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新帝_妾宝
寻北仪 > 妾宝 > 第105章 新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5章 新帝

  第一百零五章

  李漳扫一眼微生默手里提着的东西。那是一个没有盖子的木箱,可见里面的河灯。

  “离娘折的?”李漳问。

  李漳望着微生默手里提着的东西,并没有注意到微生默望向他的目光有些复杂。

  微生默移开落在李漳身上的目光,望着手提着的河灯,温声解释:“她闲来无事喜欢折河灯,这次我来长安,她没有跟来,便托我这些河灯带来玉澜畔放到水里去。”

  李漳随口问:“河灯是有什么特殊寓意?祈愿?”

  “是。”微生默解释,“在我们姚族,河灯的祈愿之意比原要浓很多。她时候跟在她母亲身边时,我与她母亲分别两地,她母亲便折许多河灯。她看在眼里,跟她母亲学叠河灯。”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沿着玉澜畔走着。

  微生默在一片靠水略低处停下来,他手里提着的河灯放下来,道:“不陪殿下。”

  李漳颔首,却没有继续往前走,伫立在一旁,看着微生默如一盏盏河灯放在水面。

  为女儿圆心愿,微生默做得很耐心。不多时,这一片水面上便飘满河灯,随着轻漾的水面摇晃着慢慢朝下游远去。

  李漳望向微生默,道:“倒是个慈父,有耐心帮女儿放这么多河灯。我若有个女儿,未必有这的耐心。看来父女团聚,情谊深厚,她那个『性』子才会麻烦你帮忙放这么多河灯。”

  “不是。原先她折河灯的时候是打算这趟同我一起来长安,想自己放的。”

  李漳望着水面,默默,才问出来:“那为没跟你同来长安?”

  微生默张张嘴,欲言又止。

  “有事情耽搁。”他胡『乱』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最后一盏河灯放进水,微生默站起身来,和气道:“天『色』不早,微臣这就要回,不陪殿下。夜里风寒,殿下不要在河畔太久。”

  李漳颔首。他侧身立在玉澜畔,目送着微生默远去。待微生默的身影看不见,他才转身,沿着玉澜畔继续往前走,走没多久,就到微生黎以前的那座画舫。

  她离开这里,这画舫却被李漳买下来。

  李漳去以前微生黎常光顾的酒馆买一坛酒,登上画舫,独自对月饮酒。酒过半坛,他扯扯衣领向后倚靠着,身上有些乏意。

  只是再不会有人从雕花屏后婀娜走来,帮他垂腿捏肩。

  李漳推动椅子再往后挪一挪,更靠近窗口吹吹夜风散酒闷。他目光随意一瞥,看见挨着舫壁的一排木柜缝隙里有一只河灯,他那只不知时被遗落在那儿的河灯捡起来。

  若还完,他当会帮她放进水。可惜这只河灯落在柜子的缝隙,已经变形。

  “可惜。”

  李漳捏着这只被压坏的河灯看一会儿,又随手它拆。一个的硬纸片忽然从层叠的河灯掉下来。

  李漳弯腰去拾,指腹捻着硬纸片翻过来。

  方方正正的纸片上,秀丽的字迹写着两个字——朝鸿。

  朝鸿——朝阳下翔的鸿雁。朝鸿,这是李漳的字。

  李漳捏着纸片,长久地凝视着上面那秀丽柔和的字迹。他又忽然起身,快步走下画舫,沿着来路往回走,直到到微生默放河灯的地方。

  一盏盏河灯随着水流往玉澜下游去,早已远离河边。李漳一步一步,缓慢走进水,直到水面及腰,他在圆月的倒影里终于捡到一只河灯。

  李漳河灯拆,然在里面看见同写着他字的纸片。他再往前走,又捡起几只河灯一一拆,每一只河灯里写下的字,都是他。

  李漳忽然想到很久以前的一日。他离娘的长发一圈一圈绕在指上把玩,带着几分酒后的微醺,问她:“救你不过举手之劳,怎么就惹得你一往情深?离娘,你用情太重,我李漳可承不起。”

  “殿下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可又怎么会仅仅因为相救之恩。”

  “比如?”他问。

  “殿下是雄鹰,是鸿鹄,心有抱负,有大志。如此的殿下,怎不让人心动。”眉目传情的美人,眼里有一汪潋滟春水,比月下摇曳的月光还要动人。

  李漳长指收拢,握紧安静躺在掌写着他字的纸片。远处的河灯已湿透。他望着那些远去的沉浮河灯,第一次不确让她离开是不是真的对她。

  ·

  月皊与江厌辞彻夜未归,以江厌辞的外衣为铺,相拥歇在月下。天光大亮,朝阳的柔光洒落在两个人身上,江厌辞先睁开眼睛,垂目望向深眠在他怀里的人。

  片刻之后,他移开目光仰望向头顶晨曦散散的发白天幕,偶尔有飞鸟无声掠过。他一动不动,等着月皊醒过来。

  月皊睡着时唇角翘着,满足又安逸。可是当她从江厌辞怀里彻底醒过来之后,她眨眨眼,反倒是哼哼唧唧地哭出来。

  她坐起来,低着头,双手捧住自己的脸,声地呜咽着。

  江厌辞因她这举动莫妙,赶忙坐起身,握住她纤柔的肩膀,问:“怎么?做噩梦?”

  月皊摇头,又不兴地轻哼一声。

  江厌辞皱眉,问:“那是怎么?”

  月皊不回答,不理他,仍旧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江厌辞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她的一只手拿开。见她眼睛红红的,嘴瘪着,似乎很委屈的子。

  江厌辞再望一眼她的眼睛,确她至少没有吧嗒吧嗒掉眼泪。

  “那是怎么?”江厌辞再次问。

  月皊忽然抬起眼睛瞪他一眼,再哼一声,嘀咕:“坏人!”

  江厌辞琢磨片刻,问:“昨晚把你弄疼?”

  “不要说……”月皊站起身来,整理着身上皱巴巴的衣裳。

  江厌辞仍旧坐在远处,他打量着月皊闷闷不乐抻衣裳上的褶皱,问:“总不会是因为衣服被弄坏。”

  月皊娇软的双唇磨蹭着,似要开口,又瞬抿唇,仍旧不吭声。

  江厌辞站起身来,手掌撑在月皊的后腰,用力一带,就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他拍拍她的屁股,沉声道:“说话,到底为什么不兴。”

  月皊不说话,他就又拍一巴掌。

  月皊抬起眼睛来,微瞪着他,恼声:“你又打我!”

  说着,她竟然呜呜哭起来。这次不仅眼睛红,而是迅速有眼泪蓄进眼眶,一颗又一颗泪珠儿便接二连三地滚落下来。

  江厌辞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俯下身来,与月皊平视,指腹捻过她的眼下,给她擦眼泪。

  “别哭。”江厌辞尽量压低声音拿出哄人的柔和语气来,“别哭,你是怎么不兴尽可跟我说。”

  说着,江厌辞凑过去,轻轻地去吻她湿漉漉的眼睛。不成想他这动作,反倒让月皊哭得更凶。她用力推开江厌辞,不停地掉眼泪,却不像真的与江厌辞置气的模,反倒是脸埋在江厌辞的怀里去哭。

  “不可以,以后都不可以呜呜呜……”

  江厌辞听得一头雾水,不得不问:“什么?什么不可以?”

  “呜呜怎么可以在外面,在水里、在草地上、在树上……呜呜呜……”月皊哭到打嗝,“人家的姑娘是不会这的呜呜呜……”

  江厌辞这才听懂。他下意识反问:“可是你昨天晚上不是很开心吗?”

  “呜呜呜……”月皊用哭声回答他。

  江厌辞立刻闭嘴,再点头,道:“,以后绝不在室外。”

  月皊脸埋在江厌辞的怀里,声地哭一会儿,尽量把脑子里关于昨天晚上的记忆扣出去。

  待月皊不再哭,江厌辞才拉着她朝温泉走过去,用暖暖的温泉水给她洗一洗哭花的脸。因为哭一场,月皊的眼睛红红的,双靥红红的,楚楚不可怜,更可人。

  江厌辞望着她眼睫上沾着的不知是眼泪还是水珠,忽然就凑过去。月皊吓一跳,脚踝一歪,人直接跌进身旁的温泉水。江厌辞用力一拉,可岸边湿滑,没有把月皊拉上来,反倒自己被带进温泉水里。

  跌进水的刹那,月皊第一个想法就是身上的衣服要湿透!他们可没有带备用的衣裳!

  后来……

  江厌辞寻来些干柴,生起火来。又找合适的横木架起来,然后把两个人大部分衣裳挂在横木上烘干。

  月皊抱着膝缩在江厌辞一旁,望着东升的旭日,努力安慰自己今天应该是个大晴天,太阳应该很快就把他们的衣裳烘干。

  “把你身上的衣脱下来。”江厌辞道。

  “不要!”月皊言辞拒绝。

  江厌辞顿顿,再道:“这湿。纵使一会儿外衣烘干穿上,里面的衣会把外面的衣裳湿透。”

  月皊揪着个眉头,有一点被江厌辞说动。

  江厌辞才换上抚慰的语气,道:“这处温泉在深山里,鲜少有人知。昨天一整晚不是都没什么人?”

  说着,江厌辞主动去解月皊身上的衣和袴。月皊哼哼唧唧两声,不情不愿地让江厌辞她剥个干净。身后忽然有响动,月皊立刻双手抱胸回过头去,看见一只野兔从葳蕤的丛草跑过,这才略略松口气。

  她心翼翼地朝江厌辞再挪挪,到最后直接坐在江厌辞的怀里,自己的前身尽数埋在江厌辞的怀里。

  江厌辞垂眼,望着缩在他怀里的雪身。月『色』下,她皎白的身子仿若即腾云而去的仙子。朝阳下她的身体却是另一种莹白,似发着光一。

  江厌辞俯身,轻吻落在月皊的肩头。

  月皊有点害怕被人闯进这篇“禁地”,绷着神有点紧张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江厌辞的动作。

  江厌辞不由自主地轻扬唇角,手掌扶在月皊的后腰。

  实,月皊站在温泉旁打滑时,他是可以稳稳拉住她的。但是他鬼使神差地没有拉住她,反而和她一起跌进水。两人相拥着跌进水,掀起的巨大水花里,他体会到自己稍有的恶劣快意。

  原来他会这像个幼稚鬼。

  月皊窝在他怀里,忽然软绵绵地抱怨:“不可以再这……哼。”

  刚说完,月皊发现这话和她先前说的一,说不江厌辞没有听懂。她再加重鼻音地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不拉我上去的!”

  江厌辞从那丝少见的恶劣趣味里回过神,微怔之后,问:“你知道?”

  “不然呢?”月皊气呼呼地在他怀里抬起脸,“你当我傻呀!”

  江厌辞望着月皊这双眼睛,沉默。

  ·

  月皊和江厌辞回到江府时,已经是下午。还没到的时候,月皊还在碎碎念着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会来看望她。

  刚到江府,就有下人迎上来禀告微生默一早就过来。

  月皊那双眼眸立刻爬上欢喜,不等江厌辞,自己一手提着碍事的裙子,快步跑着回岚澜和鸣。

  “三郎,你慢慢走,我不等你啦!”

  江厌辞听着月皊这又软又急的话,没吭声。他大步往前走,每一步似乎都迈得很沉稳。相反月皊则是跑着。可纵使这一个人碎步地疾走着,一个迈着沉稳的步子,却还是差不多同时到岚澜和鸣。

  不过江厌辞并没有跟着月皊去花厅见微生默,时留给父女两个,他则是回房去换一身衣服。

  “父亲!”月皊立在门口,一手扶着门边,欢喜地望着坐在花厅里的微生默。

  微生默站起身来,向来温和的眉目里意又深几分。他望向月皊,细细打量着,道:“这段日子可还?”

  “嗯!”月皊使劲儿点头,盈盈地微生默走过去。

  “江家对你都很,厌辞对你很是不是?”微生默问。

  月皊再点头,甜甜着,软声道:“一切都呢。”

  微生默点点头。他虽然这问出来,实则他心里知道江家会对月皊。更况女儿眉眼的甜,已经是最的佐证。而且微生默瞧出来几个月不见,月皊似乎比他离开那时候脸上又点肉。

  “父亲,我们坐下说话!”

  两个人坐下来,月皊问:“姐姐可还?”

  “她很。这次虽然不跟我一起来看望你,不过却给你带信,带礼。”微生默说着,就让身边的随从一个方方正正的木箱放在桌上。

  不木箱,盖得挺严实。不过月皊略凑近些,就闻到香气。她弯起眼睛来,问:“是香料对不对?”

  “对。里面还有你姐姐写给你的信。”

  月皊木箱打开,看见里面挤挤挨挨一整箱的格式香料,看见厚厚的一封信。虽然急着看信,可父亲还在这里。她便信拿出来抱在怀里,弯着眼睛说:“等晚上我一个人的时候在悄悄看姐姐的信!”

  微生默着点头。

  月皊又道:“我之前还盼着姐姐回来一趟。不过又一琢磨她回去没多久,再奔波不。等下次我去看她!”

  微生默沉默着。实这一次来长安,大女儿本来想同来,她没来可不是因为奔波折腾。只是微生黎不愿意让他对别人说。

  微生默这才询问的目光落在月皊身上皱巴巴的衣裳上。月皊感觉到,眉眼瞬有点尴尬。父亲一早过来,应该知道她昨夜一整晚都没回来。她有点做贼心虚地半垂下眼睛。

  微生默却只是,道:“听说原的秋节很热闹,你这是和厌辞去夜市玩?”

  显然,微生默不可想到月皊不想让旁人知道的实情。她实在是杞人忧天。她微微松口气,重新起来和父亲说话。

  一整个下午,月皊都和父亲在一起说话。她喋喋不休地向父亲讲着她从到大的事情,微生默面带微地倾听着。一下午的时光一眨眼就过去。

  傍晚时候,江家设宴热情招待微生默。华阳公主开口,直接人留在江府,让微生默在江家住,不要住在外面去。微生默推辞几遍,见江家人真诚、热情又执意,最终还是着答应下来。

  要歇下时,月皊才有空拿出姐姐给她写的信。厚厚的一沓信里,微生黎用温柔的笔触向月皊讲着这几个月的经历,有写家里的亲戚,有写她刚结识的朋友,会写住的院子什么模,那些家乡的吃味道很不错。

  姐姐总是柔情似水的温柔模慢慢浮现在月皊的眼前。月皊抱着信睡着,睡时还在想着等闲一要去姚族看看姐姐,看一看姐姐心描绘的姚族。

  接下来的日子,月皊的日子很是惬意。白日江厌辞不在家,她就跑去和父亲说话。有时候两个人出去逛长安,有时候只是在家里闲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生的血脉相连,刚相认时的陌生和局促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亲近的天伦。

  微生默在长安住二多日,便要启程回姚族。毕竟他有官职在身,告假这久已然不易。

  月皊和江厌辞一起送微生默出城。她依依不舍地与父亲辞别,再不知道第多少次地说:“等以后得闲,一回姚族去看望父亲和姐姐!”

  微生默像以前每一次那微着说“”。想念自然是有的,毕竟是才相认的女儿,毕竟家乡离长安又是这远。不过只要知道女儿过得,即使不再眼前,他会克服这的想念。

  这段时他住在江家,把江家人对月皊的看在眼里。这他离开长安,比起上一次离开要宽心不少。

  送别父亲,回去的马车上,月皊神情怏怏地靠着江厌辞的肩膀。

  江厌辞安慰她:“再等等我,会带你回去的。”

  月皊努力起来,不愿意让自己的事情影响江厌辞。

  两个人刚回到府,就得知宫来人。知道是前太子李淙身边的太监,月皊不由有些意外。

  她偏过脸来看一眼江厌辞的脸『色』,才拽着他的袖角,要他陪他一起去见。

  春子已经花厅里等很久,急得团团转。终于见到月皊的身影,他赶忙迎上去,直接跪下去。

  月皊吓一跳,赶忙让阿凌春子扶起来。

  可春子执意不肯起,跪着求月皊:“自皇后娘娘去,殿下就病得厉害,奴是私自过来求夫人,求您劝一劝殿下!”

  李淙又生病吗?月皊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自他不再是太子,几乎消失在人前,外面的人不再有他的消息,没想到他的病情又加重吗?

  春子仍旧跪在月皊面前,不停地求着。

  月皊皱着眉,道:“我不方便进宫。”

  不该进宫。

  春子立刻说:“不求夫人进宫走一趟,只求夫人写一封信劝一劝殿下。”

  江厌辞偏过脸来,望向月皊。

  月皊想一会儿,才说:“那。我写这封信。你先回宫去。我写信,明日让人送去东宫便是。不会言明你今日来过。”

  春子是私自过来的,若是被李淙知道,自然要受罚。听得月皊如此说,春子又惊喜她愿意劝一劝殿下,又感激她愿意帮忙遮掩他私自过来的行径。

  春子走之后,月皊回到房写信。

  江厌辞亦跟进去,他坐在离月皊很远的地方,抬起左腿脚腕搭在右腿的膝上,手里随便拿本书,翻翻看。

  偶尔,他会抬抬眼,望向坐在远处窗下认真写信的月皊。他冷着脸,收回视线。

  月皊终于信写。她笔放下,『揉』『揉』有点发酸的手腕。她抬起眼睫望江厌辞一眼,然后拿着这份写给李淙的信,朝江厌辞走过去,软声:“三郎帮我挑挑看有没有写错字不呀?”

  江厌辞没抬眼,慢条斯理地翻一页书,沉声道:“一信封而已,用不着检查。你当成呈上去的折子?”

  月皊轻轻咬下下唇,再轻轻翘起唇角来。她拿开江厌辞手里的书,然后拉开他搭在腿上的那只手,她坐进江厌辞的怀里,软着声音央求:“帮我看看嘛。我读书识字本来就不怎么,要是有错字、错词,让人嘲就不嘛。”

  她软软地撒娇,大有他不肯帮忙,她就不依的架势。

  江厌辞瞥她一眼,才目光落在那封月皊捧到他眼前的信上,一目行扫过,道:“没错处。”

  “哦。”月皊凑过去亲亲他的唇角,才从江厌辞怀里起身,重新走到窗下信装进信封里封。她拿着信走出房,立在门口喊来阿凌,信交给她,让她明日带去东宫。

  当月皊回到房时,江厌辞忽然道:“给我写一封信。”

  月皊往前走的脚步不由停下来,惊讶地望向他,软声:“三郎就在身边,不用写信呀。”

  江厌辞再翻一页书,重复:“给我写一封信。”

  月皊见江厌辞垂着眼,视线落在书页上,没有望过来。她悄悄吐吐舌头扮个鬼脸,再软着声音说:“呀,三郎等着。”

  月皊写给李淙的那封信,到底有没有发挥作用,月皊不知晓。只是一个月后,消失于人前的李淙终于出现——他搬出东宫离京赶往封地。

  待二月初,发生一件大事。

  圣人宣布退位。

  自李淙自废后,他未再立储君,而是直接皇位交给李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