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我又惹祸了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六十一章:我又惹祸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一章:我又惹祸了

  妈咪!

  看她的态度,我要是偷偷去找常浩被她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我的气。

  虽然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常浩和白小樊好,不过还是得尊重当事人的意愿不是?

  “艾依,我知道你和常浩早就认识,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别搭理那个混蛋了?我不希望我的好朋友搭理我讨厌的人。”

  白小樊把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告诉了我,也挺让我欣慰的。

  朋友之间把话直说了其实也是不错的状态,可以免除不少不必要的误会。

  白小樊因为讨厌一个人而阻止我和那个人接触,看起来是很过分的要求。

  可是换位思考,如果白小樊和罗可可走的很近,我心里一定也很不舒服吧。

  我很庆幸白小樊可以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做人还是立场坚定的好,我在白小樊心中是很重要的存在,所以她才会在乎我是不是和她讨厌的人接触了。

  我丝毫没有犹豫的点点头,告诉白小樊我不会主动去理常浩,因为她不喜欢。

  可是毕竟我和常浩之前是朋友,人家还帮过我也没直接的伤害过我,出于礼教,正常的接触还是没办法避免的。

  好在白小樊也是很讲道理的人,她看着我想了想,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和认同。

  我有种错觉,我和白小樊会好一辈子。

  直到现在,我都经常会看到两个朋友之间,因为A仅仅出于礼貌搭理了B讨厌的C,A、B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甚至绝交。

  明明可以避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那么极端呢?

  没有人是谁的附属品,我喜欢你的性格和你投脾气所以站在一起,我可以毫无理由的远离你讨厌的人,但同时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处境,朋友之间不就是相互理解吗?

  幸运的是我和白小樊想法总是一致,总是能互相理解。

  “我刚才说完让你不搭理常浩有点后悔呢,怕你觉得我不可理喻。”白小樊用手拨弄着自己的头发,有点担心地说道。

  我朝她笑了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怎么会呢?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说完这话,我才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肉麻,不禁害羞了。

  白小樊爽朗的笑了,她把零食往我怀里塞,一副大姐的样,让我随便吃。

  “我也会好好珍惜你的。”

  这句话是我在放学回家后,从书包里翻出来的,那字迹百分之百是白小樊留下来的。

  我心里一暖,嘴角微微上扬。

  白小樊和语嫣都是我的好朋友,一定会好好珍惜她们两个的。

  这么一想,我一直打算去看语嫣都没机会,也不知道她还生我的气不。

  “你在这傻笑什么?我让你干活你没听见是吧?”郭老师尖锐的嗓音打破了我的遐想,我被吓得一哆嗦,惊恐的回过头来看着她。

  她自从搬来刘叔叔家就越来越肥,也越来越邋遢。

  她那个好多天不洗的头发支出两根,配合着臃肿的肚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生气的蛐蛐。

  这只恶心的“蛐蛐”走过来直接一巴掌拍到我的头上,揪着我的衣服让我起来。

  “你给我滚医院去帮婷婷取点东西,丧门星,就怪你把婷婷最喜欢的玩具都给忘医院了。”

  我一听心里觉得好笑,自己没脑子把东西忘了怎么就怪到我头上了?

  经历这么多事,我慢慢明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个道理,现在能保护我的只有自己了,我总不能一辈子依靠别人吧?

  我打开她的手,毫不屈服的看着郭老师。

  “忘了东西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无关,麻烦你说话客气点。”我一字一句的反抗郭老师道。

  没想到郭老师更来劲了,指着我的鼻子臭骂,说我不要脸,在墙上画那种东西,又把她女儿打进医院了,要不是因为我,她女儿不会住院,不住院也就不会把玩具落在那了。

  她翻来覆去的骂我没教养。

  我紧紧握着拳头,听着她的混蛋逻辑,强忍着没打她一顿,直到她说出了那句让我无法忍受的话。

  “我差点忘了,你就是个野种,你妈是个烂B,万人骑,你那个戴着无数绿帽子的短命爹死的太早了,怪不得你这么没教养。老娘今天帮你那不着调的父母教训教训你!”

  她说着就抓住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死死用指甲抠着我的脸。

  我哪肯让她欺负了?我直接抬起手一拳砸到郭老师的小肚子那。

  郭老师疼的龇牙咧嘴,直接坐到地上,捂着肚子不起来了。

  我心里觉得她戏多,我是有多大的力气能让她疼成这样?

  “你少装了!”我鄙视的看着郭老师,我就没见过这么智障的大人。

  郭老师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她使劲捂着肚子,表情痛苦极了,嘴里嘟囔着:“120。”

  本来以为她在吓唬我,可是见她的样子,真不像是装的。

  我也有点慌了,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刘叔叔回了家。

  他一进门就看到倒在我这房间里的郭老师了,他一个健步冲了进来,问我怎么回事。

  这时的郭老师已经脸色苍白,一句话都说不出了,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流。

  见我被吓得说不出话,刘叔叔吼了我一声,让我帮忙把郭老师抬上车。

  他这一声吼,让原本叼着棒棒糖看电视的婷婷吓了一跳。

  她蹑手蹑脚的走过来,见到自己得妈妈受了伤,嘴里的糖直接掉到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刘叔叔一世情急,把婷婷暂时反锁在家,开着车带我们去医院。

  在去医院的道上,我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我轻轻地一击会让郭老师这么痛苦?

  直到医生给出了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震惊的消息:郭老师怀孕了,我这一拳刚好把孩子给打没了。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医生,医生指着郭老师的检查图片跟我们解释。

  郭老师年纪已经不小了,加上她打过多次胎,子宫壁已经很薄了,这孩子就算不是我打的,她也会流产。

  医生清了清嗓子,推了下自己的眼镜。

  “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即使生下来也是个畸形。”

  刘叔叔的表情让我看不透,他推了我一下,让我先出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