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被反锁了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七十六章:被反锁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六章:被反锁了

  妈咪!

  我心里丧极了,警惕的看着他,生怕他又想折腾我,我可真没啥力气跑了。

  他看着我,一脸的挑逗,就是不说后半句话。

  陈倩突然笑了,指着我问大伙:“她怎么跑这当服务生了,怎么回事?有人给我讲讲吗?”

  大家见陈倩带头议论我,都马上加入队伍,又开始新一轮的嘲笑。

  “估计是被开除了,家里没关系,只能出来打工了吧。”

  “你说有钱的出来混就混了,出事了我们家里也能给擦屁股,这么穷没事作什么啊?还逞英雄,真可笑。”

  陈致远的女朋友咳嗽了一声,推了陈倩一下,让她别带头说了。

  陈倩却毫不收敛,她小声跟陈致远的女朋友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阴笑着看着我。

  “对了,艾依,你和罗可可争夺刘恒是不是输了?我可亲眼看到中考完的那天,你像条狗似的跟在罗可可他俩身后,亲眼看着人家两个人恩爱的进了宾馆呢!”

  陈倩死死盯着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在扎我的心,让我觉得无地自容,我连忙躲开她的眼神。

  “你们烦死了,唧唧喳喳的,要说什么都忘了。”陈致远突然拍了一下桌子,生气地说道。

  陈倩应该是很在乎自己哥哥的心情,见陈致远生气了,赶紧把嘴闭上了。

  陈致远生气,没人敢吭声了,刚才还闹哄哄的包间突然就安静,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算了,不用了,你先出去吧,大爷有事再叫你!”

  我真谢谢陈致远这个大爷及时的把我给放了,我点头应了一声,赶紧跑出这个充满是非的包间。

  可能因为刚才跑的时候被风给吹到了,我的头有点疼,又有点发晕,干了一会活就难受的不得了。

  我实在挺不住了,就跟经理请假,想去储藏间休息一下。

  晨晨正老老实实的坐在储藏间里,一动不动的看MP4里的电视剧,见是我回来,他才有了反应,转过头看着我,微微露出微笑。

  “姐姐累了,想睡一会。”我捂着自己的头,躺在储藏间的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梦中,我突然感觉有点冷,却又感觉什么东西贴着我的皮肤,散发着热量。

  总之我做的梦让我挺不舒服的,梦里还有一块大石头压着我,那石头还像是有灵性似的,一动一动的在我身上跳。

  我被憋醒了,睁开眼睛,晨晨竟然光着身子趴在我身上,上下的动着。

  我吓坏了,尖叫一声,一把把他推开,晨晨身上一丝不挂的,而我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扣子,裤子被脱掉一半,只剩下内裤。

  他被我推到地上,脑袋不小心磕了一下,捂着自己的头龇牙咧嘴的,

  “晨晨!你要干嘛啊!”我生气极了,边穿衣服边质问晨晨,可是晨晨却站了起来,一把把我抱住了。

  “你……你不是……我的老婆吗?夫妻之间……不是应该脱光……这么动?”

  晨晨从一旁拿出MP4,按开了播放键。

  里面的内容让我面红耳赤的,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这东西的。

  晨晨还不死心,使劲往我身上拱,我怕极了,刘叔叔就是这么对我的,我没想到晨晨居然脑子里也都是这种事?

  我不管不顾的把他推开,穿好衣服想要逃走,一开门我傻眼了,不知道谁在外面把门反锁了,为了防止有贼偷东西,储藏间按得是防盗门,结实得很。

  我用力踢了一脚门,震得我脚疼的不得了不说,门纹丝不动,发出很闷的一声。

  晨晨从背后把我给抱住,他光滑的皮肤让我觉得恶心极了,尽管他很瘦弱,可跟我相比还是略胜一筹,他把我压住,我根本挣脱不开。

  “有人吗!”我大声呼救着,半天也没人搭理我。

  晨晨一直在自言自语,问我不是嫁给他了吗,为什么不让他碰。

  我疯狂的打他,也不管他是不是傻子了。

  “晨晨你把姐姐放开,那都是开玩笑逗你开心的,姐姐永远不可能嫁给你!你懂吗?!”

  可说这些是无济于事的,晨晨不想听也听不懂,他就在那机械的学着电影里的动作一上一下,幸好他没学到精髓,不然我就完了!

  可即使他没在实质上对我做什么,我也觉得恶心的不得了。

  “我爸……我爸说了,你就是我……媳妇。”

  晨晨就是那么执着的认定我了,我也没心情跟他争论,心里急的不行,我现在就想赶紧逃出去。

  可是无论我怎么喊外面都没人听见,我突然意识到会不会是储藏间隔音太好了,外面根本听不到。

  “你拦我干嘛啊?你们那个服务员不是在这吗?我有点事跟她说了就走,放心,我不是来找事的!”门外隐约传来陈致远的声音。

  我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更加大的声音喊着救命。

  “你们拦我干什么!有病吧!我说了我要找那个服务生有点事,我们之前认识的!”门外好像有人拦着陈致远,他生气的吼着。

  旁边的人小声的说了一句,可是因为他太靠近门了,我还是听见了,那人告诉陈致远,我不在储藏间,储藏间里一个人都没有,顾客不能随便进。

  “啥?没在里面?那刚才那个服务员告诉我她在,那不好意思了啊。”

  我见他要走,急坏了,随手捡起一个东西,使劲往门上砸,又把储藏室里放着的碗往地上摔。

  陈致远应该是听到了声音,质问那人我是不是在里面,然后使劲的敲门,问我在不在。

  我扯着嗓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应了一句,陈致远大概是听出我的声音不对劲,语气严肃的让那人开门。

  那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陈致远气坏了,骂了一句,然后使劲的踢门,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救救我!”我大喊了一声,晨晨不知道怎么了,从刚才就开始扒我的裤子,眼看就要扒掉了。

  可是门外却没有声了,陈致远好像走了。

  正当千钧一发之际,防盗门传来几声巨响,随后门被一脚踹开了。

  陈致远手里握着一块石头,身子微微颤抖的站在门口,门锁被砸的已经变了形。

  他把石头给扔在地上,快步走进来,拽着晨晨的头发,直接把他扯到地上。

  “一个傻子,还欺负女人!”陈致远表情凶的可怕,他使劲踹了晨晨一脚,抬起脚就要踩晨晨的那里。

  我喊了一句住手,陈致远这一脚下去,晨晨那里肯定要残了,虽然他对我有非分之想不对,可怎么说他都是个傻子,不能以正常人的标准去衡量。

  就算真的该惩罚,也应该是他爸或者法律来管制。

  陈致远根本不听我的,我大叫起来,只听砰的一声,陈致远却先倒在了地上。

  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头,缩在地上呲着牙,骂了一句:“操,下死手?知道小爷是谁?”

  周老板正拿着刚刚陈致远砸门的石头,气喘吁吁的站在那,应该也为了自己陈致远打了的事吓到了。

  他把石头放下,我这才看清楚,那石头好像是酒店厨房腌咸菜用的,这陈致远还挺能就地取材。

  “你们要打就打我吧!门是我锁的,晨晨这么做也是我纵容的!别打我的孩子!”周老板说着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蹲在了地上。

  陈致远的朋友大概见他半天没回去,都找了过来,见到他受了伤,都疯了似得冲上来要帮陈致远。

  周老板的人缘真的很不错,服务生全都跑了过来,生怕那帮人把自己的老板给打了,场面一片混乱。

  陈致远晃了晃脑袋,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指着周老板,抬手就要打。

  我不希望事情再恶化下去,大喊了一声让他住手。

  陈致远愣在那,回头瞪了我一眼,突然瞧不起的笑了。

  “你他妈的是圣母吧?我真懒得管你!”他冷哼了一声,朝我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出去喊住了正帮他打架的兄弟们。

  “行了,皇上不急太监急,狗日的打扰我的生日了,咱们走。”他说完,潇洒的一个转身,却一下倒在地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