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欣姐的过往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六十二章:欣姐的过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六十二章:欣姐的过往

  妈咪!

  我惊讶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虽然不清楚欣姐的具体工资吧,可是她的业绩起码上万,加上自己现在又在往娱乐圈奔,偶尔接一些活动之类的,工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绝对不是小数目了。

  可是欣姐说她爸一天的工资比她一个月的还高?那欣姐为什么还要来这种地方工作。

  “我之前的男朋友,现在在监狱里,因为吸毒。”欣姐苦笑道。

  原来欣姐的爸爸特别有钱但是工作很忙,妈妈不太负责任,整天出去打麻将之类的。

  欣姐一直是老人带大的,不过毕竟老人教育孩子的方式有些问题嘛,导致欣姐越来越叛逆。

  欣姐初中的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汪全,俩人迅速坠入爱河,在汪全的花言巧语之下,欣姐把自己交托给了汪全。

  不过好景不长,又一次汪全非得跟欣姐闹,趁着教室没人,让欣姐跟自己在教室里做那种事。

  虽然欣姐叛逆,但是女孩子总是有羞耻之心的,她怎么好意思呢。

  不过还是没架住汪全和自己闹,欣姐妥协了。

  结果就在两个人欢愉的时候,教导主任巡逻的时候正巧发现了他们俩。

  教导主任觉得二人的行为非常无耻过分,直接把俩人开除了。

  本来欣姐的爸爸还想找人,让欣姐去其他学校读书或者去国外留学,可是欣姐都拒绝了。

  她爸爸和妈妈对她来说一直都像仇人似的。

  欣姐的爸爸也是被欣姐气到了,他说要和欣姐断绝父女关系。

  这种话根本威胁不到叛逆的欣姐,更何况欣姐巴不得断绝关系呢。

  在爸爸的驱赶下,欣姐和汪全开始了离家出走的日子。

  两个人用仅剩的钱租了一间屋子,欣姐说那段日子她和汪全都没穿衣服,光在家做那种事了。

  后来时间长了,俩人兜里都没有钱了,就开始想赚钱的办法。

  “虽然汪全那个王八蛋脑子里都是做那种事,不过担当还是有的,他跟我说出去找工作,没几天就找到了,天天大把大把的给我往家里拿钱。”回忆起那段时间,欣姐带着笑。

  那个时候,家境优渥见惯了钱的欣姐对钱没有概念,她不知道汪全每天拿回来的钱是什么数量,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多大的数字。

  甚至她以为,所有工作都会挣来那么多钱呢。

  直到有一天,一群人突然找上门来,欣姐才知道汪全做的不是什么好事。

  那帮人拿着刀来威胁,让汪全出去,说什么货不对劲,要剁了汪全。

  那时候欣姐才从他们争吵的只言片语中听出来,汪全是在做毒品交易。

  不管欣姐怎么叛逆,毒品这种东西欣姐始终觉得不应该接触,汪全更不应该卖这些东西。

  双方僵持不下,汪全一直在跟那帮人解释说自己没有调货,他也不知道怎么好端端的毒品就成了面粉的了。

  对方以为汪全在和自己耍花招,拿起刀就砍,要不是欣姐拦着,汪全指定要被砍死了。

  在欣姐的劝说下,那帮人才终于答应相信汪全,最后汪全也的确找到了调货的人,把对方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欣姐回过头也苦口婆心的劝汪全,让他别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汪全表面答应,实际上还在背后继续贩卖毒品。

  纸包不住火,汪全不小心惹了另一伙势力更大的贩毒集团,对方又找上门来喊打喊杀,欣姐当时觉得自己的天都快塌了,汪全怎么就那么会欺骗她呢。

  这次找上门的贩毒集团来头不小,汪全找了个机会,带着欣姐跑了,说等过了这一阵子风声再回来。

  在躲难得宾馆里,汪全和欣姐第一次吵了起来。

  欣姐问汪全为什么要骗自己,汪全一直不说话,在欣姐的逼问下,汪全爆发了。

  他说除了这个他不知道做什么才能赚到那么多的钱,没有钱怎么过上好日子。

  欣姐也生气了,说汪全犯法,还威胁汪全如果以后还不听自己的话,自己就要跟汪全分手。

  没想到,暴躁的汪全居然动手打了欣姐,打完欣姐之后就自己走了。

  欣姐独自在宾馆哭,当天晚上,那帮人找到汪全,把汪全打的半死。

  欣姐知道后还是毅然决然的想要去救汪全,对方的老大看到欣姐漂亮的脸蛋的时候突然起了歪心思。

  不用说大家也懂发生了什么,欣姐最后答应了那个老大,第二天汪全就被那帮人给放了。

  本来欣姐还想瞒着汪全,没想到那个老大放了汪全的时候羞辱了汪全一番,还当着汪全的面对欣姐做那种事。

  汪全用最后一丝力气和那帮人搏斗后被打的起不来,扔到了门外,是欣姐一点点把他拖到医院的。

  所幸的是,汪全得命还算挺硬,大部分都是皮外伤,最严重的也就是骨折,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之后汪全就失去了理智,对欣姐的态度就越来越不好,总骂欣姐,大概因为被那个老大羞辱的太厉害了,总是说欣姐脏之类的。

  “你干脆去做鸡算了!恶心!”汪全总是用这句话羞辱欣姐。

  可是汪全一边骂欣姐,一边又和欣姐睡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爱,欣姐早就离开汪全了。

  两个人彻底分开是在欣姐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她高兴地跟汪全说了这件事。

  没想到汪全暴跳如雷,就是觉得欣姐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是那个老大的。

  可是怎么可能?那个老大的事当时已经过去多久了。

  欣姐觉得自己是为了救汪全才和那个老大发生关系的,她怎么都没想到汪全会因此责备自己,她觉得自己在汪全那还不如一个小姐,小姐睡完觉还能拿钱走呢。

  心灰意冷的欣姐离开了汪全,回到家,面对的却又是自己爸爸的一顿毒打。

  当然欣姐回家不是因为想家了,她只是想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毕竟也是一条生命。

  欣姐爸爸知道这件事之后,气的差点没过去。

  他带人绑着欣姐把孩子打了,还骂欣姐连小姐也不如。

  一气之下,欣姐真的去KTV工作了,汪全也重操旧业,又开始贩毒,没多久就被抓起来关进监狱了。

  听完欣姐的故事,我倒吸一口凉气,欣姐的青春真是太暴力了,跟着男朋友整天被人追杀啊。

  欣姐耸了耸肩,问我是不是觉得她太幼稚了。

  我挠了挠头,说要是因为和家里赌气才来做小姐,这个举动的确挺幼稚。

  “怎么说呢,我刚了解到男女之事的时候,就把这种事和爱情分开了。如果说我单纯的因为我爸和汪全的刺激才来做小姐的,这么说也有点冤枉他俩了,毕竟决定权在我手里,是我甘愿来的。”

  边聊着天我们就到了饭店门口,欣姐边停车边跟我继续说。

  “你也知道,我早早辍学了,家里对我经济上的支援一直丰厚,我也想不出什么工作适合我了,反正做这个我能赚到我想要的工资,又不累,我也没什么牵挂,我为什么不做?”

  欣姐锁上车,挎着我往饭店包房里走去。

  虽然欣姐说的洒脱,可是作为女生我还是懂得,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没人会做这种职业。

  如果当初对方不拿汪全的生命威胁欣姐,欣姐也不可能和那个老大发生关系。

  欣姐之所以说自己是自愿的,不过是因为太强大了,强大的什么事都要面子,都要主动权。

  她总希望所有的事都是自己选择,可实际上,这件事却是生活在误打误撞中逼着她做出了选择。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