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白羽的苦衷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三十章:白羽的苦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章:白羽的苦衷

  妈咪!

  我头一次见到白羽如此兴奋地表情,他一直压在眉间的阴云像是散开了似的。

  他让我不用继续在这继续服务了,反正我都喝成这样了留下来也是让人占便宜。

  “告诉语嫣我明天就回去陪她。”白羽说。

  他的话和反应让我摸不到头脑,怎么突然就要回去陪语嫣了,白羽是喝多酒把脑子喝开窍了?

  我问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白羽告诉我明天在医院,他会把所有误会解开,说完就转过身回到云姐身边了。

  要把误会解开?

  虽然白羽还是没跟我坦白具体的事情,可看他的反应,应该是真的有什么苦衷吧。

  刚才心里还对白羽有怨气,现在反倒觉得舒坦了不少,也没那么压抑了。

  身为语嫣的朋友,白羽如果是个渣男我当然要踩在脚下,但我更希望的是这一切都是误会,毕竟语嫣对他的感情是真的,我不想让语嫣受伤。

  不过我也不会盲目的相信白羽,万一他胡编乱造点什么理由哄骗我们呢?

  下班后我刘恒接我回了医院,我没敢把白羽要来医院的事告诉语嫣,因为想起云姐一脸幸福的依偎在白羽身边,我又觉得他说的自己有什么所谓的苦衷一定是自己瞎编的,不太敢相信白羽了。

  我怕,怕白羽失约,那样语嫣的心又要被狠狠地伤害一次。

  带着期望和纠结,我真的没有等到白羽的到来,我在心里庆幸自己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把白羽的屁话告诉语嫣。

  那天之后,白羽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他。

  我心里气不过,想要找白羽去理论,在跟红姐软磨硬泡之后,红姐托人找到了白羽家的住址,我单独一个人去了白羽的家。

  白羽的住处在一处高档小区内,要不是因为我长得一副不像骗子的脸,保安绝对不可能放我进小区。

  按照红姐给我的地址,我直接到了白羽家的门口,刚要敲门就发现他家的门是虚掩着的根本没关上,里面还传出一股嗖嗖的还夹杂着浓烈的臭味。

  我喊了白羽一声,没有人回应,皱着眉打开门,里面的景象让我惊呆了。

  白羽家里臭气熏天,客厅里都是排泄物,角落里还随意堆放着吃剩的饭盒,屋子里的家具能砸碎的都被砸碎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白羽真的表里不一,邋遢到这个程度,他也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家给砸了吧。

  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我扭头就要走,直接就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上。

  我还没看清楚那个人的脸,就觉得脑袋一阵疼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破旧的天花板,上面摇摇欲坠的墙皮好像随时要掉到我的脸上。

  我想起刚才发生的事,腾地一下坐起来。

  “没事吧?”白羽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他正站在我左手边的窗台上望着窗外。

  我警惕的看着白羽,不知道他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他和那个打晕我的人是不是一伙的。

  白羽转过身,我看到他无比憔悴的脸,胡茬也有好几天没有清理了,显得有些苍老。

  “刚才打我的,是谁?”我干脆直截了当的问他了。

  “云姐派来的人,他们一直想要抓我。”白羽的语气里充满着无奈。

  听到他的回答,我浑身一颤,不知道这短短的几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晚云姐还小鸟依人的跟白羽撒娇呢,怎么转眼之间就成了仇家。

  白羽的眼角微红,他抹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那天我没去,又让语嫣失望了吧?对不起。”

  “我没把你要去的事告诉语嫣,因为我和语嫣都被你耍够了,我怕再刺激到她。”我说道。

  白羽苦笑着,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刚要抽就被我拦住了。

  我想起红姐说的,烟这种东西在她眼里不过是解忧愁的工具,我想白羽也是这样。

  “如果真的有什么忧愁,就说出来,抽烟伤身体又什么事都不能解决,你说对吧。”我语气平缓,没有一点埋怨白羽的意思,我很想和白羽把一切误会都解开。

  白羽点了点头,他把烟放回盒子里,直接揣进兜里。

  “其实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起,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虽然白羽说的像是再讲别人的故事,可是我知道他说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白羽的家之间非常有钱,他爸爸是公司的老总,原本一家人十分幸福。

  张总之前就是白羽爸爸的一个助理,白羽的爸爸对张总很信任也很器重,对他完全没有秘密可言,连公司最机密的密码张总都知道。

  可是张总的野心可不止当一个助理那么简单,他想要的是像白羽爸爸那样的地位。

  偶然的机会中,张总遇见了云姐的父亲,云姐的父亲一直都想吧白羽爸爸的公司扳倒。

  两个人接触了几次之后发现彼此有相同的利益,云姐的父亲就指使张总去诬陷白羽爸爸挪用公款、操纵股票。

  为了把张总留下,云姐的父亲把云姐介绍给了张总,两个人还真的一见如故情投意合的在一起了。

  在云姐父亲的背后指使下,慢慢的公司的账目和股票也出现了问题,在调查的时候,一切矛头都指向了白羽的父亲。

  白羽的父亲因为承受不了这种诬陷,在监狱里抑郁而终,没过几年白羽的母亲也相继去世。

  张总在扳倒白羽爸爸之后,云姐的父亲并没有像之前似的兑现承诺,而是低价收购了白羽爸爸苦心经营的公司,给了张总一个很小的职务。

  如果不是云姐帮忙,张总到现在都未必能坐上老总的位置,也难怪为什么张总这么怕云姐了。

  白羽那个时候还小,只知道自己的父母都去世了,他寄住在自己的亲戚家,大学毕业后去找工作。

  有缘的是,公司的面试官正好是白羽爸爸之前的亲信,在看到白羽的资料和问了一些问题后,白羽爸爸的亲信确认了白羽的身份,并且把一切事都告诉了白羽。

  知道这段往事的白羽十分震惊,他因为父亲含冤而死消沉了很久,最后终于想通了,他要报复。

  在一番努力后,白羽也成了张总公司的员工,因为表现突出,张总十分器重白羽,还总在外人面前说白羽就像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张总信任白羽,白羽也有机会接触公司的账目,发现张总真的是在做一些违法的事来让自己发财。

  那些证据就锁在张总办公室的保险箱里,密码只有云姐和张总知道。

  正当白羽头疼的时候,云姐居然主动找到白羽,并且言语之间尽是挑逗。

  本来白羽很排斥,一是虽然张总可恶,可云姐也是有夫之妇,他这么做是破坏人家婚姻。

  二是云姐和自己的年龄相差太大,他理解这种忘年恋,但是面对云姐他真的做不到,每次看到云姐那张脸就打心里反胃。

  但是为了报复,他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白羽最终还是妥协了,给张总戴了绿帽子。

  云姐真的很喜欢白羽,什么事都听白羽的,给白羽花钱也一点不在乎,还总嚷嚷着要给白羽生个孩子。

  原本一切进展的很顺利,谁知道突然就遇见了语嫣。

  从那个时候开始,白羽的心里就有了语嫣,他更加抵触云姐了,甚至有很多次情不自禁的就体现出嫌弃的情感。

  云姐虽然很爱白羽,但她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女人,见白羽这么对自己也不想去强求。

  白羽陷入两难的境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