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羊入虎口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八十九章:羊入虎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九章:羊入虎口

  妈咪!

  “要么,我们再等等,说不定白羽一会就回来了呢?”我抓住语嫣,心里抱着一丝侥幸地说道。

  语嫣轻叹一口气,她看着窗外,喃喃自语:“他不会回来了,就算他回来又有什么用呢?”

  她相信白羽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也很感激白羽能在如此害怕的情况下还连夜的去忙,想要帮自己脱离困境,可她心里清楚,除了带她远走高飞,白羽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帮助她脱离张总的魔爪。

  小声的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抹了一下眼泪,她穿好自己的衣服:“走吧。”

  我走在语嫣身旁,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和无力。

  语嫣先给红姐打了个电话,接起电话就是红姐的谩骂声,她干脆把电话放到一旁,等着红姐骂完再把听筒放到耳朵边。

  撂下电话,语嫣伸手拦了一辆车,又回到了如同语嫣噩梦般的张总的别墅。

  红姐早就在大门口等着我们俩了,见我来下了车,她过来就是扭我俩的耳朵。

  “你们两个兔崽子想气死我啊?一个把自己的大客户给打了,另一个呢?帮着那个和野男人谈情说爱,也不管红姐的死活了,你俩再晚回来一点,我可能就被人给打死了!”

  红姐告诉我们,张总派人去她的KTV还有“窝点”闹事,一直守在那不走,还威胁红姐如果不快把语嫣找出来,他们就把店砸了,然后举报给有关部门。

  我和语嫣自知闯了大祸,都没敢说话,低着头不敢看红姐。

  “我告诉你语嫣,一会进去,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也给我忍着,听到没有!你要是把姐姐的生意给砸了,咱没完!”

  语嫣表情冷漠的嗯了一声,转身就朝着别墅里面去。

  红姐气坏了,追上去推了她一下:“没良心的!你跟我什么态度!就不该对你那么好!”

  此时此刻我产生了一种错觉,红姐不再是什么小姐们的妈咪,对待我们,就好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妈妈。

  “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你别担心了。”语嫣说完就大步朝里面走去。

  红姐使劲跺了一下脚,咬咬牙也跟着走进去,让我在外面等着她。

  我自然不肯,张总真把她们打了我也不能干看着吧?红姐语嫣对我有恩,不管如何我都愿意有苦一起面对。

  想着,我跟在红姐身后进了别墅。

  直到张总的手下重重的把别墅的门给关上,红姐才发现了我的存在。

  她气的扭了我的脸一下,问我是不是疯了,跟着进来干嘛。

  “红姐,你这找自己家的丫头,怎么还找的那么慢?搞得我以为你要帮着她逃走了呢。”

  张总头上包着纱布,缓缓地从楼上走了下来。

  “怎么会呢!还不是因为这丫头太倔,太不好找嘛,您看您也不信任我,还找人去我那守着,把客人都给吓走了!”红姐陪着笑,小心翼翼的抱怨着。

  “呵,信任?我还不够信任你和语嫣?你们是怎么回报我的?不过我确实不该找人堵着你的店,我应该直接砸!”

  红姐一听吓得脸煞白,差点要给张总跪下了,虽然是不正当职业,可这也是红姐多年来一点点干起来的,要是被张总直接给端了,红姐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张总走下来,红姐就要上前献殷勤,被张总的一句:“滚”,给吓得愣在原地不敢动。

  说实话,当时的那种阵势,我都快吓尿了。

  大厅里站了两排看起来像是打手的人,语嫣站在大厅中央,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手背在身后使劲抓着衣服,也紧张的不得了。

  张总直接就到了语嫣面前,

  他伸出满是老茧,指甲又满是泥的手,使劲掐住了语嫣的脸。

  “舍得回来了?”他的表情再也没有之前对语嫣的尊重,反之却是蔑视。

  语嫣轻轻嗯了一声,额头渗出了汗。

  张总把手往下一挪,使劲的掐着语嫣的脖子:“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对你还不够好是吗?”

  张总越说越气,差点就把语嫣掐的背过气去。

  我站在原地干着急,也不敢冲上去,害怕激怒了张总,真的会对语嫣下死手。

  这个社会很多时候就是这么的不公平,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就算真的被有钱有势的人给弄死,也激不起什么水花,顶多闹一闹,让人家赔点钱罢了。

  毕竟那些有幸揭发成功的人太少了。

  “你所谓的对我好不过是征服罢了。”语嫣被掐的眼睛都红了,那样子十分恐怖又让人觉得怜惜。

  张总把语嫣放下,疯狂的笑了。

  “征服?你一个小姐我愿意一点点征服你已经算是抬举你了!我看你是被我惯得不明白自己的定位了,草拟吗,我让你看看你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张总说着一把把语嫣扛在肩上,带进了一个房间。

  门砰的一下合上了,我再也没办法淡定了,脑子一热就往上冲,想要把语嫣给救出来。

  周围的人见我有动静,都警惕的朝我靠近,有些人手里还握着棍子,朝着我的耳边就抡了一下。

  棍子扫过耳边呼啸而过,重重的砸在地上,那声音吓得我后背发僵,直挺挺的站在那不敢动。

  我知道人家现在只是警告我,如果我真的敢做什么,他们完全敢把刚才那一棍打在我的身上。

  红姐见势不好,走过来替我解围。

  “哎呀,你们干嘛对一个小姑娘凶神恶煞的?艾依,快过来!”

  我听话的走到红姐身边,小声的说了句。

  “红姐,就不能想办法救救语嫣?她……”我话说了一半,红姐就给我打断了。

  “她?她很可怜是吗?可你忘记了她是什么身份?当初来做这一行的时候就早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对她够好了吧?还要我怎么样?到头来反倒弄得像我心狠手辣把语嫣推向深渊了!”

  红姐说完,那些打手齐刷刷的看向了她。

  她自知说错了话,赶忙给自己圆场:“呸!让你气的我都说错话了!什么深渊,她应该庆幸自己没被那些恶心的男人给睡了,张总愿意养着她宠着她是她自己的福气!”

  我没在说话,表情纠结的看着那扇紧闭的门。

  房间里传来语嫣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有时不时响起的什么东西砸碎的声音。

  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可凭借声音我都能想象得到房间里是怎么样的风景。

  瘦弱的语嫣边哭着边无助的抵抗着野猪一般疯狂的张总。

  张总手下的打手听着房里的动静都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还回头瞪了瞪我和红姐,满是瞧不起的眼神。

  做这一行的,真的不该有太多幻想,也不该有什么奢望。

  不管你是不是出淤泥而不染,在别人眼里都不过是一个男人玩乐的工具罢了。

  语嫣的反抗在别人看来不是忠贞,而是婊子立牌坊,假装清高看不清自己的位置,让人觉得很烦。

  屋子里语嫣的哭声越来越大,我听到她扯着脖子喊了一句:“你再碰我我就直接死在你面前信不信?!”

  张总也喊了一句:“你他妈的一个小姐跟我玩什么烈性?要死也得死在我裤裆下面!”

  我听了心一紧,生怕语嫣会做出什么傻事来,使劲摇了摇红姐的胳膊。

  “红姐!我不知道语嫣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做这一行的!你说过你不会逼良为娼,现在不就是逼着语嫣再出卖自己的身体?你快想想办法吧,语嫣真的做出什么傻事该怎么办?”

  红姐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骂我没良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