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各自努力着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四十一章:各自努力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一章:各自努力着

  妈咪!

  这是欣姐头一次带有一种赏识的语气跟我说话。

  我现在心里很乱,不想聊天什么的,不过毕竟欣姐在大家眼里还是很有威信得,而且人家刚才帮我解了围我不去也太不给人家面子。

  点了点头,我跟着欣姐到了后门。

  她跟我一起望着侧方的马路,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我们俩都愣着神没说话。

  当她手里的烟蒂落到地上的时候,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今天很让我惊喜。”欣姐微笑着说。

  的确,今天我自己的反应也很让我觉得意外。

  大概是因为语嫣得了重病将要离去,郭老师我虽然讨厌,但毕竟也是曾经在我身边的人,突然就这么死掉了,给我的冲击很大。

  忽然就觉得很多事情是不该隐忍的,我怕受了太多委屈,指不定哪天就带到棺材里了。

  人生最差的结果不是死亡,而是你活着别人却当你死了。

  我不想在做那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就算是兔子如果急了还能咬人呢,我总比兔子高级一些。

  “受气受够了,总得爆发一次。”我没有把原因告诉欣姐,而是说了这么一句,在我心里对欣姐一直都觉得没有什么准确的感情界限。

  说是朋友又有距离感,说是认识的人,她又挺照顾我,那么定位有些伤人,姑且就理解为“同事”吧。

  欣姐爽朗的笑了,边笑又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跟你聊天特别轻松,从我进入社会的那天起,我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可言。这社会上生存的人,无论智商高的低的,都总是藏着自己的心眼,区别无非就是有些人藏心眼的手段高明,有些人就比较低级。虽然不了解你,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会伤害别人,最起码不会因为自己的利益或者无缘无故的伤害其他人。”欣姐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开玩笑的问欣姐:“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该是该难过啊,欣姐你这是变相说我傻吗!”

  欣姐笑了,她开玩笑的点了点头,让我可以这么理解。

  “欣姐你把天聊死了!”我调侃的说道。

  欣姐又笑了,她说她很久没听到这么真诚的玩笑了。

  她身边的人说的笑话根本不能让她笑,反而让她觉得做作。

  我重归严肃,思索了一下欣姐的话,可是在我看来社会并没有她所看到的那么黑暗。

  这个世界上我虽然是独一无二的傻子,可我相信同一类型的傻子不在少数。

  从我离开刘叔叔家开始,我就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有好有坏。

  要说坏人那张总,金凤,Candy姐之类的太多了,可是这并没让我觉得没有好人。

  相反和语嫣、红姐她们认识,反而让我对自己的生活更加充满希望,也更加相信人性中的善良。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欣姐,欣姐点点头,说或许是自己太过于防备,所以也没办法真诚的对待别人了,别人自然没有理由真诚的对她了。

  “其实今天叫你出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觉得闷久了,挺长时间没有人跟我聊天说说心里话了。哦对了,那晚来接你的帅哥是谁?”欣姐突然变成了八卦模式。

  我翻了个白眼,跟欣姐解释了我和白羽之间的关系。

  欣姐意料之中的哦了一声,她说几乎所有小姐都在背后传,说我在有男朋友的情况下又勾搭了一个有钱的帅哥,反正把我传的挺不堪的。

  “应该还有一些人把这件事偷偷告诉你男朋友了,你回去跟他解释解释吧。”

  我听到后极为震惊,为什么这帮人的内心这么肮脏龌蹉,居然还背后使坏,把这事告诉刘恒。

  刘恒前几天莫名其妙的跟我发火会不会也是因为这件事。

  我跟欣姐道了谢,如果不是她我到现在还被冤枉着呢。

  欣姐也让我放心,她既然知道了真实的情况就会想办法帮我澄清,但是别指望能管住所有人的嘴。

  毕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对于一件事的看法,宁愿相信阴暗的一面也不愿意相信光明的真相,大概就是嫉妒别人过得比自己好吧。

  欣姐说着突然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她看了看身后,确认没人之后凑到我的耳边对我说:“KTV迟早要有大的变故,提防身边的人你是红姐介绍来的人,如果有更好的出路就别留在这里,打算一下其他的吧。”

  她说完后就抽着烟望着马路,然后跟我说该回休息间了,我根本来不及问。

  听完她的话我的心里一直犯嘀咕,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她所说的提防应该指的是Candy姐吧,我最近也明显发现了不对劲,难道Candy姐想要把KTV抢下来?

  可是红姐怎么可能放手呢?这KTV可是她一辈子的心血。

  我正在休息间发呆,洁儿就一脸阴沉的走到我面前。

  见她不对劲,我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曹禺又惹她了。

  她只是摇摇头,然后不说话了,一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

  我觉得事有蹊跷,猛追不舍的问,她这才幽怨的问我趁她出去接活的时候是不是和碧儿吵架,又和欣姐出去谈话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休息间只有我们俩人,所以也没防备。

  原来就是这么点事,我松了口气,告诉她确实是这样的,问她怎么了。

  “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跟别人走的太近,你要是其他地方有朋友我不管,可是我们几个都是一个圈子的,你突然和欣姐走那么近,我心里不舒服,也让别人看我俩的笑话。”洁儿说道。

  我一头雾水,我理解洁儿是那种占有欲很强的人,所以对友情也挺有占有欲的,希望我在共同的圈子里只有她一个朋友,在外人看来我们俩最好。

  可是我就算有了别的朋友,那这又怎么让别人看笑话了?又不是男女朋友搞破鞋了。

  我开玩笑的跟洁儿说道,洁儿却更不高兴了,说我心太大了。

  “你一直都跟我最好,这回欣姐又帮你解围又跟你出去单聊的,别人怎么看啊?是不是得以为我俩关系不好了,你开始投奔欣姐了,刚才已经有人暗着嘲讽我了。”

  她这么说我才有点理解了,点了点头让她别再乱想了,我指定跟她最好啊,欣姐就是我的“同事”罢了。

  洁儿还是有话想说,她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小声的对我说:“你别看我表面上夸欣姐仗义之类的,实际上你不了解她,我也挺后悔之前在你面前说了她的好话,本来当初是为了你好不想让你刚来就树敌,可是再不跟你说你就要被蒙蔽了!”

  洁儿告诉我欣姐就是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她要是没一点手段,怎么做到那么好的业绩的。

  为什么大家都怕欣姐,欣姐又那么有底气,因为欣姐私下和不少大老板有关系。

  别看人家现在是做这个的,可是人家通过自己的手段,讨好不少老板,一个连着一个的认识了不少影视圈的大佬,人家可是打算以后出名做明星呢。

  我听了觉得震惊,没想到欣姐是这种人,想起她豪爽的性格,真没办法和洁儿的描述联系到一起去。

  可是仔细想想也确实是那么回事,心眼不多的怎么可能业绩好又认识那么多老板。

  Candy当年业绩惊人,结果现在我发现她居然是那种人品。

  就在这时,我看到门微微开了一个小缝,外面分明就是有人在偷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