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你为什么做这个?_妈咪
寻北仪 > 妈咪 > 第一百零七章:你为什么做这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七章:你为什么做这个?

  妈咪!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包括原本就十分紧张的儒儒,他也回过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刘恒伸着懒腰无辜的看着大家:“我刚才睡着了,不小心把酒瓶踢翻了,你们玩啥呢?这么吵?”

  他这明显是在说谎,我刚才一直在偷瞟他,他根本就一直都没睡觉啊。

  大家都挺惊讶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刘恒现在突然转变了情绪,急忙跟刘恒搭话,说在和我们玩骰子。

  刘恒听了假装挺有兴趣的样子,他走到儒儒面前,把儒儒推回座位。

  “怎么了儒儒?一起玩啊。”我能看出来,他说话的时候刻意使劲用手捏住了儒儒的手。

  儒儒感觉到了疼表情扭曲着:“恒哥,你太使劲了!”

  “恒哥,儒儒刚才抽中了最大的数,正等着奖励呢,你这一酒瓶子把儒儒本来已经到手的初吻给踹延迟了!”

  柳哥嘲讽的说道。

  刘恒挑着眉毛看着儒儒,直接把他推倒在座位上。

  “现在我刚好醒了,你们玩的这么欢我也没参与上,要么咱重来一次吧。”

  大家看刘恒好容易这么有兴致,也不敢拒绝了,只能委屈了儒儒,听刘恒的。

  可是儒儒却不高兴了:“恒哥,再怎么说我也确实摇到了最大数了,要再玩一把也行,总得先把我的这局完成了再说吧?”

  刘恒的目光突然变得冰冷,他盯着儒儒,一字一顿地说道:“要么这样吧,我俩摇,谁的数大就算谁赢,这样对谁都公平。”

  大概是怕刘恒生气,儒儒也不好再讨价还价了,只好点了点头。

  刘恒和他坐在椅子上,先是儒儒摇的,打开盖子时候,又一个六一个五一个四。

  大家都惊呼起来,这已经算是很大的数了,刘恒未必能摇出比这大的。

  刘恒拿过摇骰子杯,使劲的摇了一会,打开盖子后,里面居然是三个六!

  “我去,恒哥你太厉害了!是在下输了!”柳哥抱着拳头朝刘恒鞠了一躬,表示佩服。

  儒儒气的脸都发抖了,可是我能看出来,所有人都很喜欢刘恒,他也不敢跟刘恒吵,毕竟愿赌服输。

  小希咬着嘴唇,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刘恒,此刻心里一定非常不好受吧。

  刘恒手指上沾着奶油,表情冷漠的朝我走过来,伸出手指涂到我的胸前。

  我侧过身子,语气冰冷的拒绝了他:“对不起客人,我不提供这种服务。”

  “不提供?我花了钱的。”刘恒嘲讽的说道。

  “很多事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反正我不提供这类过分的服务,我还是给您换一个可以满足您的公主来吧。”我便说边转过身要走,刘恒却一把把我拽回来,拿着奶油涂到我的嘴上,突然亲了上来。

  我惊愕的站在那,柔软的触感还没感受几秒,换之而来的却是嘴唇的疼痛。

  刘恒咬的很用力,我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推开刘恒给了他一巴掌。

  刘恒喘着粗气一脸鄙视的看着我,小希却突然哭着跑到刘恒身后,拿着包使劲砸了他一下。

  “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小希捂着鼻子伤心欲绝的看着刘恒。

  “你没想到的多了,别烦我,滚。”刘恒又像一只发了狂的狮子,语气愤怒的对小希说道。

  小希听了哭的更伤心了,又砸了刘恒一下就跑出去了。

  几个男生见状过来骂了刘恒一句,就出去追小希,房间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

  柳哥伸了个懒腰:“看来今天是没法玩了,走吧。”他猥琐的拦着那个公主的腰,朝着刘恒摆了摆手。

  “真没想到咱恒哥也有这种爱好,我理解,我也喜欢,你要是特别想就带回去,回头钱算我的,我爹给我的钱花都花不完呢!”他说着就带着那个公主走了出去。

  这下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刘恒了,他握紧拳头看着我。

  “为什么做这个?”他声音低沉的问道。

  “跟你有关系吗?”我故作无所谓的反问。

  “我早知道,你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哦不对,你现在应该是女人了吧?真恶心!怪不得当初主动要跟我那个,当初还以为你爱我,现在我就觉得你不过是痒了吧?我真可笑,当时怎么就没占这个便宜呢?”刘恒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带着嘲讽的意味。

  我的心针扎似的疼,我没想到刘恒会这么说我,就像把我的真心放在油锅里使劲的煎似的难受。

  咬着牙,我毫不示弱的看着刘恒:“你早知道怎么还问这么愚蠢的问题?我来这本来就是为了钱的,我可是按小时收费的,你要是不给我打赏,我可就继续服务其他客人去了。”

  “操你妈,你给我站住!”刘恒吼了一声,他的喉结都因为太过用力颤抖着。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突然就扑向我,像抱小鸡似的把我抱了起来,直接扔到KTV的沙发上,开始脱我的衣服。

  他凑近我的耳边:“你多少钱一晚上?看你这样不贵吧?我给得起。”

  说完,他就用嘴堵住了我的嘴,无比苦涩的吻却让我无法抗拒,原本还拼死抵抗的手慢慢失去了力气,我抱着刘恒的后背,疯狂的吻着他。

  就在我正投入的时候,包房的门突然被拽开了,几个保安冲进来就把刘恒直接拽到了地上。

  我心里一紧,恨不得拍自己的大腿,刚才光顾着亲刘恒了,都忘了这个包房里有摄像头的事了!

  一个体格最大的人拽起刘恒就要打:“小兔崽子,你以为花几个钱就能随便耍流氓了?我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他边说边抬起手给了刘恒一拳。

  刘恒的嘴直接磕到了牙上,血一下流了出来。

  我赶忙跑过去,拉开那个保安:“大哥!误会了误会了!你们别激动,这事我自己跟客人解决!咱别打了!”

  保安听了我的话狐疑的把刘恒给放下来,刘恒不愤的把嘴里的血吐了出去,虎视眈眈的盯着打他的人。

  我怕刘恒一时冲动真的跟人家打起来,连忙跑到俩人中间,把刘恒护在身后。

  “真的是误会,然我和他单独解决好吧?”我语气诚恳地说道。

  “既然是误会,我们也不管了,但是红姐交代过,不允许你和客人有出台的行为,就算有也必须经过红姐的同意,你真有什么事我们没法跟红姐交待,我相信你明白的对吧?”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感激的看着那个保安。

  “您能别把今天的事告诉红姐吗?求求您了。”

  保安犹豫地看着我,半天没说话。

  我突然意识到他的意图,从兜里掏出刚才收的小费,都塞给了他。

  他见到有钱了,这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还特意转过头跟其他保安说:“既然没发生什么严重的事,小妹开口了,咱就别嘴欠了,哥们们都别往外说啊。”

  其他的保安都应了一声,然后一起出去了。

  包房里又只剩下我和刘恒,我从纸抽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他。

  刘恒却没接过去,他的表情阴沉极了,眼睛红红的,配上嘴里流出的血异常的恐怖,像是要把我给杀了似的。

  “臭婊子,少给我装好人了,我问你,为什么从我家出去了?怎么?我爸给你的物质生活也满足不了你了是吗?”

  “我说过了,我的事跟你无关。”我依旧态度坚决的说道。

  刘恒却不依不饶,伸出手死死抓着我的胳膊,非逼着我说出一个答案来。

  看他的样子,我生怕一会他又做了什么过激的事情把保安给引来,只好妥协:“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出去说。”

  “出去就告诉我实话?没骗我?”刘恒质问道。

  “恩。”

  “好,如果你说谎,死你最爱的人!”刘恒使劲抓着我的胳膊说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nbeiyi.cc。寻北仪手机版:https://m.xunbeiy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