辞眼,又立刻收回了视线,攥紧了手里的小勺子咬口年糕慢吞吞吃。

  江厌辞并不觉得这话什么问题。

  他不仅看得月皊没睡,显然也看江月慢也些精神不济。倘若不掌灯月皊不敢睡,掌了灯又扰了江月慢安歇,那又何必让她硬凑到块。

  江月慢望了江厌辞眼,又细细端详起月皊的神『色』。让月皊呆在江厌辞身边当奴妾,她自然是不愿意的。可江厌辞于她而言,何尝不是需要慢慢了解、试探接触的手足。

  这人,是从小起长大的妹妹,是血脉相连的手足。江月慢处处周到仔细顾虑人的心情。

  江厌辞这话,江月慢暂时没接。

  她沉默抿了口温茶,再温声开口时,已经转移了话题:“后就是新的年了。你刚归家,虽对亲戚都不大熟悉,可拜年贺岁等繁事皆不可纰漏。不过我瞧着李漳将孙福放在你身边,倒也宽心不少。”

  月皊听着姐姐的话,不由想起往年守岁的情景。可她明白今非昔比,今年很多方不能去,很多事情不能做。

  月皊垂下眼睛,用手中的筷子又拧断块黏糊糊的年糕来吃。

  用过早膳,府里的管事断断续续过来江月慢询问除夕宴的各项琐事。

  纵使江月慢心事重,身上也不太舒服,面上仍是点不显。她永远端庄体面,条不紊处理所事情。那些焦急忙碌的管事,见了她后,往往也变得从容许多。

  直到快午时,江月慢略闲下来。她接过侍女递过来的风寒『药』喝下去,口中含了块蜜饯,款步往观岚斋去。些话,她要在月皊不在的时候,单独江厌辞说。

  此时,江厌辞正在房——他今要把奉上去的字画写来。

  “我这时候过来,没打扰到你吧?”江月慢款步进来。

  “坐。”江厌辞道。

  江月慢含笑在椅子里坐下,开口寒暄:“本该你多聚聚多说说话,实在是快过年这也太忙了些。”

  短短的相识,江月慢已『摸』江厌辞不爱讲话的『性』子。她也不待江厌辞她客套,径自说下去:“回京前,我时常去想你会是什么子的人。长得什么模,又是怎的『性』子?”

  江月慢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江厌辞。她眉眼间带着笑,道:“这次回来瞧着月皊吃了那么多苦,心里很难受。她啊,自小被我和阿娘娇养着,朝经历了这些,实在是让人心疼。可心疼之余,我又忍不住去想过去的十七年,你的生活是什么子的?”

  “月皊小时候身子很差,总是生病。她病啊,家里上上下下都围着她哄着她。”江月慢顿了顿,“也不知道你生病的时候,可人照顾着……”

  江月慢忽红了眼角,她微微偏过脸压压情绪,再转过脸时,又是张端庄温柔的笑靥。

  她望着江厌辞,欣慰说:“来京前,母亲我说你没养在身边,在外吃苦,若你身上很多缺点,我更应该弥补你,对你更些是。可没想到,你这端正挺拔,是我想象中弟弟的模,也当是母亲心目中儿子的模。母亲见了你,定当欢喜极了。”

  江厌辞这开口:“除夕夜,她会赶回来吗?”

  “应当会。”江月慢道,“只是前段时天气不佳,也不知道会不会耽搁行程。我已经派人去城门外盯着了。”

  江厌辞颔首。

  江月慢沉默了会儿,再言:“厌辞,真相大白之前,我母亲都很疼爱廿廿,将她当成至亲之人。如今即使知晓她非血亲,可这些年的亲情仍在。此番变故,她暗中遭人算计,沦落至此,是我母亲心中之痛。”

  江月慢悄悄观察着江厌辞的神『色』,怎奈江厌辞面『色』平静眸『色』深沉,江月慢什么都没瞧来。

  她抿了抿唇,继续说下去:“厌辞,我和母亲都不愿她当身份卑微的小妾。我想着,给她换身份,送她去另环境生活。”

  江月慢悄悄攥了帕子,眼睛眨不眨盯着江厌辞,不想错过他任何细微的神情变化。

  “她不愿。”江厌辞道。

  江月慢愣了下。

  “你不必来我商量这些,她何去何从,我都没意见。”江厌辞神『色』平淡。

  江月慢仔细琢磨着江厌辞这话,轻轻蹙了眉。她心里慢慢些不对味起来。只因江厌辞这话听上去,怎么倒像是月皊赖着他不肯走呢?

  江月慢还没来得及再询问,府里的下人进来禀告楚嘉勋前来拜访。

  江厌辞侧转过脸,将目光落在江月慢的脸上。

  江月慢沉默了片刻,道:“将人请到花厅。说我在忙着除夕之事,忙完了会过去。”

  ——勾丹还没带回消息。在勾丹来禀话之前,江月慢暂时不想见楚嘉勋。

  她重新扯笑脸来,站起身来,对江厌辞温声道:“姐姐不打扰你写字了。我也得往库房去趟。待会儿用午膳的时候再聊。”

  江厌辞亦跟着起身,将江月慢送到门口。

  “别送了。快些将字画交上去是正事。”江月慢含笑客气。

  江厌辞立在檐下,目送江月慢离去。他朝着花厅的方望了眼,折回房,拿起笔,在摊开的白纸上,写了“月”字,便撂了笔。

  孙福立在旁,愣问:“就字?”

  “不可?”江厌辞问。

  “没没没,没说不可!”孙福连连摆手,又凑过去扇扇子,“等墨迹干了,马上拿去装裱!”

  ·

  待用午膳时,勾丹还是没回来。

  江月慢从容和弟弟妹妹起用午膳,偶尔开口说她刚刚在库房挑中了某某,会儿搬过来。

  月皊悄悄打量着姐姐优雅进膳的姿态,在心里感慨姐姐可真能沉得住气!

  用过午膳,又过了半多时辰,勾丹脸『色』难看匆匆赶来禀话。

  彼时,江月慢正和江厌辞、月皊坐在起闲聊。江月慢倒也没避着弟弟妹妹,安静听着勾丹禀话。

  江月慢派人去查,晚上加上午,足够将事情查得清清楚楚。

  楚嘉勋和冯家娘子的事情,并没多么复杂。某落雨的午后,二人相逢,马车坏了,忘了带伞。情合意投的故事,便这么开始了。

  为遇到命定之人的人,越来越频繁见面,或登山赏景,或闹市流连,抚琴吹笛、画像小诗,像极了人人羡煞的神仙眷侣。

  勾丹禀完话,将楚嘉勋曾给冯家娘子写的小诗递上去。

  江月慢垂眼,静默望着纸上熟悉的字迹。字里行间的脉脉情深,像把不断搅刮的小刀。

  江月慢十分清晰感受着自的心里缓慢滋生的痛。

  月皊红着眼睛望着姐姐。过了会儿,月皊伸手去拉姐姐的手。

  江月慢回过神来,望着妹妹覆在她手背上的手,回过头来对月皊笑了笑。

  月皊眉头拧巴着,宁愿姐姐不要笑。

  “我过去趟。”江月慢语气寻常,并没蕴着多少怒意。

  月皊目送姐姐去,待姐姐的身影看不见了,她还没收回目光。她嗡声抱怨:“他怎么可这呢?真是……真是太过分了……”

  江厌辞望着她微红的眼角,端起桌上的碟蜜饯递到月皊面前。

  月皊下意识伸手拿了粒梅子,放进口中,软声跟了句:“谢谢……”

  ·

  楚嘉勋没想到自登门造访,会被撂在花厅那么久。他来时还没用过午膳,想得的,和江月慢起用。没想到府里的人将他领到花厅之后,便对他不管不顾。

  眼下早过了用午膳的时辰,纵使楚嘉勋吃了些待客的果子,又喝了壶茶,仍旧是肚子饿得慌。

  他等得不耐烦,起身要去寻江月慢时,终于看见了江月慢款步朝这边走来的身影。

  他已几月没见未婚妻,遥遥望着江月慢,他的不耐烦顿消,含笑迎上去。

  那么瞬间,他无比清醒认为江月慢和冯静纯,天上下。江月慢是那高悬的皓月,冯静纯不过花草间的『露』水。

  而这轮皓月,将属于他。

  “月慢。”楚嘉勋面带微笑。

  江月慢微停了停脚步,遥遥望了楚嘉勋眼。她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迈进花厅,在交椅里坐下。

  侍女捧着新茶进来,给江月慢沏茶。

  楚嘉勋在旁坐下,含笑望着江月慢。多年相识,他很了解江月慢的些习惯,比如待客时,即使是自家中,也要先端庄抿口茶再开口。

  那些讲究在些人眼里看来,何尝不是另种高不可攀的尊贵。

  楚嘉勋待她喝了茶,他笑着说:“这次回长安,再也不用走了。等过了年开了春,你就是我的夫人了。”

  说着,楚嘉勋抬手,隔着小小的茶桌,将手心覆在江月慢的手背上。

  江月慢望了眼,道:“把手拿开。”

  楚嘉勋愣了下,还为自听错了。他仔细瞧了瞧江月慢的脸『色』,讪讪将手收回来。

  他心里那种不的预感越来越强烈。难道江厌辞和月皊当真知道了什么,且这么快告诉了江月慢?

  楚嘉勋打心底里觉得宁拆座庙不拆场婚,他江月慢的婚期没多久了,江厌辞和月皊不会那么傻,在这时候破坏他江月慢的感情吧?

  “月慢,你是不是听了什么闲言碎语?我人自小起长大,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什么没见过?你当真要相信那些捕风捉影的东西?”

  楚嘉勋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仍旧十分硬气。到了这时候,他仍不觉得这场婚事会任何变故。正如他所说,他江月慢自小相识,这么多年的感情,他很清楚江月慢多在意他。

  江月慢自然在意他,在意这段感情。对即将来临的大婚,她已经欢欢喜喜等了三年余。

  江月慢忽然轻叹了声,问:“你她认识多久?”

  楚嘉勋愣住。没想到江月慢这般直白问来。他仔细打量着江月慢的神情,心思飞快转动。他知道他冯静纯的事情瞒不下去了,其撒谎不承认,还不如老实交代,反正他冯静纯清清白白。

  “五月。”楚嘉勋面『露』痛苦之『色』。

  “五月。”江月慢轻声重复了遍。她他的十五年,他另人女人的五月。

  “月慢,”楚嘉勋换上极度诚恳的语气,“我不知道月皊和你说了什么。但是我你发誓,我和冯家娘子清清白白。”

  他举起手来,做发誓的手势。

  “清白?”江月慢将那首小诗放在桌上。

  楚嘉勋瞥了眼,立刻解释:“是,我的确和冯家娘子觉得『性』格合得来,走得近些。但是我对她发于情止于礼。我时刻记着你,绝对没她做半分苟且之事!”

  听见他说“发于情”,江月慢心里扎了下。可是他信誓旦旦,仍觉得自清清白白。

  江月慢认真端详着他,头回觉得自点也不了解他,他是那的陌生。

  她这不动怒的神情,反倒让楚嘉勋心里没谱。他起身,走到江月慢面前,在她身前蹲下来,手用力攥着她的手,手举起发誓:“月慢,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真心吗?我这的年纪,院子里半侍妾也没。不管是冯家娘子还是旁的女郎,我楚嘉勋发誓从未碰过!我清清白白,只会你!”

  江月慢平静看着面前情绪激动的人。

  她压了压心里阵挨着阵的难过,问:“这就够了吗?”

  楚嘉勋不解其意,慌忙说:“你想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都听你的!我后不再和冯家娘子联系了,定断得干干净净!”

  他又补了句:“我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信我!”

  信不信,并不重要了。

  这刻,江月慢无比清醒,她知道自和楚嘉勋不是类人。她平静开口:“这场婚事取消。”

  “什么?”楚嘉勋愣住。

  他继而尴尬笑来:“月慢,你若生气,哭场也,打我骂我也,我都哄着你。怎能如此轻易说取消婚事?你可知我家里都已经将婚事准备妥当?所人都知道我三月份就要成亲了!”

  风寒让江月慢隐隐开始头疼,心里又生巨大的疲惫。她拂开楚嘉勋的手,重复:“我说,这场婚事取消。”

  她将脸偏到旁,平静道:“送客。”

  楚嘉勋很不理解,婚姻之事不是儿戏,牵扯家庭,不管是江家还是楚家都是头脸之家,这场婚事到了今哪能轻易取消?他不相信也不理解江月慢能这般轻易说取消婚约。

  他做了什么?他没纳妾、养『妓』,不过是短暂遇见了红颜知,如今也愿意为她彻底断掉和冯静纯的交往。

  她还什么不满意?她怎么就那么狠心,又那么自私?

  “楚家公子,请。”勾丹板着脸送客。

  楚嘉勋哪里愿意这就走?他站起身,双手紧紧握住江月慢的肩,摇晃着。

  “月慢,你在说气话是不是?”

  他用的力道着实不轻,江月慢被握得肩头微疼,不悦皱眉斥责:“放手!”

  楚嘉勋仍不放手,激动说:“月慢,你心里我我都知道!我的婚事不可能作罢。你已经二十岁了,不能像小姑娘这么任『性』!”

  楚嘉勋手腕忽被握住,又被掰开。阵骨裂之声后,是剧烈的疼痛。楚嘉勋疼得额头迅速沁冷汗,凶神恶煞回头瞪下黑手的江厌辞。

  “她让你放手,你听不见?”江厌辞冷冷问。

  月皊快步小跑过来,站在姐姐身边,生气说:“我姐姐让你走!”

  楚嘉勋被掰断腕骨的手不停抖。他在心里告诉自冷静,不能正面和江厌辞起冲突,月皊忽然开口,似乎让他下子找到了宣泄点。他怒气腾腾瞪着月皊,斥责:“你为你在帮你姐姐?你是在害她!你这心思歹毒的小野种!”

  直态度平和的江月慢忽然用力拍了下茶桌,厉声:“放肆!郡王府不是你能撒野的方!来人,将他给我丢去!”

  “月慢……”楚嘉勋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睛,“我是你未来夫婿,是你的脸面!”

  江厌辞忽然笑了声。

  楚嘉勋怔,对上江厌辞的目光,忽然下意识后退了步,心里莫名生股惧。

  来不及他再多想,江府的家丁冲进来,驾着他,将他“请”去。

  楚嘉勋怎么也没想到,朝他会被江月慢下令丢去。郡王府的下人望过来的目光,让他脸上红阵白阵,简直无自容。

  手腕上的剧痛,让他没心力再想其他。他踢了小厮脚,只想快些去见大夫。

  ·

  整,月皊都安静跟在姐姐身边。只是姐姐如常料理着府中将要过年的各种琐事。她始终面带微笑,语气温和,看不太多的不悦情绪。

  月皊心里急得不行,却除了陪伴姐姐,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天『色』暗下来,孙福笑着过来,替江厌辞将月皊请过去。

  月皊瞧着正在堂厅里对侍女吩咐事情的姐姐,不愿这时候离开姐姐,可她也不想让孙福扑空。她还是跟着孙福去了观岚斋,想亲自跟江厌辞说声,再来陪姐姐。

  江厌辞刚还完『药』,背对着月皊拢着衣襟。

  “不是所人难过的时候都想人陪。”江厌辞说。

  月皊愣了会儿,『迷』『惑』小声问:“三郎是说姐姐更想人待着,是这的吗?”

  江厌辞没答话。

  他将寝衣的衣带系之后,便上了榻。

  月皊立在原琢磨了会儿,悄声朝床榻走过去,从床尾上了榻,躺在床里侧。

  见床幔还未放下,她又坐起身,隔着江厌辞,伸长了手臂去扯床幔,绣满山水的藏青床幔缓缓落下,将床榻裹住。屋内染着灯,光线明媚。如今被床幔隔,残在床榻内暗调又柔和的光。

  月皊收回胳膊,刚要往床里侧退去,跪着的她重心不稳,跌扑在江厌辞的胸膛。

  月皊惊呼了声,立刻手忙脚『乱』离开江厌辞的胸膛,边急急去扯江厌辞的系带,边焦急问:“是不是压到三郎胸口的伤了?”

  江厌辞的衣带被她解开,紧接着衣襟也被他扯开,大片胸膛展『露』在她眼前。

  江厌辞胸口的伤处亦不被纱布裹缠。月皊望着他胸口上的伤处,知晓自刚刚没压到他的伤,顿时松了口气。

  “还没压到……”她小声说着,望江厌辞,正对上江厌辞望过来的目光。

  目相对,月皊忽然觉得些不自在,她别别扭扭收回视线,却不想视线刚落在江厌辞赤着的胸膛。

  他的胸膛线条明朗,将坚硬的肌肉切割。那胸膛之上的小点,她刚刚压下来的时候,似乎碰到过……

  月皊忽红了脸,她视线下移,落在他半隐裤腰的腹肌。再往下……

  月皊的眼前浮现浮现了曾经不小心撞见的画面。

  她脸颊越发红透,心口也跳快了些。月皊不敢再『乱』看,赶忙去扯他的片衣襟,将他的胸膛遮住,又微颤着手将他的衣带系。

  将他的衣服穿,月皊立刻转过身,面朝床里侧躺下。她闭上眼睛,睡觉。

  江厌辞垂眸,瞥了眼腰间衣带的死结。

  ·

  夜『色』深深,江月慢独自坐在屋中,将抽屉里楚嘉勋写给她的信封封烧毁。

  她悄声上了榻,安静睡着。

  只是,到底泪水弄湿了枕头。

  她在心里告诉自,就哭这么次,哭那过去十五年的错看。等天亮了,就是新的开始。后,她他再不相干,他也不再值得她难过。

  ·

  翌,是除夕。

  大清早,府里的下人忙碌挂上鲜红的灯笼、福字和对子,热热闹闹。

  月皊人待在院子里,托腮走神。

  早,江厌辞和江月慢便进了宫。等他从宫中回来,又去了前院忙碌着。

  月皊听着远处的爆竹声,心里再如何不是滋味儿,也明白她现在是奴籍的妾,今的除夕守岁,她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人,是不该现在姐姐身边的。

  月皊不想姐姐为难。

  她勉力扯起唇角,摆乖巧的笑脸来,走到院子里,客气问令松,能不能陪她府。

  令松当然愿意。

  月皊不敢再人门了,所让令松跟着。当然了,她也带着花彤。

  若是留在江府,她人孤零零的呆在小院子,想着姐姐和三郎去前院家子守岁,心里难免更酸涩。而且她更怕姐姐不舍得她人,不管是将她带去前院,还是来后院陪着她,都是让姐姐为难。

  月皊在傍晚时,到了画舫,去寻离娘。

  离娘人坐在舫中,抱着琵琶轻抚,『吟』唱着家乡的小调。

  月皊登上画舫,含笑软声:“离娘姐姐。”

  离娘讶然,将怀中琵琶放到旁,赶忙起身相迎:“你怎么过来啦?”

  “想来和姐姐起守岁。”月皊弯着眼睛笑。

  离娘顿时心下了然,她牵了月皊的手,温柔道:“每年都是我人,今年你相伴,可真是高兴。”

  束烟花忽然升腾,将除夕夜拉开了序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