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我们应该去弄清楚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六十三章:我们应该去弄清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三章:我们应该去弄清楚

  妈咪!

  白小樊撸了撸自己的袖子,得意的说:“还能咋的?她和王哲都有把柄在我手上,我告诉她了,让她帮我转达王哲以后滚远点,她要是不帮我转达,或者王哲还继续纠缠我,我就把他俩的事捅出去。”

  “看到罗可可那怂逼样,心里老舒服了!”白小樊哼了一声,还学了学罗可可害怕的神情。

  这时不知情的王哲走了过来,语气暧昧的问白小樊,我们俩乐什么呢。

  白小樊看着他,眼睛转了一下,手指着罗可可班级的位置。

  “罗可可刚才说有事找你。”

  王哲听了脸色瞬间变了,吞吞吐吐的问白小樊,是什么事。

  白小樊懒得搭理他,挥了挥手示意王哲自己去问,王哲心虚得很,他朝我们尴尬的笑了笑,转过身,加快脚步跑了出去。

  白小樊呸了王哲一下,把王哲送她的东西统统扔进垃圾桶。

  “这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恶心人的男的?先不说罗可可这个人怎么样吧?跟人家发生关系又让人怀了孕,居然还能大言不惭的跟我们骂罗可可,真他妈恶心死了!”

  她心里憋了一肚子火,跟我恶狠狠地诅咒王哲。

  我也跟着她一起骂王哲,然后在她火慢慢消下来的时候,提起了常浩。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白小樊,我觉得王哲很可能是为了追求她,特意说常浩的坏话呢,我建议她应该去找常浩问一问。

  白小樊使劲的摇头,说自己可不去,万一王哲没骗我们呢?那她的脸可往哪搁?

  “要么你替我去问问?”白小樊使劲的眨着自己的眼睛,语气讨好的求我。

  我开玩笑的骂了她一句,我自然是要去问问,不过因为快要放学了,所以只能明天再去问。

  我放学回了家,正巧看着刘叔叔的房间门开着,透过房间门,我竟然看到婷婷跪在他面前,他按着婷婷的头疯狂的动着,脸上的表情尽是贪婪。

  我吓得大气不敢出,捂住自己的嘴,悄悄躲回自己的房间,把门轻轻关上了。

  刚才的事让我想起刘叔叔对我做的事,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冷汗从鼻尖冒了出来。

  我没想到刘叔叔会这么对幼小的婷婷做这种事,甚至我都能听到刘叔叔舒服的叫了两声,简直就像是畜生发情了。

  没过多会,刘叔叔好像出了门。

  还好,他没发现我回家的事,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了,好怕他刚才发现我回来了,又会对我起什么歪心思。

  我走出去,看到婷婷正蹲在厕所里吐。

  我也蹲下身子,拍了拍婷婷的后背,她吐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婷婷乖,你怎么了啊?”我试探性的问道。

  “他说给我喝特别好喝的牛奶,可是一点都不好喝。”婷婷咧着嘴,委屈的说道。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只能告诉婷婷,那牛奶不能喝,对身体不好。

  “既然难喝,那以后刘叔叔再让你喝牛奶,婷婷就别喝了好吗?”

  听我说完,婷婷突然露出鄙视的神情。

  她站起身子推了我一下,问我是不是嫉妒她。

  “要么你去问问你妈,那是好东西吗?”我生气的看着婷婷。

  婷婷也不让份,掐着腰朝我喊。

  她说我就是嫉妒她能和刘恒走的那么近,能让刘叔叔这么偏爱自己,最重要的是她还有妈妈,而我没有。

  听她说的话,差点没把我气死,真不知道一个这么小的女孩怎么心思这么毒?

  “我才不会去问我妈呢!你当我傻?刘叔叔为了激励我喝牛奶补身体,每次都给我奖励呢!要是告诉我妈了,我这奖励就都没有了!你就是嫉妒!”她说完又使劲推了我一下。

  我站在后面无奈的看着婷婷,虽然讨厌她讨厌的要死,可是真看着她被刘叔叔给毁了,我也不忍心。

  刘叔叔突然转动门锁回来了,我干脆假装在上厕所,把厕所门一锁,呆在里面。

  “叔叔你又给我买糖了呀?真好吃!你对我真好!”婷婷特意提高了嗓门,朝着我的这个方向说道。

  刘叔叔走进卫生间,透过磨砂玻璃,我能看到他越走越近的身影,心都快蹦出来了。

  最后他只是停在卫生间的门口,我见到婷婷也跑过来站在他旁边。

  他摸了摸婷婷的脑袋:“要是某人也像婷婷这么乖就好咯,走,叔叔带婷婷买新衣服去!”

  刘叔叔说话阴阳怪气的,直到确定他带着婷婷走了,我才敢出来。

  如果刘叔叔所谓的听话才有糖吃,才有好日子过是做那种事,那我宁可饿死。

  我真的很想有一个机会能逃出这个家,我心里打算着,如果刘恒高中住了校,我就也搬出去,刘叔叔不供我继续读书也无所谓了,大不了我先去找红姐,或者去投奔常局。

  想着想着,我把常局和红姐的名片握在手里,心里顿时有了底气。

  第二天,我按照答应白小樊的,只身去找了常浩。

  我刚到门口,就看到常浩也要出来,他一瘸一拐的,身边还有个人搀扶着他。

  他见了我像见了鬼似的,跟旁边的人说了句走,然后吃力的转过身,想躲回自己的座位上。

  “你跑什么!站住!”我的吼声让常浩班级的同学齐刷刷的看向了我。

  我虽然害羞,不过想着自己有任务,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了。

  我直接走过去,像捉贼似的把常浩拽了出来,扶着他的同学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没敢拦我。

  常浩的腿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使不上力,要不是我用力夹着他,他就摔倒了。

  我费力的把他“抓”到一个角落里,像询问犯人似的问他为什么放白小樊鸽子。

  他的脸色变得难看,指了指自己的腿,说就是因为这个。

  他吞吞吐吐的态度让我特别不爽,我催促他把话说明白了,别总说一半,我哪听得懂啊?

  “白小樊不是有男朋友了吗?”常浩突然岔开话题问道。

  我一愣,问他什么男朋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