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自愿来的?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六十一章:自愿来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六十一章:自愿来的?

  妈咪!

  欣姐点了点头,然后拉着我上了她的车,等车子启动开了,她才示意我,让我继续问她。

  我问欣姐,之前她是不是故意抢了一个小姐的活,就是因为知道顾客是一个媒体公司的大老板。

  问完她我有些后悔了,我这人说话直,有时候不经过大脑。

  但是我说的我说话直是真的直,不加修饰的那种,跟嘴贱没教养不是一回事啊。

  欣姐倒不在意我心直口快,她见我表情有些尴尬,先是安慰了我。

  “没事,你跟我说话不要拐弯抹角,那种人我见了就想吐,至于你这个问题,我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

  虽然欣姐这么说,可是她还是跟我解释了一番。

  那天她确实压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媒体公司的老板,她拿着酒杯跑出来是因为喝着喝着胃里不舒服,想要去厕所吐。

  结果不小心和那个小姐撞到了一起,害得她把要吐的东西硬生生给咽了回去。

  我一听瞬间觉得有点恶心,但是出于礼貌,我没表现出来。

  欣姐反倒大咧咧的咧着嘴,问我:“是不是听起来特恶心?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那味,要是当时媒体公司老板知道我刚把要吐的东西咽肚了,人家不得恶心死我。”

  她继续跟我回忆当时的事,总之欣姐是和那老板聊天之后才发现对方身份的,对方觉得欣姐很有潜质想要栽培欣姐。

  不过那个时候欣姐只把那老板的话当做老男人的甜言蜜语了,她觉得对方不过是想跟自己睡一觉罢了。

  毕竟有很多嫖客来的时候还是挺追求质量的,总想制造一些情节来增添一些情趣。

  欣姐就配合那个媒体公司的老板,说自己想要成名啊,求人家潜规则之类的。

  反正那一晚给那老板伺候的不错,回过头欣姐刚一回KTV,那个小姐就吹胡子瞪眼的来找欣姐,扬言要找人打欣姐一顿。

  那小姐还和欣姐叫嚣,说欣姐就是知道人家是媒体公司老板才特意把酒泼到她身上的,总之硬是把欣姐描述成一个心机婊。

  欣姐的傲气哪允许自己和这种智障解释?她干脆就顺着智障的话往下说了,挖苦那个小姐,特意让那小姐觉得自己就是故意撒的酒。

  “反正我把她气的半死,她又动不了我,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意思?”欣姐笑着问我。

  的确,讨厌一个人又干不掉的时候是很无助很生气,欣姐也是够腹黑的。

  可也就是因为这种性格,欣姐遭受了太多误解。

  面对误解,欣姐还是我行我素,就像她想的那样,能轻易误解你的人一定不会是你最好的朋友更不值得浪费时间。

  其实欣姐这个人对我的影响蛮大的,一直到现在我都受着她的影响。

  那个时候网络不发达,不像现在一些网友的言论被推成名言在网上传来传去。

  如果那会网络很发达,我估计网上会有很多欣姐说的至理名言吧。

  记得她跟我说过一句话,具体的我记不清楚了,大概就跟那句:“灵活的运用管你屁事和关我屁事可以活的更开心。”差不多吧。

  我们在生活中总是为了不相干的人和事耽误自己的时间,有些人说的话让你消极很久,可是人家呢?过了几天都不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了。

  有些人,自己的朋友总和自己因为小事生气,甚至因为你忙了忽略你的朋友了,你的朋友都会跟你闹一通。

  人生中有太多我们无法左右的人,所以干脆就放开不管不听算了。

  这不是无情或者软弱的表现,反而是内心的一种强大。

  更不要别以为失去哪个朋友就是天大的事,这世界上人多的去了,真正能做朋友的一定是志趣相投的,你忙的时候谁有空跟你吵架啊?

  就算她有的是闲心,最为你的好朋友,人家也会站在你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啊。

  放弃无用的社交,才是对生命和感情最大的尊重。

  我记得那天,欣姐和我聊了一路,我还顺便问了她她要当明星的事。

  欣姐对我很信任,丝毫不隐瞒我的跟我讲了她的那点事。

  那个媒体公司的老板姓于,也就是欣姐误打误撞接待的那个老板。

  本来欣姐以为于老板就是跟自己玩情调才说什么要潜规则欣姐之类的,没想到没过几天,那个于老板还真联系欣姐了。

  欣姐很是意外,那老板开口就问欣姐想不想成明星,他觉得欣姐的条件非常好,想要捧她。

  欣姐犹豫再三,那于老板还特意来找欣姐好多次。

  在彻底了解于老板和这个行业之后,欣姐还是答应了。

  她觉得这种工作还是挺有挑战性的,收入也还不错。

  我的心里突然想到一件事,欣姐会不会为了上位……

  我正想着呢,欣姐就像看穿了我似的笑了笑。

  她说她和于老板做那种事从来都是于老板正常付钱给她她才陪睡。

  “说实话我不屑于潜规则,每次于老板都暗示我,说什么我陪他一晚他就保我当电视剧的女一,我都没答应过,都告诉他按价收费。”欣姐说到这就笑了。

  她坏笑着问我:“你说我是不是也挺不识抬举啊,总这么不给人家大老板面子。”

  欣姐说自己也算因祸得福吧,可能就是因为自己这种态度,让于老板起了兴趣。

  于老板到现在都盼望着,能和欣姐你情我愿的做一次那事,而不是和其他嫖客一样,需要靠交易才能换来欣姐在自己怀里的欢笑。

  所以于老板一直努力表现自己,试图打动欣姐。

  当然欣姐自己心里清楚,于老板对自己不可能是真心的,没有人会这么真心对待一个KTV的小姐,只不过出于男人的那种征服感罢了。

  现在的于老板只是渴望欣姐爱上自己,能把心交付给他,压根就不想负什么责任。

  估计欣姐真的心甘情愿和于老板发生关系的时候,于老板也就会对她改变态度了。

  “反正我是不会接受于老板的,我虽然是小姐,可我分的清楚什么是爱。作为小姐,我不爱你但是你想睡我,可以啊,不管你老的丑的,我都不拒绝,只要你拿钱来,我就是这样的。”欣姐洒脱的点燃了香烟。

  我被欣姐洒脱的态度给弄懵了,突然就对这个豪爽的女人来了兴趣,八卦起来。

  “那你爱过别人吗?”我问道。

  欣姐呵呵一笑,点了点头:“我说没爱过你信吗?”

  不信,当然不信,欣姐要是没爱过怎么会有这种观念?

  我问欣姐那她现在还有没有男朋友,欣姐摇了摇头,说早就分手了。

  “实话跟你说吧,我当初走进这个行业,也算是因为我之前爱过的那个人。”

  欣姐的话把我吓了一跳,我想起了曹宇。

  先抛开洁儿这个人怎么样以及她跟我的个人恩怨。

  当初洁儿还是正经姑娘呢,就因为曹宇,她才迫于无奈出来卖了。

  看着强势的欣姐,我实在想不到她居然也会是和洁儿有同样的遭遇?

  我正想着怎么安慰欣姐呢,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欣姐就开口了。

  “你别误会,不是他逼我来的,是我自愿来的。”欣姐的话让我更惊讶了,我想不通欣姐为什么会自愿来?就算我这种无依无靠走投无路的人都不是很情愿来这种地方呢。

  再不济的姑娘,也不可能自愿来做小姐啊。

  欣姐把烟蒂扔出车窗,开始跟我讲她之前经历过的事情。

  她告诉我,她其实家里并不缺钱,甚至她现在一个月的工资还抵不上自己爸爸一天挣的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