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发生在身边的命案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一十八章:发生在身边的命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八章:发生在身边的命案

  妈咪!

  “救命!谁能救救我!”那是一个女人尖叫的声音,她的声音极其的惊恐。

  我被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从床上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动静。

  “救命啊!抢劫了!抢劫了!”一个女人踉踉跄跄的从楼下跑过,身后一个好像男人的身影在她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仿佛根本不怕她能跑了似的。

  我被吓得心砰砰的跳,她呼救的这么大声,周围的人肯定能有一两个听得到的,可是居然没有人来帮忙。

  我自己知道自己不能冲动的下去救她,那样可能不光救不了她,还会把自己给搭里,心里急的不得了。

  外面还是能听到呼救声,不过离我这里越来越远了。

  冷静了一下,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怎么就没想着报警呢?

  拿起语嫣放在床头的电话,却发现已经没电关机了。

  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充电器在哪,语嫣病刚好,我不能再折腾她了吧,纠结了半天我没叫她。

  无奈下我打算去红姐那碰碰运气,可是敲了半天门她也没开,估计是不在这。

  我急的不行,想起最近发生的连环抢劫杀人案,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

  可是我根本没办法帮忙报警,每个小姐都在接客人,房间里的声音热闹的很,我总不能冲进去打扰人家吧。

  心里不安的回到房间里,呼救声已经听不到了,也不知道那女的怎么样了。

  我爬上床,躺了半天也没法入睡,心里自一直祈祷那个女人不会有事。

  临近天亮我才睡着。

  第二天,我刚一醒过来就见语嫣在衣柜旁忙活。

  “你干嘛呢?病好了吗?”见她大病初愈,我有点担心。

  语嫣却看都没看我,依旧我行我素的把东西都收拾好,塞进一个行李箱里。

  我以为她要走,连忙阻止了她。

  可是靠近看我才傻了眼,她收拾的都是我的衣服和东西。

  “你什么意思?”我错愕的问道。

  “你昨天说的啊,我病好了你就自己走,念在你帮我治病的份上,行李我帮你打包了。”她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接着收拾。

  “你这么做太伤人了吧。”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我一直觉得语嫣昨天那么对我,是因为我最近影响她休息了,加上她生病,就一时说了气话。

  她耸了耸肩膀:“婊子无情你忘了?我觉得我们两个已经没有什么利益关系了,又或者说你带给我的弊大于利了,我希望你离我远点,让我心里舒坦点。”

  “因为我回来影响你睡觉?”我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我真是懒得吐槽你了,你自己看看吧,还有什么东西没装好,自己再添添,一会红姐回来,我希望你亲自去说。”语嫣像完成了一项巨大工程似的十分轻松,她指了指行李箱,让我自己检查检查。

  我真的很想哭,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没检查行李,我直接把箱子叩上拿在手里,迅速换好衣服我就要走。

  “你可以洗漱好再出去的。”语嫣说。

  “不必了,这个房间我一秒都不想继续待下去。”说完,我拖着行李就出了我和语嫣的房间。

  我刚到走廊里,就看到红姐面色难看的从屋外开门进来。

  她看到我站在门口,被我吓了一跳,骂骂咧咧的问我要做什么,把人吓死吗,然后不耐烦的推开我要进自己的房间。

  我叫住她,问她我可不可以换房间。

  一开始红姐还有点犹豫,后来不知道怎么想通了,她让我先把行李放到她的房间去,等她有空再帮我安排住的问题。

  我听话的跟着她进去了,一进屋我竟然看到她的房间里放着一樽佛像,佛像前还点着几根香,前几天来我还没来看到有什么佛像呢,是我没注意?

  她让我坐在椅子上就不再理我,自顾自的走到佛前点了几个香,朝着佛拜了拜,嘴里嘟囔着说了些什么。

  看她神神叨叨的样子,我都有点怕她了。

  她白玩佛,还是很慌张的样子,颤抖的拿着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您怎么了?”我问道,我这一问吓得她差点把水杯飞出去。

  她瞪了我一眼,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水,犹豫了半天跟我说:“哎,我跟你说个事你别告诉别人,我实在太害怕了。”

  红姐告诉我,她刚才回来的路上,看到周围的一个草丛里有一双鞋露出一半。

  她以为是谁家刷了鞋晾在窗户上不小心掉了下来,就想过去捡起来,结果……

  红姐表情惊恐极了,她咽了口唾沫像是做了很大的心理准备似的,半天才说。

  “我……我看到一条腿在草丛里,全是血……”红姐的眼睛瞪的很大,她严肃的看着我,生怕我不相信似的。

  听到她说的话,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脑海里浮现昨晚那个女人呼救的声音。

  也许死的那个人就是昨晚那个女人,而我明知道她有危险却没办法帮助。

  “您真的没看错?不会是商店的模型吧?”我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绝对没有,那大腿根部被切的参差不齐的,我现在想想那画面都头皮发麻!”红姐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我的心里也联想出那个画面,不由得后背发凉,连忙问红姐有没有报警。

  红姐像看傻子似的看着我,她戳了我的头一下,说我傻。

  “这种事还是少参合的好,反正我不报总会有别人报啊,万一被凶手知道是我报警的,我不是倒霉了?”

  我心里觉得红姐这种想法好笑,凶手去哪知道她是不是报警了。

  把昨晚的事跟红姐说了,红姐打我的头,说我幸好没报上,让我以后少管这种闲事。

  我不大懂红姐的观念和想法,也许现在社会上很多人都会这么想吧,这也是昨晚为什么那女人求救却没一个人伸出援手的原因。

  如果我有电话就好了,我的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念头。

  “红姐,我想要部手机。”

  红姐还在那心有余悸地喝水压惊,被我一说更惊了,差点被水给呛了。

  她不情愿地看着我,问我要手机做什么,我一个小孩子。

  我没因为她说的话退缩,坚持要部手机,毕竟我也这么大了。

  “我认识的同龄人都买了,况且拿我自己赚的钱买不过分吧?”我说道。

  红姐叹了口气答应了。

  “提起手机我就不开心,我儿子前几天刚把手机给卖了。”红姐像是自言自语似的。

  我也起了好奇心,问她为啥大块头要把手机给卖了,可她却不说话了。

  红姐转移了话题,问我打算住在哪,是和她住还是和公主们住集体宿舍去。

  没等我选择,她就直接让我住宿舍去了,她说我跟她一起住也不方便,偶尔她也得接生意呢。

  虽然心里千万个不愿意,可我不答应也无处可去了。

  红姐说的宿舍,是专门给ktv小姐准备的,其实也是这种居民楼改建的,总共四个屋,一个屋八个人,离这也不算远。

  想想那帮公主对我的态度我就不想去,估计去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红姐打电话联系了candy姐,让她帮我安排住在哪个房间。

  她知道我和洁儿好,还特意让candy姐能安排在洁儿那就安排在那。

  撂下电话,她拿给我五百块钱,说是我不再她身边住了,让我兜里留点钱吃饭啥的用。

  她的样子真的好像一个妈妈叮嘱女儿似的,可是现实终究不能和幻想混为一谈。

  “你的业绩还是不太好,要抓紧哄客人知道吗?”红姐点燃了烟,眼神贪婪的看着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