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日久见人心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四十二章:日久见人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二章:日久见人心

  妈咪!

  我小声贴在洁儿耳边说了一句,提醒她外面有人在偷听这件事。

  我们俩同时朝着门那看了过去,洁儿像是憋了一肚子火似的冲过去就把门打开了,可是那个人早就跑了,我们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那身形和衣服一看就是欣姐不会错的。

  洁儿掐着腰看着已经消失了的背影,一脸瞧不起的说道:“你看吧,我就说这种人心眼多,还搞什么偷听,我呸!我刚才说的话八成是被她给听到了。”

  虽然洁儿还在不停地强调欣姐偷听说话就是有心机的表现,可是我倒没完全认同洁儿说的话,说不定是欣姐想要回休息间,碰巧听到我们在议论她,所以才停下来听的呢?

  洁儿跟我是好朋友,没人希望自己的朋友和自己讨厌的人走得那么近。

  我可以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也可以为了她疏远欣姐,但目前为止欣姐根本没做过伤害我的事,我也还没发现她像洁儿说的那样,所以对这个人的看法只能保持中立。

  “反正你慢慢看吧,日久见人心。”洁儿在我愣神的时候说了一堆,见我没反应只好用这句话作为这次对话的结尾。

  我拍了拍洁儿的肩膀,让她别再不开心了,我以后尽量不接触欣姐就是,省得她不开心。

  洁儿听了嘿嘿一笑,表情变得轻松了不少,她说我真是她的好姐妹。

  就在这时,洁儿不小心把袖子推了上去,我清楚地看到她的胳膊上有一道淤痕。

  “你胳膊怎么了?”我皱着眉头问道,那淤痕虽然我没看全,看那样像是被棍子一类的东西抽的。

  洁儿立马结结巴巴地说没什么啊,自己不小心撞的。

  看她的态度就知道她是骗我的,我一把抓过她的手臂,把袖子全部掀了起来,她的胳膊上何止是一条淤痕,纤细瘦弱的胳膊上足有四五道发紫的淤痕,其中有两个还破了皮。

  看着这些淤痕,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曹宇,洁儿的生活除了工作接待客人就是围着曹宇转,客人不可能这么虐待她。

  就算客人真是变态,洁儿和ktv也不可能放过那个客人。

  我心疼的看着她的胳膊,质问她是谁打得。

  洁儿还是不想承认,她把胳膊抽回去,跟我说就是自己不小心撞的,然后就说自己要去工作了,抽身就走了。

  她有事瞒着我,这种不想跟我说的态度让我挺不开心的,毕竟洁儿是我的朋友,可她有心事又不愿意跟我说。

  下班以后,我本想再找洁儿问问,可是我到处都找不到她了。

  自从上次她帮曹宇借那些钱,洁儿就变的神经兮兮的,整个人的状态也都不怎么好,挺让人担心的。

  就在我站在ktv门口叹气的时候,欣姐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她见了我有些尴尬。

  问我怎么还不走,在这站着干嘛。

  我朝她笑了笑,说自己正要走,欣姐就把我叫住了,她说有事要跟我谈谈。

  欣姐说完就挎着我往附近的停车场走,她拿出一把车钥匙,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车闪了闪车灯,我和欣姐上了车。

  那个时候,我坐到车里就觉得这辆车看起来好高级,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辆林肯车,价值不菲。

  欣姐熟练的启动了车子,我从来没坐过这么豪华的车,不由得拘禁起来。

  “去哪,我送你。”欣姐说。

  我报出医院的名字,欣姐惊讶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不想把语嫣的病说给别人听。

  见我不说话,欣姐也不继续追问了,她边开着车子边跟我聊天。

  一开始的内容倒是正常,也都没什么实质性的话题。

  可是,她却突然开口说道:“我今天在门口不小心听到洁儿跟你说的话了。”

  她的话让我一愣,我没想到她会自己承认自己偷听说话这件事。

  既然她坦荡荡的跟我提了,我也不想假装自己不知道了。

  我告诉她我发现了,当时还和洁儿追出去看到她的背影了。

  “其实跟你说这个事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说,我不是可能刻意在门口偷听的,就是我想回休息间拿化妆品补妆,无意间就听到洁儿在说我,出于好奇我就站在门口听了。”

  从欣姐的语气中,我听不出她的感情,是否因为我和洁儿背后议论她而生气了。

  此时此刻,我只觉得尴尬,不管洁儿说的是不是真的,背后议论别人总是不好的。

  “对不起,我和洁儿以后不会在背后说这些话了。”我开口道。

  欣姐豪爽的笑了,她告诉我她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她,毕竟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世界观都不一样,这样就造成每个人对同一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印象。

  所以欣姐不在意,因为在别人口中有太多关于她不好的印象了,她根本没办法改变别人的看法。

  “还有,我不是靠献媚潜规则才慢慢接触娱乐圈的,你自己想想吧,我如果没有能力也不可能那么多老板都愿意帮我吧,总不能大家都只贪恋美色,况且我没那么国色天香吧。”

  欣姐的话让我再次震惊,我真没想到她会坦然的解释洁儿对自己的那些看法。

  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问道:“我从来不跟别人解释这些事,因为觉得麻烦,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解释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但是你可以和我保持疏远,毕竟你和洁儿更好一些,洁儿也不希望你有其他的朋友,我不想去破坏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友谊,我理解的。就像洁儿说的,日久见人心,我的心里会永远把你当做朋友的。”欣姐说道。

  我听到她的话感激的点了点头,撇开洁儿灌输给我的那些想法,我真的觉得欣姐这个人挺好的,洁儿对她肯定也有误会,我心里打算着要找机会帮欣姐解释解释。

  欣姐把我送到医院后目送着我进了大门才把车开走,望着她渐渐开远的车子,我的心却陷入了矛盾之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