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后遗症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九十五章:后遗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五章:后遗症

  妈咪!

  范总的脸色非常不好,他尴尬了一下,然后把手放下,喝了一口酒咳嗽了一声。

  欣姐看着我皱着眉头,拿起酒杯敬范总。

  “范总,我们这个妹妹今天头一天来,紧张了,您别误会了!”

  洁儿也跟着附和,说我真的是太紧张了,没有别的意思。

  范总的脸这才舒展开了,他怕我再因为“紧张”不给他面子,伸手示意我坐下。

  他身旁的小张倒是不乐意了,我们是他请来让范总高兴地,大概是怕我扰了范总的兴致,辜负了他的美意,他使劲瞪了我一眼:“紧张个什么劲呢?真扫兴,还好范总没生气。”

  范总拍着洁儿的大腿来回抚摸着:“小张,别这么说话,人家毕竟头一天来,谁还没有个犯错误的时候?”

  看着他的手在洁儿腿上来回摩擦,我突然感觉特别恶心,看着洁儿和欣姐满脸的笑,我突然觉得她们俩都很陌生。

  吵闹的音乐涌进我的耳朵,我忽然分不清现在是现实还是梦。

  范总喊了我好几声我才反应过来,洁儿使劲的掐了我一下,又跟范总赔不是。

  范总倒是宽容得很,一点没有生气的意思,拿着酒杯笑着:“没事,刚开始做这个紧张很正常,刚才是我冒犯了,咱俩再喝一个?”

  我机械性的拿起酒杯,匆匆和范总碰了一下杯就把酒一饮而尽了。

  刚喝进去还没啥感觉,几秒后我感觉我从舌头到胸腔都在猛烈的燃烧着。

  我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吐出来。

  洁儿趁着欣姐哄范总的时候回过头小声问我能不能挺住,我擦了一下被辣出来的眼泪,告诉她我没事。

  这时一直看我不顺眼的小张拍了拍我的肩膀,吓得我差点站起来。

  他手里拿着一杯啤酒,像看精神病似的看着我。

  “你这丫头怎么总一惊一乍的,来,我怪无聊的,跟我喝一杯。”他说完我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去一旁拿起一个倒好的杯子。

  小张却拦住我:“我听说你们这里的公主都是海量,我还想见识见识呢。”

  他把我手里的小酒杯拿走,换了一个特别大的玻璃杯,里面满满的啤酒,冰镇的啤酒还带着霜呢。

  我有些难为情的看着小张,对于很少喝酒的我,这么一大杯可是要了命了。

  可是这明显是人家特意给我出难题呢,我已经出了这么多状况了,再不喝实在不给人面子。

  正当我决定喝的时候,洁儿突然伸手拦住了我。

  “张助理,我们店的姑娘虽然你能喝,不过您也知道,我们挣钱不容易,这酒干喝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给点动力?”

  小张看了洁儿一眼,猥琐的一笑,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拍到我面前。

  “够不够有动力?”

  洁儿笑盈盈的看着小张,偷偷地用胳膊肘推了我一下。

  我直接闭上眼睛,咕咚咕咚的开始喝那一大杯扎啤。

  可能是喝急了,刚喝了半杯我的胃里就一阵翻腾,感觉直往上顶。

  要不是我强忍着,肯定要吐出来了。

  尴尬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的焦点都放在了我身上,我边喝大家就边帮忙鼓着掌,不停的给我叫好,连范总都叫的起劲。

  无奈下,我只能用最快的速度给喝下去,刚喝完周围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而我没有一点成就感,只有一个感觉——想吐。

  小张爽快的把那二百塞进我的怀里:“果然是海量,只是不知道这海有多大!咱们再来一杯怎么样?”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就都跟着起哄。

  洁儿担忧的看着我,我捂着自己的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小张又倒满了那杯酒,又把二百拍在我面前,把酒杯放到我面前。

  我现在头昏脑涨的,整个人都开始发飘了,看着周围都是微微旋转的。

  欣姐突然拔刀相助,她伸出手拿走那个扎啤杯,直接给喝了。

  真的是直接给喝了,中间都没歇气的,她喝完还豪放的用袖子擦了擦嘴,周围的人都看呆了,半天才想起来鼓掌。

  小张不高兴了,问欣姐什么意思。

  欣姐气势十足的把酒杯砸到茶几上,把那二百块钱揣进兜里。

  “咱们仨姐妹可是一起来的,张助理可偏向了啊,怎么就挑着她给打赏啊?”

  听了欣姐的话,小张的脸上又重回了之前的笑容。

  他拉着欣姐坐到自己身边,把手放到她的腿内侧。

  “哟,吃醋啦?那是我错了,要么这样,你把那一小杯给喝了,我再给你二百!”

  小张猥琐的拿起一杯褐色的酒,量很小。

  欣姐把那二百推了回去,翘着二郎腿,不屑地说:“这么大劲的酒你就给我这点钱?喝着没动力啊。”

  不得不说,欣姐的服务态度几乎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了,可是小张好像很吃这套,从欣姐和自己说话开始,眼神就没离开过欣姐。

  他又掏出二百,前后加起来有四百,直接压在酒杯下面。

  欣姐斜着脖子看他笑了笑,毫不犹豫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范总打趣的看着小张:“怎么?给我叫的姑娘自己先泡上了?”

  “哪能呢?这仨美女都是范总您的!”小张陪着笑,脸上有点不自然。

  范总呵呵一笑,摆了摆手:“得了,三个你想累死我?分你一个好好玩。”

  小张一听脸色立马变得猥琐,贴在欣姐耳朵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还亲了一口她的脖子。

  我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特别想吐,正要站起来去厕所,范总突然叫住了我。

  “小姑娘,你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心情不好,跟我说说?”他朝我伸出手。

  我知道他是想让我拉他的手,可是看着他那双满是老茧的手,犹豫了半天也没伸手握住。

  范总又有点尴尬,他把手拍到自己的腿上。

  “你这姐妹今天确实很紧张啊?”

  我能明显的看出来,范总特别不开心,对我非常不满意。

  他看我总不给他面子,干脆就忽略我了,洁儿也陪着他玩,分散注意力。

  欣姐哄得小张又买了不少的东西,洁儿则站起来开始陪着范总唱情侣歌。

  我就像个雕像似的杵在那,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一直大手放到我的肩膀山揉搓了一下,我吓得叫了一声,一下站了起来。

  一个戴着眼镜看着很斯文的男人满面红光的看着我。

  我自觉自己又反应过激了,连忙给他道歉,说我正在发呆,被吓了一跳。

  实际上,我因为恐惧浑身都在发抖。

  刘叔叔给我的阴影实在太大了,任何异性触碰我我都觉得恶心,除了刘恒。

  “姑娘还挺害羞,多大啦?”

  他没有怪我的意思,反而看着我一直笑,肥肉把眼睛都推起来了。

  看着他的笑,我脑海中突然浮现斯文败类这个形容词。

  想了想,我骗他说我今年十八了。

  “正是好年纪啊,今天头一次做这个?”

  “恩,头一回。”

  “那你多少钱?”

  他说着的时候突然捏了我的屁股一下,我尖叫着躲开他,周围吵闹的声音掩盖住我的尖叫。

  我浑身发着抖,既害怕又觉得自己不该这种反应,纠结的很。

  他还是没生我的气,反而慢慢靠近我。

  “怎么这么羞啊?看来价格不能低了,你说一个价吧,我看看能不能接受。”他推了推自己的眼睛,即使周围环境幽暗,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他满是烟渍的大黄牙了。

  我摇了摇头,问他什么价格。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的啊?出台,就是我跟你睡一觉多少钱?”他伸出手,摸到我的脸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