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我没爱过任何人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零八章:我没爱过任何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八章:我没爱过任何人

  妈咪!

  我最爱的人?

  看着刘恒认真的神情,我不知道他是明知道我心里最爱他他才拿自己来发誓威胁,还是他不想让我爱上别人,巴不得我爱的人去死?

  刘恒没等我回答拉着我走了出去,那帮保安还没走远,见刘恒气势汹汹的带着我走出来,都皱着眉头要过来。

  我连忙摆摆手,示意我没事,他们这才狐疑的站在原地,一直盯着我和刘恒,好像随时要来攻击刘恒似的。

  刘恒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大大方方的把我拉下楼梯。

  我俩本来要从正门出去,可是Candy姐正笑眯眯的在正门看店呢,我怕她问什么,趁着她还没发现我,就拉着刘恒从后门走了出去。

  天气慢慢变冷了,刘恒穿着一件风衣站在寒风中,皱着眉头看着我,路边的街灯一闪闪的,就好像我忽明忽暗的心。

  我很高兴刘恒能再次对我关心,可我也难过和他是以这种方式再次遇见。

  “我问你,你为什么做这个?钱不够花是吗?”他皱着眉头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错啊,你一直纠结这种弱智的问题干嘛?耽误我接客人。”我假装无所谓的回答道。

  刘恒从兜里掏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伸手递给我:“这么多钱够不够包养你?”

  那一沓钱在风中吹得一晃一晃的,感觉随时就要被吹飞了,我呆愣愣的看着刘恒。

  我的傻瓜,你怎么那么傻?我好想抱抱你把我自己的委屈都告诉你,那样你也不用痛苦了。

  可是我不能那么做,就像之前那样对我置之不理,当我是空气吧。

  为了你的未来,还是离我越远越才好吧。

  “就这点钱你跟我说什么包养?呵呵,刘恒,你太看不起人了吧?从前我吃穿寒酸,还都要靠着你爸资助是我家庭决定的,我没办法拒绝,可是现在我有能力了,这些钱还不够我买一件衣服的,别总用老眼光看人。没有事我就走了。”我故作轻蔑的瞪了他一眼,装出一副薄情的样子转身就走。

  刘恒抓住我:“多少钱够用?我都给你!是你说过的,除了我没人可以拥有你。”

  他的声音在颤抖,而我的身体也在不自觉的抖着,眼泪放肆的流了下来。

  我用微小的动作擦了擦眼泪,头也没回的说:“你一个人给我的钱怎么能和那么多人一起给我的钱相比?你当我傻啊?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那个小希不是很喜欢你吗?在一起算啦。”

  “是不是我爸对你做什么了?你告诉我,别自己扛着。”

  刘恒的话让我身后一僵,我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经历过的委屈都告诉他。

  “没,没有,就算有过什么也都是我自愿的,因为我需要钱啊。”

  “艾依我问你最后一句,你真的是为了钱对吗?钱真的比一切都重要,比我还要重要,比我们的爱还要重要是吗?如果你说不是我现在就带你走,我不在乎你之前怎么对我的,我也不想知道你做过什么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我只知道,再疼的伤都没有失去你更疼。”

  “我……”我被刘恒说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可是语气上却还是要保持着平静。

  “你少在这开玩笑了,爱情算个屁啊,又不能给我饭吃,你忘了?我们离家出走你说给我好日子,结果呢?反正我不想过苦日子了,你不是早就不想理我了?在这抽什么风啊,我俩到此为止吧,真烦。”

  我说完这段话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甩开刘恒大步朝着KTV里面走去。

  刘恒吼了我的名字一声,我装作没听见似的边默默流泪边继续走着。

  “你如果说谎,死你最爱的人。”刘恒低声怒吼着。

  我的浑身像是被施了魔法似的被定在原地。

  “最爱的人?我早就就没有什么爱的人了,确切的说我没有爱过任何人。”丢下这句话,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KTV,我的眼泪跟流水似的止都止不住,我躲进厕所里哭了整整一个小时,一出来刚好和喝的迷迷糊糊的洁儿撞上了。

  她见到我吓了一跳:“我的妈啊,你跑哪去了?Candy姐满世界找你呢,说又有包房点公主了。”

  我朝洁儿道了歉,看着她的脸我总觉得她像有啥心事似的,眉毛一直皱着。

  她看了看我欲言又止,催促我快去找Candy姐。

  我也没多问,连忙跑去找Candy姐,她见了我有点生气,语气不太好的问我刚才去哪了。

  低着头,我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谎称自己饿了出去吃口饭。

  Candy姐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真服你了,行了,刚才本来想给你安排个大单子,你一直没来我就只能先给别人了,你先回休息间呆着吧。”

  我灰溜溜的回了休息间,透过窗口我看着后门的空地。

  刘恒早就走了,想起他失望的眼神,我的内心就一阵酸楚,为什么总是要让我伤害他的心呢?

  Candy姐大概是生我气了,这一晚也没再给我安排其他包间,我就傻坐着等到下班。

  我刚要出KTV的门,洁儿就一把把我给抓住了。

  “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她神神秘秘的问道。

  我虽然心里诧异可还是点了点头。

  外面的天还没亮,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连车都很少,我和洁儿沿着马路向前走,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神经兮兮的观察着四周。

  “你要带我去哪啊?”我疑惑的问道。

  “你到了就知道了。”她又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我心想是不是洁儿喝酒喝多了犯傻呢,她这么神神叨叨的搞得我心里都莫名的紧张了。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她带我去了一群废弃的楼房里。

  看着那阴森森的废墟我就心里发毛,警惕的看着她。

  洁儿又看了看四周,打开手电,拉着我上了其中一个看起来随时要倒塌的楼房。

  我们的脚步声嗒嗒的回荡在四周,给四周的寂静更添一丝诡异。

  “你要带我干嘛啊?这里……这里也太吓人了。”

  洁儿不回答我,她把手里的手电朝上晃了晃,看了看一个鲜红色大门的门牌号然后敲了门。

  她这一系列动作实在太诡异了,我的头皮都发麻了,生怕那个红色大门后会藏着什么鬼怪。

  此刻我看着洁儿的侧脸都觉得像鬼,我下意识的朝后退了退,门吱嘎一声打开了,一双手伸了出来,把洁儿给抱住了。

  “宝贝,你终于来了!”一个洪亮的男生说道。

  听着他的称呼,我意识到他可能是洁儿的那个男朋友,心里也没那么害怕了,就靠近洁儿走了走。

  不过我还是奇怪,她男朋友再穷也不至于住在这种地方吧?

  洁儿没好气的骂了他一声:“你小点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这?现在什么情况啊?”

  “被我打得那个傻逼的家属非要赔偿,我可赔不起又不想坐牢,就先在这躲着呗。”

  “你把人家打的有多严重?需要多少钱?”洁儿皱着眉头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来,把手电交给我让我帮忙照着,她艰难的点着钱。

  “其实也没多严重,就是我……我不小心把他筋给砍断了,可能一条腿废了,对方开价三十万。”

  洁儿的男朋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三十万!你把人家的筋给挑了干嘛?至于那么大仇吗?曹宇你要把我气死了!”洁儿干脆不数了,把那些钱紧紧握在手里,用拳头砸曹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