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我就是圣母婊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九十二章:我就是圣母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二章:我就是圣母婊

  妈咪!

  说到分成,我有点糊涂了,我问红姐什么分成?难道工作不是我按工作日上班,然后给我钱的?

  红姐抿着嘴笑,说我傻,这种工作怎么可能按天算工钱。

  “谁有本事谁就赚的多!”红姐说完就给我讲了一堆怎么挣到更多钱的办法。

  她告诉我,我的薪酬按小时计算,我的任务就是陪着客人开心的,让我多学学说好话,好好练唱歌,到时候要把客人哄得迷迷糊糊的,然后再给客人推销酒水,那可都是有提成的。

  “你要是运气好,碰到个大方的主,还能给你不少小费呢。”提到钱红姐就红光满面,充满斗志。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红姐突然指着我的鼻子提醒我。

  “我告诉你啊,你还小,赚来的钱我帮你攒着,等你需要了再给你,还有客人给你小费你别想偷偷藏起来,我那房间里都有监控的,要是被我发现了,你一个月工钱我都给你扣了,听见没有?”

  红姐的语气严肃的很,弄得我都莫名紧张了。

  紧接着她又提醒我,只能配客人笑,不能让客人对我动手动脚,不然到时候吃亏了,她可不管我。

  我被她说的直晕,只能连连点头。

  回到房间,语嫣已经睡着。

  我走到梳妆台前,看着语嫣放在那的化妆品,突然就有点好奇。

  我拿起一个好像叫眉笔的东西,往自己的眉毛上涂了涂,可是越涂看起来越奇怪,到最后都要成了蜡笔小新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觉得有点吓人,就想着赶紧去卫生间给洗掉。

  没成想我刚出门,就碰到金凤了,她正敷着面膜路过我和语嫣的房间呢。

  我看了她一眼,想到自己的眉毛那么丑,赶紧别过头想要假装没看到她。

  这个举动倒是刺激到了敏感的金凤,她昂着脖子挺起胸膛,走到我身边掰着我的肩膀,问我什么意思,是不是看不起她。

  “凤姐,我……我刚没看到你。”我不敢看她,扭着脖子说道。

  金凤更气了,不依不饶的拉着我:“怎么?跟你姐姐说话都不看着我了?还没接客呢就这么对你姐姐?我看你是不想混下去了!”

  她说完就用尽力气把我掰过去面向她,见到我眉毛的那刻,她先是表情惊恐了一下,随后一下笑了起来。

  “我的妈啊?你这要干什么?用蜡笔小新妆去伺候客人?”她边说边喊,想让其他小姐也来看看,一起嘲讽我。

  语嫣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她一把拉开门,又用那副臭脸看着金凤,把金风盯得发毛。

  “你看什么看?别以为我怕你,不就是一个被包养的货色吗?你看看你们俩,一个被包养,一个接不到客人,说出去都让人笑话,真是可怜。”

  “你吃屎了嘴这么臭?”语嫣没接金凤的话,突然问道。

  金凤脸瞬间变了,她不知道语嫣指的是她嘴里真有味还是说她说话难听,都不敢抬头说话了。

  我明显看到她往后退了退才放心的说道:“那也比你们俩强!”

  “强在哪?强在你是一个接客无数的小姐?我被人包养也要比你在无数人身下挣得多,艾依根本不需要接客你不明白?她早晚要读好了书飞黄腾达的,谁愿意搭理你?”

  语嫣把金凤噎的不行,气的金凤把面膜扯下来指着语嫣的鼻子。

  “你少放屁了!大家都是小姐,装什么高贵!”

  “哦,你知道就好。”语嫣说完拉着我回了房间。

  金凤气的在门口踹了几脚,我们的争吵引得其他房间的小姐跑了出来,大家都在劝金凤别跟我俩置气。

  我和语嫣懒得听他们说了什么,一起坐到床上。

  语嫣看着我的眉毛,一下就笑了,乐了我半天。

  我无奈的看着她,央求她别再笑了。

  她捂着肚子,随手拿起湿巾帮我擦眉毛:“我的姐姐,你不会化妆倒是找我啊,看看你把自己化得跟鬼似的!”

  我哼了一声:“你睡得像猪似的我怎么叫你?再说,我就是好奇,才不是要化妆呢!”

  在我心里是有点抵触化妆的,所以嘴硬着不敢承认。

  语嫣仔细的帮我把眉毛擦干净,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真的不想化?”

  “不想。”

  “那我继续睡了。”

  语嫣说完一头栽倒在床上。

  “等等,你还是给我试试吧。”我脱口而出,说完就有点后悔了。

  可是语嫣已经跳到梳妆台前,拿着自己的化妆品跟我打招呼了。

  她帮我化了一个淡妆,我一直闭着眼睛,生怕她化到我眼睛里去。

  等她喊我睁开眼睛后,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我都不敢相信那是我。

  语嫣兴奋地夸我漂亮,然后跑到衣柜里把红姐给我买的衣服穿在我身上。

  她拍了拍我的后背,让我站直。

  看着现在的我,谁能想到几天前我还驼着背,邋里邋遢的穿着破衣服呢?

  果然人靠衣服马靠鞍,我现在的精神状态和气质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语嫣站在我身后,一脸担忧:“你要是丑点多好?”

  我回过头:“怎么?我该把这句话理解为夸我还是损我?”

  “艾依,你真的想好要去做公主了?”她问道。

  我点了点头,告诉她红姐跟我说话的,如果我想继续上学,只能这么做。

  语嫣叹了口气,也不再说劝我的话,她知道劝我也无济于事,目前来看没有更好的办法能让我继续完成学业了。

  “但是你一定答应我,最多只能在歌厅做个公主,千万别走我这步,我们都一样,没办法接受这种职业的。”语嫣看着我说道。

  我嘴上应着,可心里却不这么想。

  我确实对爱情抱有幻想也有自己的傲气,可是由于家庭的原因,我并没有语嫣那么强烈的反抗意识,也不敢不管不顾的做自己想做的,我真的不敢。

  我也曾想过,如果我是语嫣,面对张总的话,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考虑到红姐的处境就妥协了。

  其实陈致远说的没错,我就像个圣母婊,总是在顾虑着其他人,把自己给忽略了。

  和语嫣聊了一会,我俩昨晚都没怎么睡,困得不行,也不管是不是到晚上了,直接就睡了,都忘了帮我卸妆了。

  第二天醒来居然已经是中午了,按照红姐规定的上班时间,我该收拾收拾去歌厅了。

  这是我头一次要去那种地方工作,心里紧张得不行。

  语嫣去帮我买了饭,吃饭的时候不停的安慰我。

  让我别有心理压力,公主的工作还算轻松,只要不是碰上胡搅蛮缠的顾客就没什么事。

  我本来想直接走的,语嫣非要帮我把妆卸了重新化一下。

  “你活的真糙,这一晚上妆早就花了,你过去干嘛?把客人吓走让红姐跟你生气啊?”她开玩笑的说道。

  帮我化好妆,刚好到了我该出发的时间,我穿好红姐帮我准备的那件黑色连衣裙,穿上高跟鞋,走了出去。

  街上的人都在看我,我心里发毛,也不知道他们是在笑我穿的暴露还是怎么。

  到了KTV,Candy姐热情的接待了我,开口第一句话就让我懵了。

  “小姐,您要订包房吗?”

  “Candy姐,是我,艾依。”

  她尴尬的看了看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我。

  她笑盈盈的把我领进公主们呆的房间里,边走边说我一收拾实在太漂亮了,都认不出我了。

  那帮公主见了我也都瞪大了眼睛,问Candy姐我是谁。

  “这还用问?野鸡插俩孔雀毛就想装孔雀了?这不就是那天来的黄毛丫头吗?”化着烟熏妆的那个女人不屑的看着我说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