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洁儿的抉择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七十三章:洁儿的抉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三章:洁儿的抉择

  妈咪!

  听了我的话,林木森站在原地,半天才回过头。

  “谢谢你。”他说道,说完这句话他一溜烟跑了,也不知道跑去了哪。

  老旧的居民楼群里又剩下我一个,周围空荡荡的,一静下来我才觉得有些后悔了。

  “哟,这不是同意了吗?”红姐冷不丁的从楼道里走了出来,我被吓得一跳,显然我们的话红姐都听到了。

  “你没上楼吗?”我不好意思的问道。

  “上什么楼,上去听那些婆娘跟我叽叽喳喳啊?要不是老娘需要她们给我挣钱,我肯定给她们都赶走,烦死老娘了!行了,估计你那个追求者乐傻了回家收拾东西去了,咱也别愣着,赶快去找房子吧。”

  红姐拉着我走了一下午,腿都要断了,终于找到了一间大小合适位置合适的房子。

  红姐帮我交了第一个月的租金,她说这算是她送我的礼物,以后的路要靠我自己走了。

  站在自私的角度来说,我真的特别希望红姐能大方的真的把我当自己的孩子那么供着,可是不论如何,红姐对我已经是仁至义尽,我如果真的有那种想法也太混蛋了。

  林木森晚上的时候给我打电话,问我找没找到房子。

  他有些愧疚,说自己乐傻了,本来应该跟我一起去找房子的。

  我自然不怪他,把房子的地址告诉了他,趁着夜色我和林木森就开始搬家。

  一直到天亮我们才把房间收拾出来,望着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家,林木森一脸幸福的看着我,而我的心里却开心不起来。

  我不知道我答应林木森合租是不是给了他希望,会不会更加对他造成伤害。

  这种顾虑很快就得到了证实,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刘恒,甚至有很多时候喊林木森都错叫成了刘恒。

  林木森嘴上不说,可是我知道他特别难过。

  打租好房子起,我就没见过红姐,也联系不上她,瞬间我觉得自己的亲情和爱情都彻底不见了,比之前更加消极。

  半个月后,多日不见得欣姐突然联系了我,她的声音很疲惫,约我在ktv附近的餐馆见面。

  这么多天我一直挺担心她的,我还记得那天她幸福的说要给我发喜糖的样子,现在的语气却如此绝望。

  果然,在见了面之后,一向坚强的欣姐开始哭泣。

  她说那天本来已经到了民政局门口,汪全突然接了个电话,说有一笔大生意他必须要做,还和欣姐承诺是最后一次。

  两个人因为这件事吵了起来,最后汪全没有理会欣姐的劝告,转身跑了。

  这件事给欣姐的打击太大了,渴求了多少年的幸福原本已经降临却又突然消失不见,

  欣姐把自己单独关了半个月,今天才稍微恢复过来一些。

  “算了,我也想开了,一切随缘吧,那个王八蛋别让我再见了他。”欣姐擦了擦眼泪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看着她的样子我心疼极了,伸出手握住她冰凉的手,告诉她不管怎么样还有我陪着她。

  “就知道你会对我好,对了,你和你的小男友怎么样了?”欣姐满眼带着笑的看着我。

  她的问题戳到我心里最痛的地方了,见我半天不说话表情也不大对,欣姐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跟我道歉,问我怎么回事。

  原本她以为只是因为吵架之类的事情分手了,听到刘恒生死未卜并且毫无音讯的时候,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刘恒他爸是变态吧!”欣姐愤愤不平的拍了下桌子。

  欣姐说的没有错,刘叔叔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

  欣姐完全把自己的难过抛到脑后,反过来安慰了我半天。

  “对了,一会一起去KTV上班,我失踪半个月估计Candy肯定跟我不乐意了,要不是答应红姐,这工作我早就不想做了。”欣姐撇着嘴说道。

  “我不在那干了。”我的话再次让欣姐惊讶,问了我原因后,她有些失望,说之前答应红姐留下是因为能保护我,要是早知道我会不干了。她就不留在那个破地方了。

  听了欣姐的话我心里不免有些小小的感动,对我她真的很够意思。

  欣姐已经规划好自己未来的路了,原本她想着和汪全结婚生子,做点别的稳定的工作以家庭为主,可是现在看来也没有那个必要了。

  她打算借助现在的人脉,正式朝着娱乐圈发展。

  “我是想通了,趁着年轻多挣点钱,等以后包养一个帅哥多好!”欣姐坏笑道。

  虽然她努力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可我知道她心里不好受。

  聊了半天,我提议把欣姐送到附近的KTV去,好几天没见,而且以后见到的次数会越来越少,我实在舍不得和欣姐分别了。

  还没走到KTV,就看到门口围了不少人,都仰着脖子往上看。

  我看到楼顶站了个人的时候,吓得腿都软了,这不是要跳楼吧!

  “我靠。楼顶那个是不是洁儿!”欣姐眼神比我好使,一眼认出站在屋顶的人。

  我听了浑身一抖,快步朝人群走去,挤到了前面。

  离近了我才更加确认,那个人就是洁儿,她边拿着啤酒边用眼睛扫视周围,仿佛是在对这个世界告别。

  “白洁!你少给我惹事,你自己借了高利贷还不起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要死别死我这!晦气!”Candy姐扯着嗓子生气的说道。

  洁儿听了她的话,愣了一下,然后把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直接把空罐扔了下来,差一点就砸到Candy姐的头上,给Candy姐吓了一跳,连忙退到人群之中去。

  “哟,哈哈哈,这不是艾依吗,你也来看热闹了?”洁儿说着又打开一罐啤酒,使劲往自己嘴里灌。

  “洁儿,有什么困难都能解决,你这样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虽然恨洁儿,可是生死关头,我不能再说风凉话或者有不好的想法,无论如何生命最重要,劝她下来都是真的。

  “放你的狗屁!”洁儿突然激动地把酒往下面使劲一摔,就砸在我的面前,崩出的酒沫撒到我的身上。

  “我欠了一屁股债,工作也丢了,朋友也没有了,就在刚刚我亲眼看到曹宇……曹宇他拿着我借来的钱在外面给别的女人买礼物,呵呵,一切都没了,你告诉我我还有什么!”洁儿激动地吼着,可能因为喝多了,摇摇晃晃的差一点就从楼上掉下来。

  围观的人群发出惊呼,都被吓坏了,Candy姐则是一脸的不耐烦,丝毫没有怜悯。

  “该还钱的是曹宇,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就想放着他拿着你用命换来的钱给别的女人花吗!洁儿你自己想想,反正如果是我,我不会甘心!”我扯着嗓子喊道。

  我的话起了一丝的作用,我看不清楚洁儿的表情,只能看到她明显在思考,在抹眼泪。

  就在这时,警察和消防队赶到,把周围隔离开来,得知我是洁儿朋友之后,警察特地让我在楼下劝阻分散洁儿注意力,消防会上去救人。

  我不停的给洁儿灌输现在死了非常不值得的想法,洁儿的情绪也稳定了不少,身子也下意识的朝后退了退、

  正当我稍微松了口气的时候,曹宇突然从人群里蹿了出来,他看到站在楼上想要寻死的洁儿,却一脸的不耐烦不在乎。

  “卧槽!你给老子玩苦肉计是不是!你爱死不死!”本以为曹宇会进行劝阻,令我惊讶的是,曹宇居然说出这种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