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突如其来的和好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六十六章:突如其来的和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六十六章:突如其来的和好

  妈咪!

  汪全的话一出,欣姐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很难看。

  她痛苦的看着汪全,说:“既然汪全你这么说话,那我们俩也没什么可谈的了,你继续弄你的毒,我继续坐我的台,就当我没见过你。”

  欣姐说完拉着我的胳膊就要走。

  “回来。”汪全低声说道,欣姐忽略汪全的话,头也不回的朝前走。

  “老子说什么了吗!你自己爆炸什么呢?脾气真的是一点没变!”汪全从刚才严肃的样子变成了嬉皮笑脸的。

  他腆着脸走到欣姐身边,用手轻轻拽了拽欣姐的胳膊,让她坐下来好好说。

  欣姐不依不饶的问汪全:“你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坐台的小姐?留我做什么?”

  “我什么时候那么说了?刚才不是话顶话嘛,你坐下来,好好谈……啊,艾依啊,饿了吧,我带你俩吃自助餐!”汪全使劲的朝我眨巴眼睛,希望我能帮帮他。

  我对汪全的印象还没那么差,感觉他和欣姐还是有戏的,所以就给了他一个台阶。

  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我饿了,正好去自助餐吃一口。

  想必欣姐也不是真的想走,她见我给了两个人缓和的机会,点了点头,使劲瞪了汪全一眼,带着我去了自助餐厅,汪全像哈巴狗似的跟在我们身后。

  “我就想问你,你能不能找点正经职业去做?怎么就非要想着发一笔横财?”吃饭的时候,面对汪全和自己死皮赖脸的开玩笑,欣姐已经没那么生气了,她开口对汪全说道。

  汪全挠了挠自己的头,说自己其实是有计划的。

  他谨慎的看了看周围的人,靠近我和欣姐,小声的把自己的计划告诉我俩。

  虽然听不大懂,但简单理解下来,就是汪全觉得现在正是做这种生意的好时机,他想大赚一笔然后用这些钱开个公司,现在很多老板的出身都是毒贩或者黑社会。

  他说自己计划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无限的憧憬,欣姐立马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欣姐问他,他现在挣了多少钱了。

  汪全算了算,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了,说自己没挣多少,因为要给上级分钱。

  “你就是太傻了汪全,有脑子不往正地方用,你现在属于最底级的销售,能挣几个钱?到时候出事了也都是你们这些小人物兜着,然后上面的头头继续换下一批人继续给他们当枪使,最后做成老板的不还是你们的那些上家那些头目?”欣姐说道。

  欣姐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汪全和上级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社会的一种写实体现。

  想要发财的人很多,可是能发财的往往都是最上面的人,下级工作人员就只是被打了鸡血,让人当枪使了。

  当然也不乏一些佼佼者,毕竟幸运的人是少数,现实总是很残酷。

  汪全的脸上有些尴尬,看得出他认同欣姐的话,可是让他亲口承认自己认可,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他的脸从尴尬转化为难堪的愤怒,可是最后却又变成了嬉笑的脸。

  短短的时间里的相处,当时的我并不理解汪全为什么喜怒无常,那时候我看事情还是比较肤浅的。

  我总觉得汪全就是这种神经病的性格,也可能是害怕欣姐的脾气所以不跟欣姐发火,就算发火了也马上变得嬉皮笑脸的。

  可是现在大了,回过头再想想,汪全只对欣姐这种态度,他的愤怒和忍耐都源自于对欣姐的爱。

  “说不定我就是那个佼佼者呢。”汪全笑道。

  “放屁,我对你没抱希望。”欣姐瞪了汪全一眼说道。

  “我要是挣来钱怎么办?”汪全傻笑道。

  “我不管你挣不挣来钱,你给我踏踏实实的不行吗?监狱很好玩吗,你为什么非要做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情?钱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都能高于良心了吗?”欣姐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知道你家境优渥,从来不知道缺钱是怎么样的痛苦,可是我不一样,我知道没有钱是怎么样的无奈,是怎么在这个社会举步维艰的,我从来不爱慕虚荣你应该知道的,我只是在想,如果没有钱,怎么给你在一起。”汪全说这段话的时候眼圈里含着泪,十分真诚。

  欣姐拍了一下桌子:“少把我当成你做坏事的借口,我就问你我要是说跟你在一起你能不能做点正经工作?”

  她的眼神里带着炽热的期待,就那么看着汪全,等着他开口,可是半天汪全也没说话。

  欣姐失望了,她站起身,说自己想去静一静。

  “别走,我只是想知道,你愿意跟我吃苦?”汪全问道。

  “呵,我跟你在一起吃的苦还少吗?你问这句话是良心被狗给吃了?”欣姐嘲讽的说到。

  汪全挠了挠自己的头,欣姐继续说道:“我最后说一次,如果今天你不肯按我说的做,那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有任何联系,我不想再看着你进监狱了,太痛苦了。”

  “你说真的?敢不敢明天跟我去民政局领证?”汪全的眼神里闪烁着喜悦。

  欣姐猛然回过头,伸出手揪着汪全的衣领:“老娘跟你领证你就听话?”

  汪全使劲点了点头。

  欣姐继续不依不饶的问道:“不嫌弃我是坐台的了?”

  “嫌弃什么?我才是真正拥有你的男人。”汪全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坏坏的。

  欣姐把汪全松开,她叫了我一声,说让我跟她先回去。

  “明天不去领证了?”汪全诧异地问道。

  “废话,领证不得回去好好收拾收拾?明早十点,这附近最近的民政局见,我相信你不是路痴。”欣姐说完这句话拉着我就走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都没反应过来,刚才还相爱相杀的两个人怎么就突然谈到结婚的事了?

  汪全没追上来,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正笑的开心呢。

  刚一进更衣室,欣姐原本来淡定的脸上突然露出喜悦的神情。

  她拉着我的手,激动的跟我说她要和汪全结婚了。她幻想这一刻好久好久好久了。

  看着她蹦蹦哒哒的样子,我不知道该为她祝福还是担忧。

  我不觉得汪全会真的彻底改变想法,也不知道欣姐和汪全分开这么久,突然就决定和好,而且是要结婚,是不是有点太冲动了。

  记得几个小时之前,欣姐还在跟我骂汪全怎么怎么不好,我还以为两个人不会和好呢。

  怎么就突然要结婚了?

  欣姐激动地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抓着我的手微微颤抖着,问我她是不是太冲动了。

  “其实我没想到汪全会真的要跟我结婚,你知道我等这一刻等多久了吗?从跟他在一起我就在幻想着能跟他结婚,然后永远的在一起,好容易挨到法定年龄,他却进了监狱,也不再属于我了。本来以为我们没有希望了,今天却突然就……”欣姐说着说着就哭了,她激动地语无伦次的。

  看着她的样子,我的鼻子也一酸,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妙不可言,可遇而不可求。

  没人知道在你身边的人什么时候会离开,也没人知道你的幸福会在哪天来临。

  我们能做的,只有努力地抓紧属于两个人幸福的时刻,努力地去争取吧。

  想着欣姐和汪全结婚,我突然就想到了刘恒,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结婚。

  我很羡慕欣姐和汪全的冲动,如果我和刘恒也能这么冲动一次,或许感情里真的需要冲动一次才能得到幸福?

  被压抑的太久的我,真的好希望能有一个机会放肆一把,反抗命运带来的伤痛。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