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小年_妾宝
寻北仪 > 妾宝 > 第38章 小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小年

  第三十八章

  一行车队行过官道,引得路人好奇张望。

  为首华舆里,华阳公主身边放了不小箱子,正在一一检查里面生辰礼物。

  ——十七份生辰礼物,是补给尚未见过亲生儿子。

  又一次检查无误,华阳公主合上箱笼,轻叹了一声。

  “姨母莫要忧虑,快就要回长安了,表哥定然也您,以后母子团聚,再不分开。”

  说话娘子叫沈元湘,生得柳叶眉樱桃口,本是弱柳扶风态,一开口嗓子仿佛被春水浸泡过。

  华阳公主点点头,可蹙起眉头并没有舒展开。下母亲遇到样事情,大抵心里都是五味杂陈。

  沈元湘掀开窗前垂帘往外望瞧了一会儿,又放下帘子,笑着道:“姨母,今日是小年呢。要不要先停一停?”

  华阳公主一思量,确实到了用午膳时候。道:“就不下了,你让你阿兄陪你转转。咱歇一时辰再赶路。”

  沈元湘摇头:“陪姨母说话。”

  华阳公主含笑摇头,道:“吧。”

  沈元湘才说好。

  车队停下,沈元湘和一胞所生兄长沈元衡往不远处镇子。

  沈元湘不知道对哥哥说了什么,沈元衡哈哈大笑起来。午后阳光照落在脸上,让脸上笑容越发灿烂。是属于少年郎明朗肆意。

  华阳公主坐在窗边,望着走远兄妹两,若有所思。

  沈元衡兄妹今年十七,与厌辞一般大,也不知道厌辞是不是也般——笑起来开怀,举止间带着些少年意气,偶尔做出些幼稚地令人发笑事情。

  沈家兄妹虽然喊华阳公主姨母,是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华阳公主和已故姨母感情极好,亲如母女。姨母一生未嫁,上了年岁时候,机缘巧合遇到双亲遭害沈家兄妹。老人家瞧着俩孩子可怜,又得眼缘,便留在身边养着。

  今冬老人家仙,华阳公主一边忧心着长安情况,一边料理了老人家丧事。等洛北丧事处理妥当,华阳公主归京时,因沈元衡要入京参加开春科举,便把两孩子顺路带上了。

  华阳公主原先是打算余生终老于洛北。是母族生活地方,也是与江眠风相识地方。住得久了,是舍不得离。可变故突生,郡王爵位袭了过来,便不得不带着浩浩汤汤人回京。

  又安慰己正好月慢成婚后要住在长安,余生生活在长安也挺好。

  也不知道段时日,厌辞可有遭到刁难?京些人,恐怕瞧不上流落在乡野人。

  思绪转来转,又起月皊……

  华阳公主皱眉,痛苦地闭上眼睛,用手压在胸口。不敢起月皊,心疼滋味实在是太不好受。只要一到段日,廿廿会遭遇些什么事情,就会犯心绞痛。

  “公主,您又不舒服了?”燕春端来午膳,摆在桌上,“公主吃些东西,一会儿好吃『药』。”

  “燕春,廿廿该怎么办呢?”华阳公主颓然依靠着车壁,眉头紧锁。

  燕春跟在华阳公主身边做事多年了,瞧着公主如今消瘦了一大圈,心里也跟着不好受。当初急急忙忙回洛北料理丧事,舟车奔波本就辛苦,因老人家辞伤心过度还没缓过劲儿,京噩耗接连传到洛北。

  燕春眼睁睁看着向来雍容尊奢华阳公主是怎么一日比一日憔悴下。

  “就是帝王心。”华阳公主忽然道。

  话,燕春是听不懂了。

  “但凡……罢了。”华阳公主长叹一声。

  ·

  月皊坐在枯壮杏树下,往嘴里塞粘牙灶糖。事实证明,余愉厨艺实在不怎么样。

  反正余愉烤肉,月皊嚼不动。

  “你侠女不是什么都会吗?”月皊一边吃着灶糖,一边问身边余愉。

  余愉才不承认是己不行。嘴角抽了抽,大声嚷嚷:“烤肉怎么不好吃了?明明是你牙不行!”

  “嗯嗯。”月皊弯着眼睛笑笑。

  余愉瞪了月皊一眼,又对咧嘴一笑,从手里抢了块灶糖来吃。一边吃着粘牙灶糖,一边吐字不清地说:“你晚上就要回长安了,还有点舍不得你小呆瓜。”

  还要继续留在宜丰县,有事要做。

  说完,余愉又伸手从月皊手里纸包里拿糖。

  月皊缩了缩手,不给拿到,认真道:“才不是小呆瓜。”

  余愉再往前探手,还是从捧着纸袋子里抢到两块灶糖。

  “也舍不得你呀。你一人留在宜丰县要少喝点酒哦。”月皊软声说道。余愉和月皊以前接触到小娘子都不一样,初时不适应之后,会觉得好有趣。

  “还好啦,过一阵十一师姐回来陪。”余愉说着又要拿月皊手里灶糖。

  月皊赶忙将糖藏在身后,柔声说:“只剩下两块了,要留给三郎。”

  “师兄才不吃糖。”

  “灶糖不一样。”月皊认真道,“过什么节日就要吃什么东西,样日子才更有趣味呀。”

  余愉才不信话,向来不注重什么节日。看见江厌辞从屋子里走出来,“切”了一声,胸有成竹地说:“不信你送给,你看理不理你。不骂你烦人是心情好!”

  月皊眉心微微蹙起,对余愉话半信半疑。望着从屋里走出来江厌辞,悄悄攥紧了手里纸袋。

  江厌辞正往边来,道:“走吧。”

  ——答应陪逛闹哄哄集市。

  余愉立马高兴地从石凳跳下来,哼着小曲儿往外走。

  月皊将纸袋封口折了折,好好抱着里面最后两块糖,收在腰间小包包里,才乖乖跟在江厌辞身边往外走。

  集市离得不远,今日气也不错。便没有备马车,三人徒步往集市走。

  走出小院门口,月皊望了一眼院门紧闭对门。今日上午余愉查过了对门情况,昨日张家娘子说话有八分真。月皊不见死不救,可身无分文,倒是余愉一脚踹开了对门院门,扔了银票和借据。气势汹汹地拍桌子,警告张家准时还钱,也甭忘了利息。

  月皊再一次感慨己赚钱可真好呀。虽然,余愉用钱根本不是己赚。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月皊就信了呢。

  “月皊?”

  江厌辞立在前面,回身望向。

  月皊才回过神来,翘起唇角来,快步跟上。

  不多时到了集市,今日集市果然热闹,叫卖声都要比以往响亮和喜庆。时不时有小孩子追逐着跑来跑。还会有一辆辆马车经过,将闲逛人群挤得朝路边躲。

  余愉挽着月皊手,走在前面。江厌辞面无表情地跟在后面。

  又是一辆马车擦着愉悦身边经过,月皊歪着头望了一眼余愉另一侧。

  “等等。”月皊拉拉余愉手,让停下脚步,绕到了左边,牵左手。

  “你干嘛绕到左边啊?”余愉随口一问。

  月皊笑笑,没有解释。

  不过两人并没有牵着手走久。余愉嫌月皊走得慢,被路边各种好玩吸引,不多时就丢开月皊,己一人钻进人群里了。

  人来人往,月皊被追逐小孩子挤得向一侧避。还没回头,就闻到熟悉气息,紧接着后背就靠在了熟悉胸膛。

  江厌辞手探过来,搭在后腰,将人圈在怀里护着往前走。

  视线穿过人群,望向早已不见了踪影小师妹跑开方向,不悦地皱眉。

  要和月皊出来逛是,可竟然把月皊一人丢下己跑野了。简直不像话。

  “圈了哪就抱回家,都是好东西!”一老人家捧着一把木圈朝月皊递过来,“小娘子要不要试试手气?”

  月皊驻足,好奇地望过。

  地上摆了好些小动物玩偶,竟是十二生肖,每只布玩偶都做得惟妙惟肖。

  月皊小时候曾见过游戏。当时坐在马车里,从车窗往外瞧热闹。可从来没有玩过,深闺娇养小娘子是不可以玩些。

  月皊回过头,眼巴巴望着江厌辞。

  “你玩就玩。”江厌辞道。

  月皊眉心蹙起来,踮起脚尖,凑到江厌辞耳畔,小声说:“没有钱……”

  月皊说完立刻重规矩地站好,江厌辞微痒『摸』了下耳朵。

  江厌辞付了钱,月皊接过老人家递来八木圈。酝酿了好久,才终于将第一木圈扔出,然而木圈几乎落在脚边。

  引得不少围观人发笑。

  月皊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咬了咬唇,又拿了木圈,次用了些力气,也没比第一抛得远多少。

  围观人又是一阵笑。

  “小娘子是没『摸』准规律,瞧样。”忽从人群里挤出一青衫郎君,瞧着像读书人。

  扔一木圈出,立刻全了小牛。

  “哇。好准!”月皊喃喃。

  书生面『露』得意之『色』。

  “幼稚。”江厌辞忽然开口。

  月皊回过头,亮着一双眼睛含笑望着,软声道:“可是轻易就投了诶!”

  江厌辞瞥了一眼,拿过手里余下六木圈,头也没抬,随手一抛,六木圈正好套六生肖玩偶。

  动作太快,月皊眨眨眼,什么都没看清。愣了愣,赶忙朝摊主又要了八木圈,期待地捧给江厌辞:“刚刚没看清,三郎你慢些再圈一次好不好!”

  江厌辞先从八木圈里拿了五扔出,将剩下没有被套生肖全套。

  然后又拿了月皊手里剩下三木圈,套在书生套小牛布偶上。

  月皊觉得己还是没看清。不过开心地攥着江厌辞袖角,问:“些都是了对不对?”

  摊主倒是苦了脸,今日本是大赚一笔,谁知道……

  月皊瞧着摊主神『色』,急忙说:“太多了也带不了,把小老虎给就好。”

  “刚好马上就是虎年啦。”月皊把小老虎抱在怀里,仰起脸来对江厌辞笑。

  不过月皊视线快越过了江厌辞,朝着远处望。慢慢蹙起眉,眸浮现困『惑』,继而带了丝不高兴。

  江厌辞顺着视线回头望过。

  远处,一年轻郎君弯腰捡起落地簪子,仔细拂尘土,然后面带微笑地仔细为身边美人戴上在云鬓之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