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问题爆发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四十七章:问题爆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七章:问题爆发

  妈咪!

  因为最近几天忙语嫣的病,所以我就把其他的事给忘了,以至于刘恒质问我前几天的事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

  大概是不好意思开口,周旋了半天刘恒才含糊不清的说了句:“你给我解释解释他们叫你嫂子是怎么回事?”

  刘恒怀疑的语气和凶巴巴的眼神让我挺害怕的,我跟他解释说是当时的老板智商有问题的儿子喜欢我,员工私下叫的。

  没想到我的解释没能完全让刘恒平静下来,他还是怀疑的看着我,手里的拳头握的紧紧的。

  “什么时候的事?”他表情凶巴巴的看着我。

  “我刚被退学的那个暑假。”我怯生生的回答。

  刘恒依旧不肯善罢甘休的问我在哪家店,我害怕他做什么过分的事,一开始没想告诉他。

  没想到反倒激怒了刘恒,他死死盯着我,眼睛红红的,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不想他知道。

  为了让他相信我,我只好把饭店的名字告诉了他。

  “你不要乱想了好不好,又对我凶巴巴的,你要在这样我真伤心了。”我故作委屈的说道。

  刘恒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让我乖乖等他晚上放学回来,说完背着书包就走了。

  又是一夜没合眼,我从下了班就来医院帮忙照顾语嫣,她之前又有一些低烧,医生都准备再把她送进重症了,可能是我们努力的结果,语嫣的烧奇迹般的退了下去。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刘恒放学的点了。

  可是直到我从KTV下班回来,都不见刘恒的身影。

  我担忧的给刘恒打了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就被挂断了。

  我联系不上刘恒,心里担心,就在下半夜的时候,刘恒突然给我来了电话,说他在医院楼下,让我下去一趟。

  我听他的声音不对,像是喝了不少酒似的。

  见到他的时候,他真的喝的烂醉如泥,摇摇晃晃的过来抱住我,贴在我耳边说:“我想跟你单独住一晚上。”

  我听到他的话顿时羞得浑身发热,跟着他去了医院附近的旅店里。

  到了房间光线亮一些我才发现,刘恒的脸上有几道淤痕,胳膊和手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口。

  我吓坏了问他怎么了,可他什么都不说,使劲的把我抱住,开始亲吻我。

  火热的吻让我窒息,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刘恒激动的不得了,像疯了似的不停的脱我衣服。

  我心里早就做好准备想要给他了,一点也没阻止,反而不停的在迎合他。

  就在我们一丝不挂的相见的时候,刘恒停住了,他的眼神变得冰冷至极。

  “你还跟别人这样过吧。”刘恒突然的话让我一惊,我还没有回答,他就咆哮着问我:“为什么要骗我!”

  他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生气,使劲的在我脖子上吸了一口,生硬的掰开我的腿就要继续。

  我浑身发着抖,想起刘叔叔对我凶残的样子,看着刘恒现在的眼神,我更是把他误以为是刘叔叔了。

  我使劲的咬了刘恒的肩膀一下,刘恒吃痛松开我了,被我咬过的地方渗出微微血迹。

  趁着他松开我,我连忙抽回身子,一下躲到床边上,抱着自己浑身发着抖。

  我的大脑根本就是空白的,如果刘恒真的因为爱想要我我会给,可他现在就像个疯子。

  他揉了揉自己被我咬过的地方,把衣服都穿到身上,这才走到我的面前。

  眯着眼睛看着我,像是一脸的嘲讽。

  “如果我不是去了那家饭店,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刘恒说道。

  他告诉我,他用一盒烟买通了一个服务生,问服务生之前我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服务生告诉他,是我主动勾引了老板的儿子,刘恒听了服务生一系列夸张的描述后冲上去就把老板的儿子给打了,最后引起了饭店服务生的围攻,还被抓到警局里。

  我听了气的上不来气,问刘恒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这么冲动,而且就凭服务生的一面之词就断定我真的那么做了?

  刘恒却完全听不进我的话,他轻蔑地看着我,说:“你有太多事瞒我,这种事如果你直接说我不会觉得有什么,相反我会认为你是受害者,可是我却要从别人嘴里听说!你不觉得这很让人恶心吗!。”

  我的心像针扎似的疼,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这就是你这么对我的理由?你把我当什么了?”我也失望地看着刘恒。

  刘恒咬着牙看着我:“KTV的工作,你给我辞了,什么事都没有。”

  又是因为KTV,原来刘恒对我一切的轻蔑都来自于我现在的职业,可是他有没有想过辞了之后我该怎么活下去。

  我心疼的不得了,跟他讲道理说辞了我根本没办法活下去,我至少大学之前都没有能力养活自己,如果那样我以后还是一无是处,难道要我以后也做个没有出息的人,然后再到处求别人吗?

  这些话到了刘恒的耳朵里就变了味,他说我是寄生虫,只能依附家里或者男人活着,说我不要强一类的。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还骗了我一些事,不然怎么会每次都那么主动呢?”

  刘恒的话里有话激怒了我,我抬起手扇了刘恒一耳光。

  打完他我也心疼的不得了,看着自己伸出的手瑟瑟的发着抖。

  刘恒气的使劲瞪着我,抬起手要打我。

  可手落到一半的时候他收住了,反而是像野兽一般压在我身上,疯狂的亲吻我。

  我死命捶打刘恒,我不想刘恒像对待妓女似的对待我。

  我根本抵抗不过刘恒,就在他死命亲吻我的时候,我使劲咬了他的嘴唇一口。

  血顿时流进我的嘴里,刘恒捂着嘴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他站起身失望地看着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门被他狠狠地关上,我独自在旅店哭了一夜,眼睛都哭红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变成了这样,我也没办法忍受刘恒对我的侮辱。

  第二天,我被手机短信的声音吵醒了,短信发件人的名字让我一下精神了起来,是刘恒的。

  信息上很简短的几个字:“在干吗?”

  看他的这种语气好像缓和了情绪,可我想想他对我那副凶恶的样子,就气的不想理他。

  如果是别的事我都可以小打小闹就过去了,可是他对我做的是人格的侮辱啊,再爱我也不能那么卑微吧。

  但是女人都是嘴硬心软的,我反复看着那条简短的短信,心里就想起了刘恒对我的好。

  心里也出现了一些声音为刘恒辩解,可能他只是太在乎我,才会那样。

  可是这也说不通啊,他如果在乎我为什么还要说那些伤人的话?

  爱情本身真的太矛盾了,好像能利用它去狠狠地伤害一个人,又能利用它去保护一个人。

  我甚至开始苦想,除了在KTV,我这个年纪,还能做什么不耽误上学,又能赚到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呢?

  我打了删删了打的想要给刘恒回短信,但是不管怎么回复都觉得表达不了我想说的话。

  就在我一直纠结的时候,旅店的门响了。

  我问了一句谁阿?对方没有回答。

  我下意识的觉得应该是刘恒,他可能看我没回复着急了,直接跑过来找我了,到了门口又不好意思回答我的话。

  这的确是刘恒的做法。

  正当我刚要开门的时候,门口的人就回答我了。

  “是我啊,开门啊。”外面的那个声音不是刘恒的,他的声音像是一道轰然一声的闪电打在我的心里,让我受到惊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