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出事了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八十六章:出事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六章:出事了

  妈咪!

  白羽呼吸急促,一把推开语嫣。

  “不行,要是被张总发现了,我俩就完了。”

  语嫣捶了白羽一拳,骂白羽不是男人。

  白羽抱着语嫣,让语嫣体谅自己:“等我弄到我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带你走的。”

  语嫣却失魂落魄的站在那低着头:“等你?等你就晚了!我是个一无所有的人,我不想把我最珍贵的东西给那头猪,白羽我相信你,我不逼着你现在就带我走了,可是你就忍心看着我让人家给……如果那样我会后悔,我还不如去死了!”

  语嫣的情绪十分激动,白羽沉默着,抱起了语嫣,把她放在床上。

  我闭着眼睛,生怕他俩发现我醒了。

  语嫣轻轻叫了我一声,想看我醒没醒。

  我哪敢回答,只能继续装睡,见我没反应,两个人才放下了心。

  这一宿我都没睡着,因为旁边正在发生的事实在太刺激我。

  直到天快亮了,白羽才悄悄地离开,语嫣把他送了出去。

  我转过身,看着床单上留下的的一抹鲜红,心里百感交集。

  把白羽送走后,语嫣回来躺下,满脸幸福的睡着了。

  第二天,语嫣红着脸指着床上的血:“哎呀,我怎么来姨妈给蹭床上了。”她边说边把床单往下卸,还问我昨天睡得好不好。

  看着用生命在演戏的语嫣,我只好配合着说昨天睡得特别沉,最近怎么都睡不够似的。

  “你没听到什么声响?”

  “没有啊。”

  她以为我没发现我和白羽的事,脸上紧张的神情也放松了不少。

  红姐直接推门进来了,她让语嫣赶紧收拾,下午张总就会派人来接她了。

  语嫣的脸色一沉,嗯了一声,然后去洗了脸,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打扮自己。

  经过化妆品修饰的语嫣更加漂亮了。

  张总的人在预定好的时间来接语嫣走,我和红姐把语嫣送下楼,亲眼看着语嫣上了那辆车。

  我想无论今天会发生什么,语嫣都不会觉得后悔了吧。

  红姐直接带着我去了一家美容院,她把我推到美容师的面前:“你们快看看这孩子的脸吧,还有没有救?”

  她半开玩笑的说道,美容师边笑边领着我坐在美容床旁边,打量着我的脸。

  “有救,就是缺水,有点黑头……”她巴拉巴拉说了一堆,除了缺水,其他的我都没听懂。

  只是听她这么一说,我都觉得我这脸没啥救了。

  红姐考虑了一番之后咬着牙,把钱给了美容师,让她帮我护理一下。

  “哎呀,您别光顾着照顾自己闺女啊,您看您这脸,最近是没休息好吧?”另一个美容师走了过来,一脸担忧的看着红姐的脸。

  红姐被她说完摸了摸自己的脸,干脆跟我一起护理起来。

  我躺在美容床上,美容师帮我在脸上涂了什么东西,我的脸传来火辣辣的疼,她手在我脸上划来划去的。

  感受着脸上的刺痛,看着美容师正朝我的大鼻孔,我心里不安极了,生怕我的脸烂掉。

  大概过了几个小时,她做完了最后一个步骤,拿着镜子让我看看我的脸有没有啥变化。

  说实话,我是没看出什么明显的变化,红姐倒是满意的很。

  她在美容师们的忽悠下又办了一张至尊豪华VIP卡,才牵着我走出美容院。

  “这皮肤保养好了就是不一样,真不知道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不知道臭美,害我多花了多少钱呢?你要是好好收拾,可不比语嫣差。”红姐摸着自认为变得细腻光滑的脸对我说着。

  听到她拿我跟语嫣对比,我心里开心极了,语嫣的容貌真的算是完美。

  只是转念一想,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我正想着,红姐的电话就响了,接完电话的红姐脸色立马变了。

  虽然不知道电话里具体说了些什么,可我听红姐提到了语嫣的名字,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

  她要我先回去,自己要去处理点事,看她的样子挺着急的。

  我担心是不是语嫣出了什么事,比她还急。

  “红姐,是不是语嫣姐那边出什么事了?”

  “你别多问了,赶紧回去。”

  红姐不耐烦的皱着眉,半天也没帮我拦到车,干脆就把我自己丢下,让我想办法自己回去。

  我拉住她:“我和语嫣的关系算是最好的了,要是她有什么事说不定我帮得上忙呢。”

  红姐急的有点晕头转向,她只能迷迷糊糊的点点头,带着我到了一个郊区的别墅。

  那个别墅耸立在黑暗之中,周围只有两三栋别墅楼,看起来怪渗人的。

  我们走到大门前按了按门铃,门自动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走上前,毫不客气的拽着我和红姐走进别墅里。

  一开门我吓傻了,大厅里的地板上撒着一片血迹,红姐捂着自己的嘴差点就叫了出来。

  “哎呦这是怎么回事啊?语嫣那个天杀的跑哪去了?”红姐哀嚎一声,扑在那人的身上问道。

  听了红姐的话,我心咯噔一声,看来这事确实跟语嫣有关,而且说不定还是语嫣伤的人。

  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推着我们上了二楼,走上楼的时候我才开始观察这个别墅。

  别墅的大厅里铺着一块红色的大地毯,上面还放着一个摆台,摆着一条龙,看起来十分威严,棚顶的水晶灯看起来就价值连城。

  四周的墙壁弄成了金黄色的镜面,看起来土豪气息十足。

  我们被带进一个房间里,一开门里面正站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病人。

  我走进一看才发现,床上躺着的正是张总。

  他的脸上带着没擦干净的血迹,头上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

  “你他妈的和你的小姐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张总见到红姐,生气的抬起手,指着红姐的鼻子骂道。

  他抬起手我才发现,他的手上也缠着纱布,看那样子,伤的确实不清。

  红姐吓坏了,她赶紧走到张总身旁,点头哈腰的说自己实在是冤枉,也没有不懂得感恩。

  “张总,语嫣这孩子犯了大错了我肯定要给您个说法,可是您总得告诉我事情的起因经过吧?”

  张总哼了一声,把头别到一边懒得理红姐,摆了摆手,让站在一旁的助理小王跟我们解释。

  我还记得他呢,上次被张总好顿羞辱的他,居然还能继续给张总工作。

  小王也看到了站在红姐身后的我,朝我笑了笑,然后开始描述起来。

  张总今天特别吩咐家里的厨师做了一桌子好饭菜,单独请语嫣吃。

  本来吃饭的时候气氛还算融洽,语嫣对张总也是恭恭敬敬,两个人喝了不少的酒,张总见语嫣不胜酒力,就扶着语嫣进了自己的卧室。

  小王刚说到这里,张总就咳嗽了一声,然后让周围的大夫都先出去了。

  我心里骂了张总一句,提到把语嫣领进卧室就开始心虚了?这不就是做婊子还得立个牌坊?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有多龌蹉。

  小王被张总咳嗽的心慌,支支吾吾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张总啧了小王一声,骂了小王一句“没用”,然后亲自跟我们讲起当时的情况。

  “虽然语嫣是做这种行业的,我呢叫她来也确实有私心,但是我吧,红姐你也知道,我从来不强迫语嫣做什么,确实是看语嫣不舒服了才领着她进房间的,刚一进来语嫣就吵吵着热,开始脱衣服。”

  张总肥硕的脸上油腻腻的反着光,他的这段描述,我半个字都不信,语嫣就算真的喝多了,怎么可能脱衣服先勾引这头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