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只是随便说说的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六十七章:只是随便说说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七章:只是随便说说的

  妈咪!

  刘恒最后复习阶段学的艰难,我也不能为他做些什么,只能每天密切的关注他,托常浩帮我把一些吃的带给刘恒,并且我叮嘱常浩,不许说是我让的。

  忘了说了,常浩和白小樊的关系更进一步,虽然没在一起,但是俩人暧昧得很。

  “我妈说了,我不能早恋,咱俩先当朋友处着。”每次常浩想说些肉麻的话让两个人关系更进一步的时候,白小樊都会说出这么一句噎住常浩。

  常浩倒也尊重白小樊,每次都傻呵呵的笑着答应,然后等着下次再重蹈覆辙。

  看着两个人的状态,我真的觉得哭笑不得的。

  时间就在漫长的流逝中到了我期盼的日子。

  刘恒中考的那天,郭老师殷勤的给刘恒弄了一桌丰盛的早餐,可是刚好都是刘恒不太喜欢吃的。

  好心被当驴肝肺,郭老师气的直哆嗦,可是她还是保持镇定,嘴上鼓励着刘恒。

  连我都能看出来,她是多么盼望刘恒中考后赶紧走,这样她的闺女就不用跟刘恒挤在一个房间了,她也可以少伺候一个人。

  我们学校作为考场放了假,见刘恒出门,我以补课为借口也跑了出去。

  刘恒就今天没骑车,因为怕出了什么意外,影响考试。

  距离考试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刘恒慢慢的在路上走着,他时不时停下来抬头看看周围的树,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几次我都以为我是被他发现了呢。

  看着他的背影,我的心里就难过,是不是以后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去看着刘恒了?

  刘恒进了考场,我在门外守着,无意间就看到正站在人群里的白小樊了。

  她的表情满是担忧的跟一个人在说些什么,走近一看我才发现,对方是常浩。

  我识趣的站在一旁,没去打扰他们俩。

  “你别马虎了啊,你这个猪脑袋。”白小樊提醒常浩的同时还不忘骂常浩几句。

  常浩皱起眉头,说自己好像有知识点忘了。

  白小樊眨着大眼睛,着急的问常浩是什么,让他好好想想。

  没想到常浩抱了白小樊,一下,得意的说了句:“抱一下就想起来了。”然后逃命似的跑了,直到跑了很远,他才回过头,对白小樊比了一个大拇指。

  白小樊脸红的不行,站在原地,掐着腰,朝着常浩抹了一下脖子,表示警告。

  依白小樊的个性,这种事她虽然心里甜得很,可是等常浩出来,她还是会打他一顿的。

  想着想着,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走过去拍了白小樊的肩膀一下。

  她被我吓了一跳,长大了嘴巴,脸更红了:“艾依!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知道她是怕我看到常浩抱她的画面,故作疑惑的问她怎么了,我才来。

  她刚松口气,我就告诉她:“我才来,没看到某人抱某人。”

  她的脸红的像红苹果,追着我就打,说要杀人灭口。

  我俩在人群里穿来穿去,引起好几个家长的不满才停下来。

  “常浩打算报考哪?”我问白小樊。

  白小樊的眼睛转了转,说以常浩的成绩可以稳走临近省会的重点高中,可是常浩不想去,他想报考我们学校的高中部。

  高中部虽然不是和我们一起,可是就隔了两条街。

  我们学校的高中虽然不差,可是跟省重点相比,那可是差了不是一点。

  “我怎么劝他都不听,你说要是因为我毁了他的前程,可怎么办?”

  的确,我也觉得常浩有点冲动,可是我也为小樊感到高兴。

  常浩是真的很在乎小樊,不想跟她分开才放弃了更好的,这一点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到的。

  我和白小樊傻坐了一天,好容易等到考试结束了。

  我跑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站着,生怕刘恒发现了我。

  心里期盼着能看到刘恒从考场里出来的,脸上挂着的自信的笑。

  可是刘恒却是面无表情的走出来的,他的手插在衣服兜里,一点精神也没有似得。

  我心里犯嘀咕,心想会不会是没考好?

  就在这时,一个人冲了上去,尖叫一声一把抱住刘恒。

  刘恒没站稳,差点就倒了,那个人拖着刘恒走到人比较少的地方,我也小心的跟着移动过去。

  “大惊喜!你有没有想我啊?”罗可可死死的抱着刘恒,怎么都不松手。

  刘恒的脸上没有表情,他推开罗可可,说自己得回家了。

  没想到的是,罗可可居然伸出手捧着刘恒的脸,跳起来亲了刘恒的嘴一口。

  然后她顺势倒在刘恒怀里,嘴不停的在刘恒的脖子上亲着。

  我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只知道刘恒的表情不太好,还试图把她推开。

  罗可可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就看到她把手直接伸进刘恒的裤子里,摸来摸去。

  我的心针扎似的疼,刘恒的身子发僵,瞪大了眼睛,他反应过来之后,把罗可可的手给抓了出去。

  我不知道他对罗可可说了什么,只能看出他很急,又捂着自己的小腹那。

  罗可可也有点着急似的,她看一看四周,握着刘恒的手往前走,刘恒一直哈着腰,表情不大自然地跟着她。

  心跳的快要蹦出来,我也加快速的跟在两个人的身后,根本没心情考虑自己会不会被发现的问题了。

  我跟着两人到了他们的目的地我就傻了眼,罗可可搀着刘恒进了一间开在居民楼的宾馆。

  “我只会对你起反应。”刘恒的这句话回荡在我耳边,现在看来只不过是随便说说的。

  我愣在那,鼻子一阵酸楚,可是眼睛里只滴出两三滴眼泪。

  我自己清楚,没什么可难过的,这都是我自找的,我早就知道,刘恒终究就不可能属于我。

  蹲在宾馆对面,我一直等着刘恒能出来,可是直到深夜,也没见到他的身影。

  拖着疲惫的身体,我回了家,所有的人都睡了,家里的客厅黑漆漆的,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看着黑暗中的屋子,我的心里产生一丝不舍,我知道没有多久,我就要离开这个从小住到大的家了。

  这是我人生的开始也是我对未来所做的美梦的终结。

  我在这里和刘恒心贴着心,却也要在这里要和刘恒说再见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