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出人意料的红姐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九十章:出人意料的红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章:出人意料的红姐

  妈咪!

  “你的脑子怎么长得!是她自己来找我说想要赚钱我才收下她的,她不认清楚事实摆不明白自己的位置也就算了,现在还成了我逼良为娼了?我又不是你们的妈!管你们那么多干什么!”

  红姐被我气坏了,跟我吼道。

  我被她吼得说不出话,因为红姐说的确实没错。

  语嫣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听着心里一颤一颤的,想想柔弱的语嫣能发出这种声音是有多惊恐,都想把自己的耳朵捂住不去面对了。

  周围的打手都在外面听热闹,还有几个人在一旁窃窃私语。

  “这娘们叫的声也太大了,吓坏我了,真带劲。”

  “诶,我听说张总就看中这小姐是个处才一直惯着的。”

  “怪不得呢!我还以为张总傻了,对一个小姐这么好做什么,她们这种出来卖的女人,还值得尊重?回头我也去玩玩!”

  “……”

  周围的人说话说的很难听,我瞪着他们,恨不得把他们的嘴撕烂,让他们少诋毁语嫣。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注意着周围的人的时候,红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房间门前,手里握着一个花瓶,直接打开了门。

  张总刚才着急,也没锁门,打开门后我看到张总脱了半截裤子,正压在拼死抵抗的语嫣的身上,语嫣穿着的内裤是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周围的打手也愣了,完全没想到红姐会趁着大家开玩笑的时候冲进去。

  “你他妈的要做什么!跑来跟我们3P?”张总瞪着红姐,气的浑身颤抖。

  红姐二话没说,吼了一句,走上前用花瓶砸了张总的脑袋,张总眼睛一对,直接晕了过去。

  她一把把几乎一丝不挂的语嫣裹在被里,灵敏的转过身,把房间的门给锁上了。

  打手们冲过去砸门,一个个都凶的很,那块木门根本撑不了多久。

  等他们砸开门之后,红姐和语嫣已经跳出窗户逃走了,张总正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脑袋呢。

  一部分打手直接从窗户跳下去追,一部分照顾张总。

  我见红姐他们俩跑了,也想赶紧溜了,刚要跑就被守在大门口的打手给拦住了。

  他像提溜着鸡崽似的提溜着我的衣服,把我扔在正接受治疗的张总面前。

  张总见了我更生气了,他使劲拍了一下椅子扶手,站了起来,骂自己的手下没用。

  “我让你们抓那两个!你们把她抓来有什么用!我把她干死也不解气啊!”他喘着粗气,用手扶着自己的脑袋,没站稳又坐了下去。

  见张总对我没啥兴趣,我倒放松了不少,站在原地心里祈祷红姐能带着语嫣逃远点。

  我刚想完,红姐和语嫣就被抓回来了,打手们一点不懂怜香惜玉的,直接把两个人捆着绳子带回来,一下摔到张总面前。

  张总扶着旁边的人站了起来,抬起腿朝着红姐的肚子使劲踢了一脚。

  “我他妈的真没遇见过这种事!小姐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好好接客还打人,更可笑的是妈咪还能帮着小姐逃命!”

  他一口唾沫吐在红姐身上,抬起脚一顿乱踹,又蹲下身子拽着红姐的头发使劲往地上磕。

  “臭婊子!真他妈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今天就算把你们弄死你们也拿我没办法!”他骂了一句,伸出手拿起身旁打手的铁棍,就要往红姐头上砸。

  “婊子不也是你自己找的!”一道严厉的女声从门口传了过来,张总停止手上的动作,惊恐的看着门口。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动物皮毛,微胖的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她的嘴边还有一颗硕大的福贵痣。

  刚才还嚣张的张总瞬间蔫了,他丢下手里的棍子,跌跌撞撞的到了那女人的身旁。

  “老婆,你怎么来了?”

  飞扬跋扈的张总似乎非常怕自己的老婆,连说话都是唯唯诺诺的,不敢正眼看她。

  张总老婆抬手扇了张总一个耳光,这让本来就头部受伤的张总差点再次晕倒过去。

  “我他妈给你钱是让你在这买别墅找小姐的是吗?你包养一个好姑娘我都不说什么!和一个小姐搞在一起,你不嫌脏?更丢脸的是,人家都不愿意让你睡!我他妈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张总吓得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倒在自己老婆面前,哭丧着脸,说自己知道错了。

  他老婆看都没看他,抬起脚就把他揣倒了。

  “我们那个公司,你不用管了!简直辜负我和我爸对你的信任!”

  张总坐在地上哀嚎着,一点也没有了之前风光的样子,就像一个落魄的落水狗。

  我心里觉得惊讶,叱咤风云的张总居然是靠着老婆才有今天的成就的!

  这也不难解释张总之前为什么不把自己包养的语嫣带回家,为什么找语嫣不敢大动干戈去找了。

  他害怕,怕这些事传到自己老婆的耳朵里。

  张总老婆走到红姐面前,轻蔑的看着我们三个,最后把眼光锁定在语嫣的脸上。

  她的高跟鞋在地上嗒嗒作响,清脆的声音直敲着我的心脏。

  抬起脚,她尖锐的鞋跟朝着语嫣精致的脸上踩去。

  我吓得大叫一声,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想要把她推开,可是还有个人动作比我要快,在我之前把张总老婆推到了一边。

  张总老婆本来挺生气的,可是看到是白羽推她的之后,瞬间不那么生气了。

  白羽蹲下身子,把语嫣和红姐身上绑着的绳子解开,关怀的问她们俩有没有事。

  “云姐,这事说到底不怪她们俩,她们不过是做自己职业该做的事,您这样未免让人说三道四。”

  张总的老婆挑着眉毛看着白羽:“怎么?我把你当自己亲儿子对待,你就这么跟我说话?不懂感恩!”

  白羽站起来朝着云姐鞠了一躬,低着头把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两侧,十分尊重这个云姐。

  “没有,您误会了,我也是为了您的声誉着想,说错了话。”

  云姐扫视了白羽几眼,然后把胳膊抱在胸前,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的确,罪魁祸首是那个孙子,我跟两个小姐置什么气?罢了罢了。”

  她吩咐人把红姐语嫣送去医院检查,我也赶忙跟了出去。

  “我怕手下的人弄不好,我还是跟着去看看吧。”白羽跟云姐申请到。

  云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允许了。

  在车上,红姐一直嚷嚷着自己肚子疼头晕的,看样子伤的不轻。

  这些天我和语嫣的确是给她找了太多麻烦了,如果说之前她管我是有私心的,那今天她帮着语嫣,又算什么呢?

  我们一直以最大的恶意猜测别人,却忘记了,社会虽然冷漠,可恶人未必是恶人,人心不止易冷不止险恶,更多的时候,人心还是软的。

  当然这句话这个道理在畜生的身上是无效的。

  语嫣把红姐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她低下头边哭边摸着红姐的脸。

  “谢谢您,真的很谢谢您。”语嫣抽泣着说道。

  看着红姐的样子,我也没忍住一下哭了,她的身上经过这几天的折磨都几乎没有好地方了。

  红姐见我俩哭哭啼啼的,生气的打了我俩的脑袋一下。

  “喂喂!你们俩死丫头!给我找那么多麻烦也就算了!跟我在这哭哭啼啼的干什么?我又不是要死了!诅咒我是不是?”

  我们俩听到后对视一眼,一下就笑了,鼻涕泡差点崩出来。

  白羽回过头深情的看着语嫣,语嫣理都没理他,生气的把头别开看着窗外。

  他自知碰了一鼻子灰,也转过头和司机攀谈着。

  到了医院,白羽把红姐背到门诊,大夫检查一番后建议红姐做一下扫描检查。

  本来红姐千万个不情愿,她觉得费钱,最后还是被我和语嫣强行逼着去检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