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忘不了的噩梦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七十四章:忘不了的噩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四章:忘不了的噩梦

  妈咪!

  我有些生气,使劲拽了曹宇一下,问他有没有良心,这种时候居然说这种话,是不是想把洁儿害死。

  曹宇却一脸不以为然:“她总玩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哪回真敢去死,老子哄她哄得够多了,没完没了的,真烦,我就是给她惯着了。”

  曹宇说的声音挺大,洁儿情绪有些激动,她质问曹宇跟他一起的女生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

  他刚要回答,我就使劲拉了他一下,想要提醒他不要再乱说话了。

  曹宇却一把甩开我,使劲的瞪了我一眼。

  “这种问题问的有意思吗?你说是谁是什么关系?”

  洁儿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她站都站不稳的咆哮着,问曹宇为什么要劈腿,难道自己对他不够好吗。

  “你对我很好,我当然知道你对我的好了,可是你现在不是暂时不能给我满足吗?还不让我消遣消遣?等我玩腻了不就回来你身边了?”曹宇丝毫没有一点愧疚之情。

  我听了气的浑身哆嗦,曹宇根本不爱洁儿,他不过是因为洁儿对他好所以一直在无休止的索取,不肯放下。

  洁儿的情绪也几乎崩溃,她哭着问曹宇:“我不能满足你就是你劈腿的理由吗!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不能满足你,我走到今天都是为了谁!”

  这段对话引起我的猜想,所谓的满足是指什么,难道是那种事?

  在一旁的警察怕曹宇真的把洁儿刺激到,忙走过来劝阻,曹宇这才把嘴闭上。

  原本消防员想要强制把洁儿抱下来,结果因为洁儿情绪太激动,同时也发现了消防的行踪,两只脚几乎悬空的站在边缘,吓得消防员也不敢轻易上前营救了。

  就在这时,人群里走出来一个打扮妖艳的女生,她跟拦着她的警察解释了两句,径直走到曹宇面前,挎着曹宇的胳膊,一脸鄙视的看着楼上的洁儿。

  “哟,为什么不能满足曹宇?你说呢?谁干跟一个有传染病的人做那种事啊!多脏啊。”那女生嘲讽的说道。

  洁儿捡起一罐满的啤酒摔到地上,正好砸到那个女生的肩膀上。

  那女生惊呼一声揉着自己的肩膀,估计也疼得够呛。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我他妈还不都是为了给曹宇挣钱!”洁儿声嘶力竭的喊道。

  “你再敢动她一下试试!什么给我挣钱,还不是你自己欠了钱!你欠钱管我什么事!”曹宇见自己的小三被打,气得够呛。

  还没等我沉不住气,欣姐就开始发火了,她二话不说走上去扇了曹宇一个耳光。

  “你他妈还是男人吗?说这种话!”欣姐握紧拳头说道,

  曹宇被打的懵了,回过神来恶狠狠地看着欣姐,那个架势一看就是要打人。

  “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曹宇伸出手,警察冲过来给曹宇按住。

  当我们所有人都沉侵在欣姐和曹宇的战争中时,洁儿突然大喊了一声,然后我们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纵身跳了下来。

  我永远记得那个画面,洁儿的嘴里涌出鲜血,刚落地的时候还在不停的抽搐着,她瞪着眼睛死死盯着曹宇的方向。

  “她把人给压了!”人群中有人发出惊恐的声音,我这才回过神来,看到洁儿的腿正压着一个人的脑袋。

  那个人正是曹宇的小三。

  刚才还趾高气昂的曹宇突然就没了气势,一瞬间哭了出来,拼命地想要往洁儿和自己小三的方向跑,民警怕他再有什么疯狂的举动,死死拽着他,最后曹宇跪在地上绝望的哭着,也不知道他哭的究竟是什么。

  曹宇的小三被跳下的洁儿压到头,除了脖子那里骨折,头也因为磕到地面凹进去一块,好容易才抢救回来,反正这一辈子都将留下后遗症了。

  至于她是怎么被压倒得,周围的围观者告诉我们当时她挑衅洁儿,结果刚一靠近,洁儿就跳了下来。

  洁儿没有体面的葬礼,只有我和欣姐帮她处理了后事,林木森也跟着我一起帮忙。

  曹宇后来具体怎么样了我不知道,听别人说他受了刺激精神不大正常,高利贷追债追到他的头上,因为还不起钱又蛮横一条腿被打折了。

  虽然打折他腿的人已经被抓到,可是再怎么样也换不回他健全的身体和最爱他的人了。

  经历这件事之后,我的脑海里总是能浮现那血腥恐怖的画面,成夜的睡不着。

  那段时间,我的心理问题更加严重,很多时候我居然有念头想要知道死的滋味。

  想起刘恒,想起我爸,想起语嫣,我的心就针扎似的疼。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拿起房间里的尖锐物体,去划破自己的身体,当我发现身上的疼能掩盖心里的疼痛时,我竟然爱上了这种感觉。

  身上的伤疤导致我一年四季都只敢穿着长袖衣服,高中要求我们统一穿着校服,而我不管什么时候都穿着秋季校服。

  老师主任已经批评我很多次,见我不听管教,也懒得再说我,把我当问题学生一般无视冷落。

  好在我的成绩还算不错,因为有林木森帮着我,他就坐在我的后排。

  有一天晚上,我实在害怕,就把灯打开了,没一会林木森就来敲门。

  “你怎么了?”他睡眼朦胧的看着我。

  我实在太怕,干脆就实话跟他说了,林木森挠了挠头,转身走了。

  没一会,他抱着床褥走到我的房间,打起了地铺。

  “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我也不看你,你睡你的,有人陪你会更好些吧。”林木森朝我傻笑了一下。

  见我没有异议,他直接钻进地铺的被窝,把身子背对着我。

  他在这我确实安心了不少,可是跟他一个房间,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

  心里再怎么觉得不舒服也要比害怕强,那一晚我睡得还算安心,总觉得刘恒好在身边陪着我。

  我心里喜悦的不得了,强烈的想念让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确实林木森灿烂的笑。

  “醒了?吃早餐吧。”他笑着指了指手里端着的早餐。

  我的脑袋却不是很清醒,我觉得失望觉得愤怒,为什么眼前的人就不能是刘恒!

  在我意识不清晰的时候,我把眼前的林木森看成了刘恒,一会又看成林木森。

  就这样现实和虚幻之中不断切换着,我实在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我哭着尖叫着伸出手使劲一推。

  盘子碎掉的声音把我惊醒,恢复意识,我看到一脸错愕倒在地上的林木森和碎掉的盘子,以及那份还冒着热气的早餐。

  “对不起!”我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连忙下地扶林木森。

  就是这个伸手的动作,无意间露出我伤痕累累的胳膊,林木森瞪大眼睛拉着我的胳膊,强硬的挽起我的袖子。

  “你这!都是怎么弄得!”他激动地不得了,站起来又看了看我另一只胳膊。

  我连忙把胳膊抽回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木森。

  “你心里不舒服就跟我说!这些伤……会不会很疼啊,”林木森刚才还强硬的态度突然软了下来,他心疼的看着我,眼睛里全是泪水。

  “我太没用了,本以为陪着你你就能开心些,可是我没想到……”他说完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竭力的不想让眼泪真的落下来。

  看着他的样子,除了心疼和自责,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想要仓皇而逃。

  他一把抓住我:“你想自己静静吗?那我出去好了。”他说完扭头就走。

  我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伸出手犹豫着想要叫住他,无意间扫到了我手上的血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