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反正洁儿又不在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一十章:反正洁儿又不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章:反正洁儿又不在

  妈咪!

  我回去之后特意订了一个上午十一点的闹钟,想要早点起来。

  闹钟一响,睡得发懵的语嫣倒是先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洗漱了一番。

  我睡眼朦胧的看着她,她边看着镜子化妆边看了看时间,看完之后愣在了那。

  “艾依,那闹钟是你定的?”她幽怨地看着我。

  我揉了揉眼睛,疑惑的点了点头。

  她白了我一眼:“我白激动了,你大爷的。算了,反正都起来了,我出去锻炼了。”

  今天的语嫣有点奇怪,我眯着眼睛问她:“你今天不对劲啊?是不是要去约会?”

  语嫣红着脸,说白羽今天有空找她出去玩。

  “哟哟哟~”我在一旁起着哄,语嫣拿起一个枕头砸了我一下,蹦蹦哒哒的跑出去锻炼了。

  我也起床,洗漱后好好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去买了早餐,竖着耳朵听红姐房间的动静。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红姐房间的门才打开,她憔悴的揉着自己的眼睛从里面走出来,走到厕所里。

  我一下窜到厕所前,面带笑容的等着红姐出来。

  她没防备的被我吓了一跳,骂我:“我去,你要死啊?大早上的在这装什么雕像!”

  我面带笑意的把买好的早餐递给红姐,红姐脸上的怒气一点都没有了,她盯着我的眼睛,指着我:“无事献殷勤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推了推她:“哎呀,咱进屋再说呗。”

  回到红姐房间,她拿出早餐慵懒的吃着,我瞪着眼睛看着红姐:“好吃吗?”

  “再好吃的吃的让你这么看,我都吃不下去了。你有啥事赶紧说。”

  “我没事啊。”

  “那你别打扰我吃饭。”红姐下了逐客令。

  我连忙摇了摇红姐的胳膊:“其实我还有点事。”

  红姐开玩笑般的嘲讽的看着我,用手指勾了勾,示意我说下去。

  当我提出要求的时候,红姐差点把早餐喷出来。

  “你这孩子,怎么就惦记着钱,把钱放我这存着不好?”红姐擦着嘴问道。

  “我真有事,红姐,你就都给我,以后的钱我保证都交给你存着!”我诚恳的祈求到。

  红姐却一点不容我商量,她还是之前那句话,要是把钱给我她就再也不管我了,逼着我做出选择。

  无奈下,我只能作罢,灰溜溜的出了红姐的房间。

  洁儿的事,我真是无能为力了,也不知道她凑没凑够钱。

  “哎呀,你们听没听说,最近我们这附近来了一个变态抢劫犯,专门挑女的抢!还杀了一个了。”

  我坐在房间里,走廊里传来金凤的声音。

  其他几个小姐一听吓了一跳,都惊呼起来,还叮嘱彼此注意安全啥的。

  听到他们提这个事,我就想起昨天去的那栋废弃居民楼了,当时真的觉得有人在背后看着我似的,想想就后怕。

  我来了好奇心,本想打开门听得更仔细一些,没想到被金凤给发现了。

  “哎哟,我听说那个变态专门喜欢对长得小的小妹妹下手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使劲瞪了我一眼,我自知她是在挖苦我,也瞪了她一眼,把门给关上了。

  晚上上班,洁儿魂不守舍的,给客人倒酒的时候不小心洒了人家一裤子。

  客人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非要让洁儿赔钱,不然不放洁儿走。

  Candy姐劝了半天,答应客人可以带洁儿出去,给他便宜一些的价格,客人这才罢休。

  可是洁儿却不情愿极了,皱着眉头问Candy姐:“我有点事,可不可以不去啊?”

  Candy姐听了当然生气,洁儿怕丢了这份工作,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她趁着客人还在唱歌的时候,借口要去厕所,实际上来休息间找到了正在等待客人的我。

  “曹宇饿了一天了,我晚上实在去不了了,你能不能下班了帮我给他送点吃的?我都给他带来了。”说着她从休息间的角落里拿出一个保温饭盒。

  我一听犯了难,正在犹豫呢那边就有人找洁儿回去,说什么客人又不高兴了。

  洁儿着急,把饭盒塞到我手里,比了一个拜托的手势就去忙了。

  看着窗外黑漆漆的,我心里怕极了,那个楼实在太阴森了,让我单独去还不要了我的命?

  下班后我犹豫了一下,想起洁儿对曹宇关怀的眼神,我就实在不忍心不去了,毕竟把曹宇饿坏了,洁儿肯定伤心。

  我打了一辆车,司机像看鬼似的看着我,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不情愿的把我拉了过去。

  我摆脱师傅在楼群外等我,我可以多给他一些钱,就算是这样,师傅也还是勉强答应我只能等我十分钟,

  我掐着时间,连跑带爬的跑到曹宇住着的那个屋子,把饭盒才、塞给他就要走。

  曹宇很惊讶是我来给他送饭的,抓住我,问我洁儿去哪了。

  “她今晚有活,来不了了。”我甩开他,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曹宇却又一次抓住我:“洁儿来不了了,你也别着急走啊,我俩进去聊聊?”

  他的表情变得猥琐又阴险,我瞪了他一眼,心里也有点害怕了。

  “聊什么?我俩单独在一起不好吧?洁儿该误会了。”

  “聊聊人生嘛。”他说完不容我反抗的把我拉进臭气熏天的屋子。

  我警惕的看着他,可是他没有我预想的对我做什么,而是拉着我坐在他的破垫子上,还把拉住搬到我们面前,打开盒饭,给我夹了一块肉。

  “可好吃了,你尝尝?”他自以为温柔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让我一阵作呕。

  “不了,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啊,司机在楼下等我呢。”

  我起身就走,曹宇却突然从背后抱住我。

  我浑身不舒服,使劲的想要挣脱开:“你干嘛?松开!”

  曹宇死死抱着我,半天也不说话,我心里又怕又气。

  他故作深情的把我转过去,面朝着他:“从你昨天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开始,我就觉得我喜欢上你了,我能感觉到你也是喜欢我的。”

  啥?喜欢你大爷啊,果然是渣男,没骨气就算了,现在还妄图出轨。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甩开:“那你真是误会了,除了洁儿,估计没人有这么高雅的眼光了,我真的得走了。”

  他不甘心的抓住我:“我知道我很独特,很耀眼,你不要自卑,你没比洁儿差到哪里去的。”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真是越丑的人越容易自恋啊。

  他说完突然闭上眼睛,那双厚唇慢慢的凑近了我。

  我差点就吐出来,心想这可是你逼我的,抬起脚对着他的裤裆就是一下。

  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裤裆蹲在地上:“你干嘛啊?怎么开玩笑没轻没重的!”

  “你有病吧?我看你还是好好学着做一个男人,你这样对得起洁儿吗?她为了帮你凑钱都愁成什么样了?”

  “三十万而已嘛,她又不缺那些钱。”曹宇缓了过来,慢慢的站了起来,因为刚才我的攻击,他的额头都出汗了。

  我白了他一眼,不想和这种弱智在争论了,骂了他一句就走。

  曹宇突然扑上来抱住我,不停的亲我的脖子:“你装什么清高啊?明明就喜欢我!”

  我怕极了用胳膊肘使劲打他的肚子。

  “来啊,跟我刺激刺激,反正洁儿又不知道。”

  “曹宇!你是不是有病啊?快点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听到报警两个字,曹宇突然受了刺激似的,他把我按在墙上,死死贴着我,表情恐怖的看着我:“你说你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停在了我和曹宇面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