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四)……_妾宝
寻北仪 > 妾宝 > 第112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2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四)……

  【番外·平行世界之青梅竹马()】

  月皊起,眉眼带笑朝江厌辞走过去。

  “阿兄。”乖乖立在江厌辞面前,“什么事情呀?”

  江厌辞没说什么,而是将手中的一卷书递给。月皊疑『惑』接过来,将卷起的书册展开,发现是自之前一直在寻的关于花钿图样的小册子,惊讶之后,便是浓浓的惊喜。

  “我之前找了好久没有找到,阿兄怎么帮我找到了呀?”将小册子抱在胸口,翘着唇角笑,望着江厌辞的眼睛也亮晶晶。

  夏日的微风吹拂着鬓边的碎发,让其柔软反复摩挲着如雪的娇嫩面颊。

  有那么一瞬间,江厌辞很想自成为那一缕碎发。

  江厌辞意识到自在想什么之后,不由愣了一下,他收了收心神,道:“无意间寻到的。”

  那么难寻的一本书,怎么可能是无意间寻到?可他偏偏用随意的语气,偏偏他说什么月皊就信什么。

  “的呀?那也是巧得很。好呢!”

  江厌辞视线越过月皊,穿过花海和人群,落在李淙的上。他立在原,似乎在等月皊去。

  江厌辞顿了顿,道:“跟我来。”

  月皊不明所以,也不多问,乖乖跟在江厌辞后,走学堂。反正小到大,也习惯了跟在江厌辞的后。

  江厌辞指了指他之前上课的课桌位置,让月皊坐下。月皊小心翼翼将图样小册子放在一旁,在乖乖坐下来,然后仰着一张娇嫩的小脸蛋,巴巴望着江厌辞。

  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把昨天教你的文章背一遍。”

  月皊眉眼间浅柔的笑意顿时一僵。

  呜呜别人在外面玩呢……

  眼巴巴望着江厌辞,再伸出手来捏住他衣袖的一角,轻轻拽了拽,开口的调子也轻轻柔柔百转千:“阿兄……”

  “一句也记不起来了?”江厌辞望过来。

  月皊张了张嘴,将求饶的话咽下去。好吧,总不能一直在小节考试里最后一名,阿兄拿出自的时间给补课,分明是对好,不应该再偷懒对。

  月皊非常努力让自不去听外面的欢笑声,认去背诵。

  江厌辞立在桌前,垂眸望着娇红的唇瓣开开合合。偶尔会忘记,便会蹙眉。

  “阿兄?阿兄?”

  江厌辞过神来:“什么?”

  月皊小眉头揪揪起来,一脸的歉意。声音低低的,带着歉意:“我就只能背到这里了……”

  ……背到了哪里?

  江厌辞轻咳了一声,去拿桌案上的纸笔,道:“那就把接下来的内容抄写一遍。”

  “哼。”月皊轻轻低声了一声,再小声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再抱怨些什么。时常这样嘀咕,嘀咕的时候大多数字句在心里,只吐字不清说出一两个不连贯的字,让别人根本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偌大的学堂里,凌『乱』摆着书册,有搭在椅背上的外衫。外面热闹喧嚣一片,课堂里的两个人好像与外面隔绝开。月皊低着头认抄写,江厌辞站在对面望着。

  李淋和李潜外面经过,大开的门窗望进去,一眼看见里面的一对男女。

  李淋感叹:“江家那个假女儿确实好看。”

  “想要?”李潜不甚在意随口问了一句。

  李淋摇头,急忙压低了声音:“可别胡说。咱又不是不知道太子看上了。说不定哪天就进了东宫。”

  李潜嗤笑了一声。在李潜的眼里,李淋就是太子李淙的一条狗,不管在外面怎么为非作歹,只要遇到关于太子李淙的事情,他立马又变成一条忠心的狗。

  太子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吗?

  李潜抬抬眼,视线穿过人群,看向站在远处的李淙。是父皇的儿子,凭什么他就要高一等?凭他母亲会哄男人开心会往上爬吗?

  李潜不服气,也不甘心。

  ·

  月皊没有抄完,习惯『性』晃了晃有发酸的手腕。

  “累了?”江厌辞问。

  “有一。但是好。”月皊抬起脸,对江厌辞笑。

  “剩下的家再抄。出去玩。”

  月皊讶然,乖乖的眸子里立刻爬上欢喜。可是下一刻,眼里的欢喜被强压下去,乖乖说:“只差一了,我写完了再出去。”

  继续抄写,一笔一划,很是认。

  江厌辞忽然开口:“离宫中那些皇家子弟远一些。”

  “为什么呀?”月皊的心思在抄些的文章上,随口一问。

  江厌辞没解释,移开了视线。

  “我写好啦!”月皊放下笔,低下头去吹纸张上的墨迹,软软的雪腮鼓起来,眉眼间竟是少女的娇憨。

  “那我可以出去玩了吧?”月皊弯着眼睛,噙着期待望着江厌辞。

  江厌辞扫了一眼抄写的文章,文章中明显写错了个字。可是他再看一眼月皊满怀期待的目光,便没有指出文章里的错误,让出去了。

  月皊迈着轻快的步子往外走,刚走到门口的忽然又停下脚步。头,望向江厌辞,见他仍在立在原也在望着。屋内空旷,偶尔有风吹起桌面上的书页发出沙沙的声响。月皊后是外面花园里热热闹闹的人群,前是独立课堂间的江厌辞。

  这一刻,月皊忽然觉得阿兄一个人好孤单。

  月皊又像一只蝴蝶一样轻盈小跑江厌辞面前,软声:“阿兄,你也要出去玩呀。”

  玩什么?斗蛐蛐?投壶,是讲荤段子?江厌辞只觉得厌烦。

  “你去吧。”江厌辞说。

  月皊不肯走。

  立在江厌辞边,低下头来,瞧着自随风轻晃的裙摆冥思苦想。片刻之后,重新抬起一张笑靥望着江厌辞。一边攥着江厌辞的袖角,一边软声:“那阿兄陪我去看看花好不好呀?花园有好些花,我不认识。阿兄一定认识,可以给我说一说是什么花!也能让我学学别的知识呀!”

  江厌辞没有拒绝。

  月皊也没有想到江厌辞竟是的什么花草能认出来。宫中花园里的花草类繁多。很多花卉在眼中根本没有什么区别,长得跟双子似的,可偏偏是完全不同的花。

  月皊最初只是一时兴起,后来听江厌辞讲得多了,的出兴趣来。把什么写在脸上,包括此时对这些花花草草的好奇。

  江厌辞敲在眼里,给介绍这些花草时,便更详细尽心些。

  “等家了,我也想弄一个小花园,养各好看的花儿。让小花园一年季能有花儿开放!”月皊认道。

  “好。”江厌辞认答应。

  “月皊?”戚语兰和戚平霄兄妹两个另外一条路过来,撞见江厌辞和月皊,戚语兰笑着先打招呼。

  月皊侧转过去,看见戚家兄妹。弯起眼睛,与戚语兰一样弯了弯膝,唤一声:“语兰姐姐。”

  个人撞见了,短暂说了句话之后,江厌辞和戚平霄一起去亭中小坐。月皊则和戚语兰一起穿进花园里,嬉嬉笑笑说些女孩子间的话。

  临分别时,戚语兰忽然流『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啦?”月皊问,“语兰姐姐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戚语兰悄悄吸了口气,“我画了一幅山水画,想在呈给先看之前,先让三郎帮忙看看。月皊,你能帮我吗?毕竟……你阿兄画技卓绝,最得丹青先夸赞。”

  “好呀。”月皊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戚语兰愣了一下,没想到月皊答应得这么爽快。又转瞬灿烂得笑起来,急忙说:“那是太谢谢你啦!”

  小到大,月皊的所有课业在交上去之前会捧去给阿兄检查一遍。戚语兰拜托帮忙的事情,在月皊眼里是十分简单的小事情。

  可是月皊没有想到,家之后,去找江厌辞帮戚语兰看画,这件事情会惹得江厌辞气。

  无辜站在江厌辞面前,不知道阿兄为什么会脸『色』一下子冷下来。虽然阿兄什么也没说,可是清楚得知道阿兄气了。

  “阿兄?”月皊往前挪了一步,攥住江厌辞的袖子轻轻拽一拽,“阿兄今天是太累了吗?明天、后天,等阿兄有空的时候帮忙看一眼就行的。”

  江厌辞忽然抬眼,盯住。

  月皊不明白阿兄为什么用这眼神望着。这样的眼神,让阿兄变得好陌。

  捏着江厌辞袖角的手不由自主用力了些,又后知后觉松开,悄悄将手背在了后。

  “阿兄……”

  江厌辞收视线,忽然又变月皊熟悉的那个江三郎。他耐心跟月皊讲着这幅画哪些方需要更改。

  “慢,慢!阿兄你慢些说。等等……”去拿了纸笔,“阿兄你说吧,我记下来!”

  第二天进宫的时候,月皊将那幅画给戚语兰,又将手写的那份修改意见一交给戚语兰。

  戚语兰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一看就知道江厌辞是认看过画,又认提了意见。忽然就笑了。垂下眼睛,将这张月皊手写的修改意见小心翼翼贴在怀里。

  月皊懵懂看着戚语兰脸上的笑容,心里莫名其妙出一古怪的情绪。这情绪来得毫无道理,甚至月皊说无法说清楚。

  “月皊,过日我辰,你和三郎能一起来做客吗?你自然是必来的。至于三郎,我也想多谢他帮忙改画。”戚语兰含笑望着月皊,眉眼间笑意藏不住。

  到这个时候,月皊『迷』『迷』糊糊明白戚语兰为什么要托帮忙求江厌辞给山水画修改意见。

  那句“好呀”乎跳到了月皊的舌尖,忽然忍了下来,只是说:“那我问问阿兄。”

  “好。”戚语兰捏捏月皊的手,诚心道谢,“多谢你。”

  “对了。”戚语兰又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一支簪子,递给月皊,柔声道:“上次去铺子闲逛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这支水仙簪很适合你。送给你啦。”

  戚语兰然要对月皊很好。因为月皊是江厌辞的妹妹呀。

  月皊垂下眼睛,望着安静躺在手心里的簪子。这些姑娘家平常经常互送些小礼物,戚语兰送一支簪子不是什么稀罕事儿。若是以前,月皊一定欢欢喜喜收下。

  然而此时此刻,望着手心的这支水仙簪,完全没有以前送到礼物时的开心。

  家的路上,月皊一直没怎么说话。李姝遥和江念婉在一旁嘻嘻哈哈,安静坐在窗边。

  “廿廿,你怎么啦?”李姝遥问。

  月皊胡『乱』找了个借口:“在想夫子讲的文章呢。”

  江念婉在一旁笑:“廿廿这是怕明日再被拎起来背书呢!”

  月皊笑笑不说话,做默认。

  江厌辞在外面骑马,一路上听见李姝遥和江念婉交谈的欢笑声音时不时传出来,唯独听不见月皊甜软的声线。

  江厌辞不可见皱了皱眉。

  车舆在江府门前停下来,三个妙龄小娘子车里下来。月皊落在最后一个。

  江厌辞已经下了马,将马缰和马鞭递给了一旁的小厮。他的视线落在月皊的上。

  只一眼,便确定路上的猜测没有错。

  ——有心事。

  夏季天热,江厌辞骑马来,先到自的住处沐浴更衣过,然后去观澜阁找月皊。

  刚走进庭院里,迎面遇见李姝遥和江念婉。

  两个人小姑娘赶忙在齐齐唤了声“阿兄”。

  “要去哪里?”江厌辞问。

  “我去九环街转转。”江念婉道。

  “廿廿不和你一起去?”江厌辞又问。他问这话时,视线已经越过了两个,往前面月皊的屋子方向望去。

  李姝遥解释:“廿廿说有困,想睡一会儿。也嫌天热,就不跟我一起去了。”

  江厌辞颔首,两个小姑娘便手拉着手经过他,快步往外走。

  江厌辞穿过庭院往里去,偶尔见到个下人,向他弯膝行礼。

  花彤刚月皊的屋子里出来,见到江厌辞,弯膝行礼。整个京城里,江厌辞是最小年纪袭爵者,上似乎染上了令旁人畏惧的尊威。

  “睡着了?”江厌辞问。

  “没有。娘子刚刚躺下来。”花彤答。

  江厌辞便推门进去了。

  “我不是说要一个人呆着嘛。你怎么又来烦我。哼。”月皊哼哼唧唧。以为进来的人是花彤。

  江厌辞朝床榻的方向望过去,却见床榻上空无一人,便不见月皊的声音。再一辨,听出月皊在屏风后面。

  今日在宫中谁惹了不开心?

  江厌辞直接朝屏风走过去。他寡言惯了,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过去。可是他的绕到屏风后面时,向来沉静的漆眸瞬间闪过了错愕。

  “花彤,你……”月皊拧着小眉头抬眼,却在见到站在对面的人是江厌辞时,懵了一下。

  江厌辞先反应过来,他迅速背转过去,快步离开。在他刚走出三两步后,后传出月皊带着慌神的一声惊呼。

  江厌辞脚步顿了顿,沉声:“把衣服穿好出来和我说话。”

  丢下这句话,江厌辞大步往外走,一口气走到庭院里,在院子里的一个小凉亭里坐下。

  夏日的风算不得温柔,吹拂而过的夏风将树上的树叶吹下来片,树叶打着卷儿落下来,落在江厌辞面前的石桌上。

  江厌辞沉沉的眸中忽然漾起了一抹涟漪。

  屏风后的情景总是晃在他眼前,让他不能忘记。

  原来,一直跟在他后的小呆瓜已经不再是个孩童,长大了,有了属于女子的玲珑婀娜。

  正如他,也不再是个不知□□的孩童。

  月皊穿好衣服以后,没有立刻出去。站在窗前,偷偷望向坐在庭院里的江厌辞。抬起手,双手捧住自发烧的脸。

  不行,现在做不到出去见阿兄。

  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月皊落荒而逃一样转爬上榻,扯过被子将自整个子给蒙了一起——睡觉!

  ·

  许是吹了风,月皊病了。

  病让有了借口不去戚家给戚语兰过辰。又鬼使神差没有告诉江厌辞戚语兰也邀请了他。

  月皊蔫蔫去找华阳公主,迎面撞见了个满脸喜『色』的陌婆子,不是府里的人。

  月皊刚一进屋,华阳公主就朝招手,让月皊坐在边。

  华阳公主拉着小女儿的手,仔细打量着的神『色』,头:“嗯,看着气『色』好了许多。虽是夏日,自体差,你也得多注意。可不能再让自病了!”

  “我知道啦。以后会注意的。而且已经好得差不多啦。”月皊弯着眼睛,眉眼乖柔。只是若仔细去听,是能听出来声线里有一丝沙哑。

  “对了,”月皊亲昵挨着华阳公主的隔壁,“阿娘,刚刚我过来的时候遇见的是谁呀?好像没见过呢。”

  “哦,媒人。”华阳公主随口说。

  月皊“咦”了一声,好奇问:“给谁说亲呀?阿姐不是已经跟楚家定亲了吗?”

  月皊心里有了个答案,又觉得不太可能。小声喃喃:“阿兄和我不到十六呢……”

  刚刚来的那个媒人的确是想为江厌辞的亲事走动牵线,若是能成,自然能捞到不少好处。

  “你和厌辞年纪是小。不过提前相看着也没什么坏处。”华阳公主解释。

  月皊见阿娘不避讳着自,便明白刚刚来的个媒人是给阿兄说亲。心里忽然一紧,出一不好的卑劣情绪——好似有人要来跟抢东西,即使那原本不是属于的东西。

  听见自问出来:“那阿娘有看中的儿媳人选吗?”

  华阳公主沉『吟』着,没答话。原先没想给女儿那么早开始寻亲事。只是最近上门的媒人太多,多得让也开始思量起来。正如自所说,提前相看也没什么坏处。

  “阿娘?”月皊轻声唤。

  华阳公主望过来,瞧着月皊的脸『色』有发白,只病没好。拉过一旁的小毯子将月皊裹起来,柔声说:“别『操』心你哥哥的亲事了。多关心一下自的体。”

  这时江厌辞外面进来,听见华阳公主说的话,他抬眼望了月皊一眼。蔫蔫垂着眼睛,纤柔的子被裹在薄毯里。

  自那日无意间撞见月皊换衣,他两个人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厌辞,你来得正好。”华阳公主道,“把妹妹送去。母亲刚好要进宫一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