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语嫣住院了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二十三章:语嫣住院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三章:语嫣住院了

  妈咪!

  我先跑过去,摇了摇醉醺醺的语嫣,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病没有完全好,身上还滚烫滚烫的。

  大概因为喝了酒,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

  刘恒跟在我身后,问我她是谁。

  在得知语嫣就是我的那个室友后,他的态度变得温和许多,帮着我把语嫣给扶了起来。

  见我过来,语嫣揉了揉眼睛:“我在做梦?”她自言自语道。

  “没有,你没做梦,你怎么会在这?”我急坏了,幸亏我今天碰到她了,不然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在街上,遇到坏人怎么办?也不知道白羽去了哪。

  刘恒刚要把语嫣背起来,语嫣就用力的把扶着她的我推到一边。

  “不用你管我,离我远点,虚伪。”说完她朝着我们相反的方向快步走去。

  刘恒扶着我,问我和语嫣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闹别扭呢。

  我没工夫回答他,赶忙追上去,我怕语嫣一个人乱跑会遇到什么危险。

  语嫣见我追了上来,突然像小孩似的笑了,耍酒疯一般的使劲往前跑。

  我穿着高跟鞋根本跑不动,没几下就把脚给崴了。

  刘恒关心的蹲下身子帮我看了看,索性只是崴了一下,没有大事。

  “我背你。”即使没事,可刘恒还是一脸担忧。

  “别闹了,先把语嫣给找到吧。”我说。

  一眨眼的功夫语嫣已经跑的没影了,不过还是能隐约听到她哈哈笑的声音。

  顺着她的声音,我们跟着进了一个居民楼群里。

  这里的居民楼大部分都是有些年头的了,小区里的路灯又少又暗,加上几乎所有人家都已经关灯睡觉了,四周黑漆漆的。

  语嫣的笑声在这种环境里显得有些诡异,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消失了,刘恒怕我摔倒牵着我的手摸索着找着,边找边喊语嫣。

  看着黑暗中刘恒的轮廓,我的心里又是一暖,幸亏刘恒陪在我身边,不然怕黑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草丛里不知名的昆虫和动物偶尔拨动植物,发出细微的声响,每一次都能把我给吓一跳。

  寒冷的感觉从我的背后传来,我猛然回过头,身后的黑暗中什么都没有。

  刘恒见我神经兮兮的以为我害怕了,他抓紧我的手让我不要怕。

  “我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看着我。”我心有余悸的说道。

  刘恒也回过头看了看,最后还是拍了拍我的后背让我别多想。

  我也觉得可能是我神经敏感了,就不再去想,毕竟这种环境下人的神经都很紧张。

  我和刘恒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语嫣,刘恒安慰我说语嫣可能早就跑出去了,我们再在这里也没意义,不如先出去去别的地方找找。

  虽然不甘心,可我总不能带着刘恒在这里耗着吧。

  “你……”我俩刚要走,就听到有人惊慌的说了一句话,之后就被打断了似的。

  只有一个音却也让我听出来了,那就是语嫣的声音,刘恒也听到了,他让我在原地等着,他朝着声音刚刚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我的心跳的很快,如果真的有危险我怎么可能让刘恒自己去面对?

  可是在黑暗中我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顺着刘恒跑的方向找了过去,就听到一阵打斗的声音。

  “你给我站住!”刘恒大吼一声,我听到板砖砸到地上的声音。

  一个黑影从我面前窜过跑了,他跑过时带来的风给我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快!带语嫣去医院,她受伤了!”刘恒吼着把语嫣背在身上,冲过来拉着我的手就往马路边跑。

  我的大脑空白了几秒,看着奄奄一息的语嫣,我的心里起了很不好的预感。

  我们拦了好几次出租车,司机看到浑身是血的刘恒和语嫣吓得都跑了,到最后还是一个私家车帮了我们。

  到了医院,医生护士把语嫣放到病床上,推到手术室里,刘恒不知道是累得还是吓到了,语嫣刚进手术室,他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发着抖。

  他的背上手上全是语嫣的血,不知道语嫣伤的有多重,居然流了这么多血。

  我走过去拉着刘恒的手想让他站起来,他皱着眉头砸了一下嘴。

  翻过他的手,我才发现他手心被刀给割破了。

  “你怎么不跟我说呢!”我生气极了,抓着他的胳膊把他拖到急诊室,大夫帮忙消毒包扎一番,好在伤口不是那么特别深。

  刘恒还是一副呆呆的神情,直到我们坐到语嫣的手术门口的椅子上,他才缓过来。

  “如果我晚一步,语嫣就完了。”刘恒瞪着眼睛,眼睛红红的。

  我头一次在他眼睛里看到惊恐,那是来源于人对死亡的恐惧。

  出乎意料的,手术室的灯没多久就灭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语嫣遭遇什么不测。

  可是医生却皱着眉头走出来。

  他告诉我们语嫣的伤口不深,她就是被人用刀稍微刺进了肚子,没伤到内脏,他们帮忙简单的缝合了一下,照理说不该留这么多血的。

  “先让病人住院观察吧,一会去窗口取调查结果。”

  “什么窗口?”我问道。

  “血液化验。”医生说完就大步离开了,语嫣被推了出来,她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更加没有血色,虽然是昏迷的,可是她的嘴一动一动的,应该是在说什么。

  我凑近她的嘴边,就听见她一直在喊白羽的名字。

  看到语嫣这样,我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把她安顿好想要找她的电话联系白羽。

  这个混蛋,为什么让语嫣独自一个人在晚上,而且还是在马路上醉成那样。

  可是我翻了半天都没找到语嫣的手机,她的兜里什么都没有,只剩下几个硬币。

  “你找什么?”刘恒拿着电话从病房外走进来。

  “我要找语嫣的电话给她男朋友打个电话。”我皱着眉头翻找着。

  刘恒伸出手拦住我:“不用找了,那人是抢语嫣钱的,手机估计也没了,我刚刚已经报了警了。”

  我这才想起来,应该给红姐也打个电话通知一下。

  可是这是下半夜了,给红姐拽起来不大好,语嫣的伤势又没那么严重。

  我正犹豫着,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打了进来。

  接起来竟然是红姐的声音,她听起来很疲惫,开口第一句就是问我:“语嫣联系你了吗?”

  在听完我的描述后,红姐的声音都变了,她什么都没说直接把电话给挂了,二十分钟后出现在医院的病房门口。

  “她伤的重吗?”红姐握着语嫣的手问道。

  “不严重,不过医生让我们等结果,语嫣的血流的太多有点不正常。”我说道。

  红姐的表情非常不好,她神情复杂的看着语嫣。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她自言自语道。

  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追问她也不告诉我。

  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都在告诉我,红姐有很多事瞒着我,关于语嫣的事她好像也在瞒着我。

  这种感觉有点不舒服,在我眼里红姐和语嫣都是我很亲近可以信任的人,可是两个人都有心事又不愿意告诉我。

  红姐摸了摸我的头,让我好好照顾语嫣,她去取化验报告。

  我叫住她,问她要了白羽的电话。

  她不大想给,但后来自己想了想还是给我了。

  我给白羽打了几十通电话,对面都没有人接。

  红姐也出去好一会了,她最近状态不好,我有些担心她。

  我让刘恒留下来照顾语嫣,自己出去找红姐。

  取化验单的地方告诉我语嫣的化验单早就被取走了,我心里犯了嘀咕,找了半天,终于在走廊尽头看到了红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