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我都准备好随礼的钱了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三十三章:我都准备好随礼的钱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三章:我都准备好随礼的钱了

  妈咪!

  云姐的话让我们几个都一惊,我觉得一阵羞,不知道她指的割了是要把哪里割了。

  白羽颤抖着拿起刀,错愕的看着云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见白羽不动,云姐伸出手使劲的抓着语嫣的头发,使劲的扯了一下。

  “我让你割了你听不懂?”云姐的眼睛里满是对白羽的看不起。

  “割哪?”白羽被吓傻了。

  “割哪?你说哪!割掉你背叛我的地方,割掉你最恶心最重要的地方,我要让你痛苦!让你下辈子都没办法得到幸福,让你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就是一个变态!”云姐的眼睛通红,她呲着牙吼出这些话的时候,可怕的连眼球都要凸出来了。

  她伸出手死死掐着语嫣的脖子,还作势要把语嫣给推下去。

  白羽浑身哆嗦着,拿起了刀,眼看就要产生悲剧。

  “真可笑啊。”我大声说道,特意让云姐能听到。

  白羽本来还在犹豫,听见我的声音停下了动作。

  云姐也的确被我的声音所吸引,她以为我在说白羽,还附和着说:“呵,的确可笑。”

  “我是说你。”我把头转向云姐,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云姐有些不知所措,她那么要强的人怎么可能容忍别人说自己可怜?

  她的表情变得不自然,语气凶巴巴的问我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悲吗?老公即将要进了监狱,情人呢心又不在你这里,你真的觉得杀了语嫣,毁了白羽就能把自己心里的恨给解除了?”我说道,边说边往云姐的面前靠了靠,把手背在背后给刘恒一个准备的手势。

  云姐被我的话给吸引了,她鄙夷的看着我:“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在这分析起我的心里来了?你觉得你说的是对的吗!我就想看见这对狗男女痛苦,特别是这个小白脸,我要让他失去最爱的人和男人的尊严!”

  我嘲讽一笑,又朝着云姐的方向轻微的挪了两步,云姐光顾着激动了根本没发现,更没发现正蓄势待发的刘恒。

  “我说的对不对你自己心里清楚,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你今天真的伤害了白羽害死语嫣,你的权势或许能帮你摆平一切,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一旦消息传出去,在别人眼里,你云姐不但是个可怜的女人,更是一个凶狠的毒妇!”

  我特意加重了“可怜”和“毒妇”两个字。

  对于云姐这种性格的人,最怕别人议论,也怕别人觉得自己可怜。

  我的话一说出口,云姐的脸色顿时变了,她下意识的把语嫣往后拽了拽,生怕自己一失手让语嫣掉下去。

  但是出于要强,云姐还是嘴硬的说我瞎说,以她的能力谁敢瞎说她什么。

  “你知道白羽是谁吗?”我不再继续之前的话题,反而这么问道。

  “一个卑鄙无耻想要篡位的小人。”云姐咬牙切齿的说道。

  果然,云姐还是不了解所有的事情。

  但她知道白羽的爸爸被她自己的父亲亲手给害死的时候,云姐已经要崩溃了。

  她嘴里一直说着不可能:“怎么可能呢?怎么会这么巧,我查过白羽的资料,他爸爸是一个普通的工人罢了。”

  “我不想过多的去解释什么,你父亲和张总的那些恶心人的勾当,你还是主动去找他们两个合适吧。”我说道。

  云姐激动极了,她指着我让我闭嘴,说她父亲不会做那么卑鄙无耻的事情。

  “盛天集团是因为老总自己非法集资操纵股票才毁了的,我父亲不过正好是他们的竞争对手把公司收购了罢了!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看看我父亲的名字在商界里有几个不知道的?”云姐激动地跟我辩解。

  “出了名也不过是吃着人血馒头,做了那些恶心的龌蹉的勾当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引以为荣的?对不起白羽的是你们家,是你抢了人家的公司搞的人家家破人亡,现在反倒好意思回过头来反咬白羽一口?”我怒斥道。

  白羽光着身子在风中瑟瑟发抖,语嫣低着头不知道是怎么样了。

  云姐的精神接近崩溃,她问白羽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白羽点了点头。

  得到白羽的肯定,云姐彻底绷不住了,她像疯了似的不停的重复着这不可能,神情十分恍惚。

  刘恒抓紧时机,急忙冲上去把云姐推倒在一旁,将语嫣救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语嫣已经昏迷过去,刘恒抱着语嫣冲到医院里找医生抢救语嫣。

  白羽也穿好衣服跟了上去,我独自在天台上,看着疯癫的云姐,心里担心着语嫣。

  不是我不担心语嫣,而是我怕,怕语嫣再也醒不过来,我还没准备好怎么样去面对。

  我们没有选择报警,因为我们知道那么做也是于事无补,白羽干脆直接联系了云姐的手下,约好一个地点,然后打了一辆出租,委托司机把云姐送到那个地方去。

  云姐已经神志不清了,也不知道是以后都会这样还是暂时性的受了刺激。

  我们几个在手术室外等了好久好久,医生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我们三个同时跳了起来。

  医生告诉我们,语嫣的情况非常不容乐观,原本身体就已经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加上之前受了刀伤,这次在寒风刺骨的天台吹了那么久,又受到刺激,病情更加恶化了。

  他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最多只有半年时间了。

  医生没把语嫣送回普通病房,而是直接送往ICU,说是要观察几天。

  隔着那层玻璃,我看着被疾病缠身奄奄一息的语嫣,心里有说不出的痛。

  前一阵子还活生生的人,现在就要每天担心着死亡的到来。

  白羽原本还想忍着,可最后没忍住,当着我们的面哭了起来。

  我知道他很崩溃,好容易帮爸爸报了仇,语嫣又要离开自己了。

  这种孤独的感觉,不好受吧。

  这几天我也没心情去工作,想着要跟红姐请个假。

  不过想想自己最近总是耽误工作又觉得打电话请假不是很好,我应该当面跟红姐请示。

  可是让我惊讶的是,我在哪都没找到红姐,打她的电话也没人接听。

  找了一圈的我又回到红姐的窝点,刚好碰见金凤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

  她的脸色不太好,估计是那天遇见抢劫犯被伤的到现在都没好。

  看到我又想一副见了蟑螂的表情,使劲的瞪了我一眼。

  我心里觉得有点寒心,我又没对她做什么,况且好歹也算是我把她救了吧,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至于再这种态度对我了。

  不过既然非亲非故也没什么可计较的,社会就是这样,总有些人不懂好赖,那这种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你回来干什么?不是搬走了吗?”金凤的语气不太客气。

  我没理会她的态度,用正常的语气问她红姐去哪了,我怎么没见到她。

  金凤耸了耸肩,说红姐前几天说要出去办事,一直都没回来,也很难联系的上她。

  我觉得奇怪,昨天我还跟红姐打听白羽的住址,那时候我还以为她还在这边呢,没想到已经出了远门了。

  我刚要告辞,金凤就拦住了我。

  “听说,语嫣也遇见抢劫的了?怎么样啊,没出什么事吧?”

  她的话虽然是关心的意思,可语气听着就像恨不得语嫣被人捅死才好的感觉。

  我不想把语嫣的具体情况告诉她,就说语嫣肚子受了点皮外伤,过一阵就能好了,并且感谢金凤的关心。

  金凤听了脸上立马露出不悦:“哦,我都准备好随礼的钱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